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62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99 2016-01-13 20:13:40

  第62章

丫鬟走后,闫素素涌了怒意,红着一张脸瞪向元闵翔:“我要回家。”

“这里,就是你的家!”他拉了她的手,不顾她的反抗,就把她往梅林深处拉去,“既然你人回来了,母后也打消了去西陵守陵的念头,那么我们的婚期就不必延后,等过完年,你就是我的女人,你现在最好不要惹我,不然我会让你提前成为我们元家的人。”

闫素素知道这句话的含义,经历过那晚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了把他彻底惹怒了,吃亏的肯定是她,上次有蝶谷仙留下的药做帮手,逃过一劫,这次呢?若是他又来强的,她必定是逃无可逃了。

没办法,来到这个世界后,她才知道人这一辈子,可以有多少的身不由己,可以有多少的无可奈何。

被元闵翔拉扯着到了一处大院,院子里假山林立,腊梅争寒,正对着院门的是一扇房门,元闵翔把闫素素拉倒了房门口,然后推开了门,对她道:“进去等着,我派人给你弄身衣服来。”

虽然怕两人再吵起来而没有继续追究衣服的事情,但是说到底,元闵翔心里还是介意的。

进了房间,整个房间里飘着一股子淡淡的菊香,和元闵翔身上的香气一模一样。

百马图的屏风上,搭着一件玄色的长袍和一件玄色的貂毛披风,屏风左边的窗台前,放一张书桌,桌上文房四宝齐全,桌旁边的琴架上,是一架焦尾琴。

屏风右边是一根粗大的红漆柱子,柱子上一人高处,悬了一把宝剑,还有一只玉箫。

见到玉箫的瞬间,闫素素呆愣了一下,何其熟悉。

那日相府,授以蝶谷仙迷幻药的方子后,蝶谷仙曾送她玉箫一管,那管玉箫,和眼前这管,简直是如出一辙。

即便天下玉箫形都相似,但相似到完全一样,这就有些奇怪了。

同时白玉质地,九节六孔造型。

每节均刻着不同的图案,虽然闫素素也没有太留意过蝶谷仙送给自己的玉箫上刻了什么图案,但是粗一眼看来,和眼前的这管刻的应该是一样的图案。

两管玉箫唯独的不同之处,在于饰物。

蝶谷仙送她的是一管裸箫,并未装饰任何饰物,而眼前这管玉箫,下摆处坠了一窜鹅黄色的流苏。

闫素素看的出神,连元闵翔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曾发现,知道他出了声,她才惊觉。

“喜欢那箫?”

闫素素没有回答,而是问道:“这种箫,是不是大众货,就是地摊上到处有的卖的?成批生产的?”

元闵翔眼角抽搐了一下,他看上去,像那么没有品位的人吗?

“这叫做九节白玉箫,是已故的制箫高人遗世之作,共有三管,价值连城,是个稀世珍宝。”

元闵翔把玉箫的来历和闫素素说了一遍,闫素素微微吃惊。

如若真是什么稀世珍宝价值连城,如若自己手里的是这三管之一,那她岂不是捡了个大大的便宜。

当时看上了的本是那原矛头蝮,后来还觉得自己被蝶谷仙耍了,想来,这一管玉箫,不知能换得多少原矛头蝮。

“只有三管,那其余两管身在何处,你可知道?”

有意识的想探究一下蝶谷仙的身份来历,闫素素开口询问。

元闵翔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墙上的玉箫,微笑了一笑,摇摇头:“不知。”

闫素素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不过也是转瞬即逝。

蝶谷仙每次以面具示她,又从不讲起自己的身份背景,肯定就是不想说,既然他不想说,她又何必旁旁左左的去打探呢!

释然的勾了一抹轻笑,她看向了元闵翔,转了话题:“衣服呢?”

元闵翔对着身后的桌子一指:“在那,大红色的,知道你或许不喜欢这颜色,但是今天的除夕,所以给你找了套喜庆的。”

他倒是有心了,闫素素对大红色并不排斥,事实上在小时候,每年过年父亲给她买的新衣服,无一例外都是大红色的。

和元闵翔说的一样,节日里,穿的喜气一点。

“我换衣服了,你能不能先回避一下!”身上这身绊脚的拖拉的男装,也确实不合体。

元闵翔看了一眼屏风,对她示意:“你进去换就可以,外头太冷,我不想出去。”

倒是有几分无赖的样子,闫素素瞪他一眼:“出去!”

他依然赖着不走:“本王的屋子,你凭什么要本王出去。”

言辞间,并没有怒气,而是含着一抹戏弄。

难得,两人也可以和初次见面一般,还能嬉闹上几句,虽然两人的表情都是严肃,但是至少气氛,是轻松的。

“好吧,你不出去,我出去换行了吧!”同样的场景,再一次发生。

上次在轩辕宫,她是负起离开,这次她则只是想威胁威胁他,堂堂的未来的闵王妃,在大庭广众下,在光天化日下换衣服,让闵王爷面子往哪里放。

果然,元闵翔闻言,缴械投降了:“好,我出去,我出去!”

面色上的几分无奈,倒是惹的闫素素不禁轻笑了一声。

忽略掉他的霸道,忽略掉他的固执,忽略掉他的冰冷,有时候来看,他这个人确实是不错的。

闫素素对元闵翔,持高度矛盾心理。

矛说:“他这个人,其实挺不错。”

盾说:“不错归不错,你想嫁吗?”

矛说:“曾经喜欢过,想过若是他只娶我一个,我就嫁了。”

盾又说:“你也说是曾经了,现在还喜欢吗?”

矛沉默。

盾继续:“若是他肯为你守身如玉,这辈子只守着你一个,现在的你,愿意嫁给他吗?”

矛继续沉默。

盾明显是占了上风的,扪心自问,曾经的嫁或者不嫁,只执着于他娶一还是娶三这个问题,现在呢?

脑子里,显出了一个朦胧的身影,长身玉立,潇洒若仙。

在某一处,某一时,某一刻,她的心弦为了某一人,牵动了一瞬。

这种牵动,对元闵翔,可曾有过?

答案肯定:没有。

元闵翔在门外等候了一会儿,有下人来报,太后让他进宫守岁,已经差了公公来请他。

元闵翔暂去了一趟大厅,回绝了那公公,说今年想要在家里守岁,然后折返回来,闫素素已经换好了衣装,开了门出来。

那一抹艳丽的红,只在一瞬间,就夺取了元闵翔所有的目光。

这是一件大红长袭棉裙,外是一件同色的锦缎小袄,小袄边角缝制雪白色的兔子绒毛,温暖又给这一身火红添了几分雅致。

一头泼墨长发,如今随意的挽了个松散的发髻,只用一支红玉珊瑚簪子别在脑后,发髻下饰了一排浑圆饱满的十二排钗,除此之外,别无他物,简单却又妩媚。

如凝脂般的肌肤,在乌发红衣的映衬下,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琼鼻檀口,星眸烨烨,一颦一笑,妩妩动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