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48章 讨厌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82 2015-12-29 20:11:40

  龙居宫正殿中,李德已经送了闫素素折了回来,静静的侯在元闵瑞身边。

“李德,先帝的忌日,是不是就在这几日了?”

李德摆着手指头算了一下,恭敬回话:“还有七日。”

“恩,朕知道,你下去吧!”

“皇上,天儿不早了,奴才伺候您歇息吧!”看着滴漏,都快到了亥时了,李德平素里负责照顾元闵瑞饮食起居,元闵瑞大病初愈,他越发是照顾的细心,元闵瑞也看了一眼滴***点头,声音略有些疲倦:“恩!”

次日清晨起来,风雪已经停了,只是经了这一夜狂风暴雪,整个世界都被装点成了雪白一片。

闫素素打开窗户,斜倚在窗口,看着外头银装素裹的世界,目光有些游离涣散。

她在想着元闵翔,略略后悔起来,昨天不该没轻没重,下药下的这么重。

这药的剂量,足够让一头大象昏睡两天两夜不起,元闵翔这样毫无防备的大量吸入了鼻翼中,不会有事吧?

看了眼外头的天色,尚未大亮,早朝时间就要到了,如果届时元闵翔缺席,场面该混乱成何等样子。

沉沉的叹息了一口,果然还是不能对他放任不管。

转身关上了窗户,穿了件品月缎绣玉兰飞蝶氅衣,换了一双鹿皮里子的雪地靴,闫素素还是打算回去轩辕宫看看。

步子才出去,就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了门口,就在闫素素以为自己做梦的当会儿,整个人,猛一把被提了起来,双脚只够虚虚踮着地面。

此刻的她,狼狈极了,而在她对面的男人,却是周身涣散着一股能够将人消融成灰的火气,一双眼眸,更是燃烧着两团火球,让人不敢直视。

“好样的,敢对我下迷药!”他咬牙切齿恨恨道,如若不是残存着理智考虑到这是龙居宫,元闵翔定然会咬上她白皙的脖颈,狠狠的给她点教训。

闫素素被强提在半空,有些呼吸困难,双颊涨的通红,说不出半句话来。

看到她十分痛苦的样子,元闵翔终于舍得放她下来,只是才把她放回平地,下一刻,他就略嫌粗暴的一把揽住了她的腰肢,然后,如昨晚一样,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闫素素,你就真这么讨厌我?”气恼的把她丢到了床上,这次他没有欺身上来,而是帝王般高高的立在床边,逼视着她。

虽然床上铺了厚实的锦被,但是这样重重的被丢上来,依然是痛的。

闫素素吃痛的皱了下眉头,目光有些恼怒的看向元闵翔:“就算本来不讨厌你,现在也讨厌你,我此生最讨厌两种人,一种自以为是,另一种对女人动粗。”

她倔强的昂着透露,一点都不惧怕他此刻地狱罗刹一般的满身黑气。

元闵翔一顿,语气还是冰冷:“无论你讨厌不讨厌我,这辈子,你招惹了我,就休想再逃离。闫素素,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可以原谅你,但是这种事,只有一次,绝不允许有第二次,听到了吗?”

闫素素负气的看着他,他凭什么命令她,就因为他是王爷,她不过是个庶小姐吗?

他以为只有他有权利甩了她,她就没有这个资格说“不”字吗?

挑衅的看着元闵翔,闫素素的语气不甘示弱:“闵王爷,我也曾说过,我若不想嫁,谁也奈何不了我。昨天晚上事情,我倒是敢保证只有这一次,因为从今天起,我要搬到龙居宫来住,以后,你也没机会撒酒疯了。”

浓眉一紧,元闵翔眉宇之间的骇人之色演的越发的浓烈,提步逼近床榻,看着闫素素身子紧张了一下,他冷笑起来:“你以为,在龙居宫中,我就奈何不了你了?闫素素,你是小看了我,还是太高看了你自己?”

看着他嘴角的那么冷笑,那么阴沉,是她认识他之后,最为森然的笑意了。

闫素素心口微微的颤动了一下,身子不由的往后缩了缩,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你到底要如何?我说过我不想嫁你。”

“我倒想问你,你又想如何?”看着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慌,他心里陡然生凉,她在怕他吗?

闫素素勉强镇定了下来,告诉自己这是在龙居宫,皇上还在内殿休息呢,元闵翔不敢乱来的,暗暗吐了一口气,她开口,冷静多了。

“我说过,我崇尚的是那种一夫一妻制度的婚姻,你给不起我,又何必不放过我?我是斗不过你,甚至你一个不高兴,可以让我脑袋落地,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想为自己争取些什么,你问我想如何,我只有一句:我不想嫁你。”

她的态度很明朗,就看他肯不肯放手,如果他想通了主动放手,也就没必要去麻烦皇上了,如果他依然固守己见,她就诊的只能求助皇上了。

元闵翔显然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人,即便闫素素多次驳了他的面子,三番两次的说要悔婚,让他男性的尊严一次次的受到打击,但是越是如此,他便越是不肯放手。

“休想!闫素素,你想要一夫一妻,休想,你想要本王放过你,也休想。”冷冷的话音,不带任何温度,直直的送入闫素素的耳膜,闫素素就知道和他说这,就是浪费口舌。

闫素素是打击了元闵翔的男性自尊一次又一次,可元闵翔又何尝不打击了闫素素的耐心一次又一次。

每次她都尝试和他沟通,讲道理,可哪一次说得通了?

是她口才不佳,说服力不强,还是他是石头做的,太顽固,太固执?

初相见时营造的那种淡淡的两情相悦,以及入宫一个月来点点积累的好感,从昨晚到今天短短不到十二个时辰,就已经被两人消磨殆尽了。

闫素素冷睨了元闵翔一眼,淡薄的道:“好,那我就休想吧!闵王爷,请问可以让开了吗?”

元闵翔巍然不动,沉默不语,和闫素素直视了许久,才侧了身子,让她从床上爬了下来,看着她在一边整理褶皱的衣服,他的心里,有了一股淡淡的后悔,如果一开始答应她所谓的一夫一妻,她是不是早就已经是他的人了呢?

终究,不肯放过她,并不仅仅出于征服她的欲望,或多或少,也许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喜欢上了她。

十二月二十五,年关将近,宫里已经开始忙碌起来,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闫素素和元闵翔的婚期也跟着接近了,同时快要来临的,是先帝逝世十周年的祭诞。

闫素素这几日有旁敲侧击的试探过元闵瑞,看他态度如何,是否肯出手相助,元闵瑞每每只装糊涂,并不表态。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到了年底了,这日清晨,闫素素给元闵瑞熬完药后,就要回屋,却被元闵瑞个留了住。

“先别走,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