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32章 哑小姐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78 2015-12-13 01:32:21

  “大姐……”

“是,三谷,这声音真的好奇怪,追随二姐左右,我细细一听,这原来是狗叫的声音,哈哈,你说神奇吗,二姐一开口,狗就叫唤了,二姐说的快,这狗就吠的厉害,二姐闭嘴,狗就不叫了。”

占口头便宜,闫素素是不屑,但若真要动起口来,她用不着明刀明枪,她用不着半个脏字,就能让对方气的吐血。

显然,当彻底会晤闫素素把自己比作了狗吠后,闫妮妮的脸上,青红紫白一片一片一阵一阵,下一刻,尽然是不顾自己的身份地位形象,朝着闫素素飞扑过来,龇牙咧嘴,脸色如同母夜叉般狰狞。

一粒花生米,在闫妮妮靠近闫素素的那一瞬,准确无误的击打在了闫妮妮的手腕上,闫妮妮痛呼一声,往边上急急倒去。

闫玲玲见状,惊呼一声忙上去搀她,却被红了眼的闫妮妮一把推开。

闫玲玲娇小的身子眼看着就要撞上身后的花几,就在她任命的闭上眼的那一刻,柔细的腰间,陡然传来了一阵温柔的揽抱。

离的极近,近的闫玲玲能闻到那揽抱着自己的男人身上,一股淡淡的竹香,她的心跳,在看到男子近在咫尺的性感薄唇以及那一双温文儒雅的双眸的瞬间,似乎不属于了自己。

只是,这一个拥抱,太过短暂,短暂缓过神后,闫玲玲还以为自己做了个梦,一个美丽的梦。

蝶谷仙只是顺势救了闫玲玲一命,下一瞬,便飞步到了闫素素和闫妮妮之间。

大掌轻轻一扣,就扣住了闫妮妮意欲行凶的手。

然后,只见他从腰间荷包掏出一粒药丸,在闫妮妮双手被捏的生疼呼痛的瞬间,趁机塞入了闫妮妮的口中。

接着伸手一点闫妮妮肩部双穴,只听得咕噜一声,药丸被迫吞入了闫妮妮的腹中,而她的脸色,也在瞬间惊恐到苍白。

“什么什么,你给我吃了什么?”恐惧的卡着自己的喉咙,闫妮妮几乎面无血色。

“公子,你,你到底给我妹妹服用了什么,公子我妹妹无意冒犯,若是为了今日之事想封我们的口,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公子和素素,你们在这……幽会,我们真的不会说出去。”说到幽会两字,闫玲玲轻咬了一下红唇,好似说的有些痛苦。

闫素素想到了蝶谷仙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看着闫妮妮伤害自己,所以在闫妮妮冲过来的时候,她是不躲不闪,淡然自若,但是她却想不到,蝶谷仙会给闫妮妮服药,这药到底是什么,连她都有几分忐忑起来。

目光,不由的转向了蝶谷仙,见他正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她便明白了,估计不是什么害人性命的毒药,大概不过是要给闫妮妮一个教训罢了。

很奇怪,只一个眼神,她似乎就能读懂他。

次日清晨,细雨朦胧,闫素素起了个大早,一觉醒来,赫然发现枕边居然放着一本书籍,想着昨儿晚上入睡前并没有看书,她就纳闷了。

“难道是倩儿看过放这了?”带着疑惑打开扉页,一股淡淡的墨香味扑鼻而来,映入眼帘的,是一行蝇头小楷,字迹十分的工整却又不失小气。

小楷的内容,让她疑惑的眉头渐渐疏开,嘴角,勾起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天涯若知己,海内存比邻。”落款处,只画了一只栩栩动人的蝴蝶,只“知己”两字,闫素素便晓得这是谁送来的书。

虽然有些吃惊他居然来的这般无影无踪,却一点都不恼怒他私闯闺房,窥看了她的睡颜。

再翻一夜,墨香阵阵,一株山铁树叶的简图让她含笑的眼眸里,盛满了惊喜的光彩。

中草药书,这居然是本中草药书。

如获至宝的粗粗翻看了几页,不难发现整本书,都是手写的,几处涂抹的痕迹,显然这本是地地道道的手札“原著”。

书内的中草药,很有规律的从别名,入药部位,形状特征,产地,功效和用法等方面,做了相近的描述。

闫素素看的入迷,满眼精光,只看了几页,她就断定,这本书简直和《神农本草经》有的一拼,而且显然比《神农百草经》更有医用价值和参考价值,神农尝百草,虽然也算是身体力行,但是蝶谷仙的这本中药草书,不但身体力行了,很显然,都是有治愈例子的。

看了许久,直到倩儿欢喜的呼喊,打断了她的专心致志。

“小姐,小姐!”倩儿人未到声先至,声音里满是快乐。

“怎么了?”把书小心放到枕头底下,闫素素抬眼看向倩儿。

倩儿神神秘秘的关上了房门,随后,靠近她,神神叨叨笑道:“小姐,大喜讯。”

“怎么了?”闫素素轻笑了一声,拢了一下额前的碎发,自床上下来。

倩儿忙过来伺候她更衣,边给她穿衣服,边带着幸灾乐祸的坏笑:“小姐你不知道,那二小姐啊……”

倩儿故弄玄虚,卖关子。

“恩?”穿好了衣服,闫素素头也不回,有些不感兴趣淡淡的从喉咙里问了个声。

这丝毫没减弱倩儿的兴奋,继续顾自己神神叨叨的凑到闫素素耳边,语气里都是笑意,促狭的坏笑。

“那二小姐,一早上起来,讲不出话了,哑巴了,哈哈哈!”

闫素素绑腰带的手一顿,最后,小笑了一声,满是纵容:“然后你很高兴?”

倩儿理直气壮昂起头:“那当然,二小姐嘴巴这么毒,这是她的报应,不过小姐,好端端的人怎么就哑巴了,是不是昨天三公子给二小姐吃的那颗药的缘故?可是三公子不是说那药绝对无毒吗?”

想起昨天,闫玲玲哭着哀求蝶谷仙给出解药,蝶谷仙留了一句:绝对不是毒药,闫大小姐请放心,然后就翩然而去了,留闫玲玲半信半疑想追也追不上。

昨天茶馆闹剧后,因为闫玲玲的严令禁止,威胁闫妮妮若是她胆敢胡言乱语,就再也不同她做姐妹,闫妮妮才封了口。

昨天闫妮妮没胡说,今天,怕是她想胡说,也“说”不出来了。

闫玲玲的嘴巴是够贱的,蝶谷仙“封”了她的口,倒是报应到点儿上了。

闫玲玲的哑巴,闫素素自然知道是什么东西导致的,想必那粒药丸肯定加了半夏这味药草。

半夏可镇咳,但若剂量上适当的调配,半夏可严重刺激口腔,喉咙粘膜,致短暂性哑巴。

这个蝶谷仙,还真会断章取义,不是毒药,对,半夏从意义上讲,确实是一味中药,但是是药三分毒,尤其是这种根据剂量不同,甚至能致人性命的中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又何尝不是毒药呢?

不过只是哑巴了,可见他还是手下留情了,若是再加点点剂量,恐怕就不是哑巴那么简单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