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40章 四君子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36 2015-12-21 01:31:43

  后背上,若是自己动手,还不一定够得着,劳烦小桃,又怕她们过于担心,禀报了元闵翔,到时候弄的小题大做,不可收拾的。

现在蝶谷仙来了,正好让他代劳,还省了件事情。

坐到了椅子上,由着自己半个后背暴露在蝶谷仙面前,闫素素面不改色,泰然自若的很,身后给她抹伤药的蝶谷仙,气息却灼热了起来。

她的肌肤细腻温润,如同一匹上好的丝绸,指腹所到之处,留下一抹让人留恋的光滑还有一抹淡淡的体香。

他抹的极慢,不是刻意为之,还是怕弄疼她,一个药,尽然上了半来个时辰,知道闫素素后背暴露,冷的受不了了催促,他才加快了速度。

抹完药,拉高了衣服,闫素素的身体才开始回温,转身,她边系腰带,边含笑向他道谢:“多谢了。”

蝶谷仙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的容颜,并不做反应。

等了片刻,不见他启口,闫素素以为他没听到,又重复了一句:“多谢了。”

“不用我负责吗?我都把你看了。”他总算开口了,一句话,却让闫素素差点喷口水。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哦,忘了,这是这个年代!”

恍悟过来,她才发现,她把这次医治,当做普通医生病人之间的肌肤之亲,而他,似乎想多了。

也是,这是在古代,不是二十一世纪,不是那个小姑娘穿透视装,穿小背心的,穿超短裙超短裤的二十一世纪。

在这里,女人别说半个后背,就算一截手臂被男人看了,都哭着喊着让男人负责的,自己这样,当真太不“女人”了。

当下,她该了口,半开玩笑半调侃道:“怎么的,想对我负责?还是怕我缠着你让你负责?”

“呵呵!”蝶谷仙轻笑了起来,摇摇头,“不想对你负责,也不怕你缠着我让我对你负责。”

“既然不想对我负责,又不怕我缠着你让你负责,那你提什么负责。”

这般绕口令一样的对话,使得室内的气氛,轻松愉快了许多,两人好似多年未见的朋友,你一言我一语的耍着嘴皮子,开着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蝶谷仙好看的薄唇,弧度更高,笑道:“不和你绕,我不便久留,上次给你的医书,看了吗?”

“恩,看了一半,留在相府内,并未随身携带着。”已经系好了外衣,闫素素边低头整理衣服褶皱,边回话。

蝶谷仙看了她低垂的脑袋一样,伸手自腰带上接下了一个布包,送到她手里:“宫里人心叵测,勾心斗角,你初来乍到,很多规矩不懂容易得罪人,这里是我研制的药丸,药粉,功效我都贴在瓶子上了,你留着防身,我走了,那个白雪公主,你少去惹她,知道吗?”

闫素素心头一暖,背井离乡,在这遥远的异时空里,有个蓝颜知己如此关怀自己,她自是感激,接了布包,她温柔一笑:“谢了,今日我是吃那白雪公主的苦头,往后定然不会随便去招惹那个小霸王了。”

“你这伤,她打的?”一进来,他就问了她伤是怎么弄的,她却回避了这个问题,现在她肯告诉他,是不是代表她对他,已经无所隐瞒,展露心扉了呢?

这个认知,让蝶谷仙薄唇无意识的勾了一勾,笑的欣慰。

“她打我,你还笑!”闫素素瞪了蝶谷仙一眼,这人怎么回事,她挨打了很好笑吗?居然给她勾嘴角。

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失态,蝶谷仙忙找了个托辞:“方才只是在想些别的事。”

“你还真厉害,一心二用的本事,练到炉火纯青了吧,这头听着我挨打的事,那头想着好玩的事,你是不是特损,那种“你有什么伤心难过事,说出来让我乐和一下’的那种损友?”

闫素素的调侃,让蝶谷仙哑然失笑:“损友,新鲜,好词。好吧,那我就是那种“你有什么伤心难过事,说出来让我乐和一下的’损友吧!”

“你还荣耀了?”闫素素继续调侃,好似眼前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男人,当真是自己青梅竹马的铁杆知己一样,言辞间并不收敛,自由随意。

“岂敢,岂敢!”蝶谷仙也调皮起来,拱手作揖,老神在在。

闫素素率先娇笑了起来,蝶谷仙也跟着轻笑出声,两厢一见陌路,再见如故,闫素素甚至怀疑,自己穿到这个陌生的地界,莫不是就为了来交这个朋友的。

蝶谷仙只再逗留了片刻,就走了。

蝶谷仙离开后,闫素素出来用了午膳,午膳罢了,想着皇上的病情,她放下了饭碗,就边散步边朝着皇上寝宫而去。

龙居宫,两个太医在外殿守着,几个宫女在内殿伺候着,闫素素过去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了元闵秦,会认定那个人是秦王爷,只因为他和元闵翔长的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想象。

曾听倩儿说起过,元闵秦和元闵翔生的极为想象,唯独不同之处,就是元闵秦肤色较之元闵翔稍白一些,眼睛要比元闵翔的狭长一些。

以倩儿的描述,眼前的人必定是元闵秦无虞。

“秦王爷。”以宫里的规矩,闫素素给他微微行了个礼,然后让他走在前头。

元闵秦却并不顾自己走开,而是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而后笑的温柔,问道:“你就是闫家的三小姐?”

闫素素倒不知道自己名气这么大,这个元闵秦与自己素未谋面,却可以一眼辨认出自己,她也莞尔一笑,点头:“是!”

“皇兄的病情如何?”元闵秦靠了几步过来,闫素素闻到了他身上,一股子淡淡的竹香。

很好闻,很清雅。

忽的想到了元闵翔,每次被他拥入怀中,总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菊香,甚至他难得展露笑颜的时候,也总能散发出一股子飘渺的菊香。

菊和竹均为四君子之列。

菊,凌霜自行,不趋炎势。

竹,筛风弄月,潇洒一生。

是不是两人身上这股浑然天成的淡淡芳香,也预示了两个人的个性呢?

闫素素不过是猜测,不过从表象上来看,元闵翔不苟言笑,冷酷沉俊,而元闵秦显然平易近人多了,一路问话,都是笑的柔和,完全没有半分王者的傲然难接近气质。

闫素素听他问道了皇上的病情,浅笑一声,回话:“能治。”

只是言简意赅的两个字,她并不对皇上的病情,多予以描述。

一是因为皇上还没醒过来,有些具体的事宜她没有问清楚,不敢确证,没有确证,就不敢胡言。

二是若是病情真的如她所预料,那就算她说了,这些古代人也未必听得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