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24章 念孝心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44 2015-12-05 01:30:50

  一靠近府门,就遭了门公夫妇双双送来的大白眼。

“呦,真不是我们的三小姐吗?去哪里风流了?”

闫素素没有理会他们,只是顾自己往府中走。

门公夫妇见状,脸色一黑,那五旬老头率先过来,一把挡住了闫素素的去路。

“三小姐,你彻夜未归,老爷吩咐了,如果你回来,让你在门口跪到一天一夜,才能放你进府。”

其实丞相只要求闫素素跪一晚上,以惩罚她的夙夜不归,所谓的一天一夜,不过是门公用来惩罚闫素素方才对他的不理不睬的。

这个三小姐,在丞相府的地位连个丫鬟都不如,整个丞相府谁不知道。

以前她看到他们,哪一次不是低眉顺眼柔柔顺顺的,今天却这般冷漠淡然,清高孤傲,这一天一夜中的“一天”,算是门公额外“赏”给她的。

反正,丞相大人是懒得去管三小姐的任何事,大夫人二夫人巴不得三小姐跪死了才好,至于三夫人懦弱无能信奉安分守己忍气吞声,自然也不会声张。

是以,门公才敢如此嚣张的自作主张。

跪门,自是不可能,她是谁,她可不是那个软弱无能的三小姐,她来自二十一世纪,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没听说过跪一扇门的。

是以,她淡薄扯笑,看向门公:“带我去见我爹,我会亲自请罪。”

门公睨了她一眼,冷笑起来:“大人日理万机,政务缠身,哪里有时间管闲杂人等的闲杂事,三小姐,你还是赶紧跪吧,不然忤逆了大人,就不是一天一夜的事情了。”

闫素素眉心微微一皱,大抵是在想怎么才能避得开这一跪,忽然想到,丞相大人这几天身体抱恙,宫里的太医都来瞧过了,已经卧床不起三天三夜了,肯定不是小病,不然……

“你可知道我这次夜不归宿是去干嘛了?”她挑眼看向门公,故作一副傲慢的姿态。

门公楞了一瞬,他只听说三小姐上山上香了为老爷祈福了,听说那天闵王爷也在山上,看三小姐这般傲然的姿态,难道……

当下,他的语气里,虽然还是对闫素素的轻贱,但是却不敢那么肆无忌惮了。

“三小姐去干嘛,老奴怎生猜的道。”

“神医蝶谷仙知道吗?我这彻夜未归,是因为在寺庙里遇见了蝶谷仙,为了请他出面医治爹爹的病,我被他刁难,让我猜一个药谜,我猜了整整一晚上才猜出,蝶谷仙感念我一片孝心,送了我一味良药,能保证爹爹药到病除,好你个狗奴才,拦着本小姐的去路,是不是想要延误我爹爹的病情,然后山中无大王,你这猴子能称老大?”

门公本以为闫素素是在山上遇见了闵王爷结了姻缘,没想到居然不是闵王爷,而是蝶谷仙。

而且蝶谷仙居然肯出手相救大人,众所周知,这个蝶谷仙,是素来不依朝廷中人的。此番的灵丹妙药,简直就是稀世之宝。

蝶谷仙的良药,堪比太上老君的仙丹,必定能药到病除。而三小姐——尽然有药。

门公知道,自己若是不给闫素素通报,到时候闫素素到大人面前告他个故意拖延大人病情之罪,他这条老命恐怕就要报废了。

当下,门公是一点都不敢再轻贱讽刺闫素素了,而是换了难得的恭敬态度:“三小姐,老奴这就去禀报老爷你回来了。”

灵丹妙药自然是没有的,但是闫素素有把握自己能医好她爹的病。

因为她曾听她娘说起,他爹这几日腹绞痛厉害,位置在胃部部位,疼痛最甚的时候,伴随着恶心呕吐症状,太医开了许多养胃的药都无济于事。

养胃当然无济于事了,那些个太医,恐怕还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病叫做胆结石。

发病和胃病发作很是想象,往往会被误以为是胃病。

闫素素虽让光靠听她娘的描述,不能百分百的把握她的丞相爹爹得的是胆结石,但是如果让她到床边望闻问切一番,大抵就能知道是不是胆结石了。

在门口静候了一番,抬头看着丞相府三个大字,听说是她的丞相爹爹亲笔手书镌刻的,不错,很苍劲有力,道骨仙风的大字。

看的出神间,门公已经回来了,这次对她的态度更加的恭敬了,看来,丞相爹爹是宣见了她,而且对她手里的良药有着迫切的需求。

随门公绕过了九曲回廊,走过了两座花房,正值盛夏,夏花烂漫,比起她那个只有一个葡萄架子的小院,丞相府真的是处处透着华贵气息。

一路走,欣赏了一路风景的,待进了丞相房间,她才知道,这个丞相,居然也是个文雅之士。

进内共有三间房子,并不曾隔断。

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书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

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的白菊花。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幅对联,是丞相自己的墨迹。

左边房子大概是卧室,与大厅用一副墨绿色的帘子隔者,隐隐约约听到里头有人痛苦呻因的声音,还有人心疼安慰的声音。

“三小姐,老奴先回去了,您自个儿进去吧,大夫人和大小姐也在。”

原来那心疼安慰的声音,是她的大娘和大姐。

她来到这个世界后,虽然从倩儿口里对丞相府上上下下的人都知悉了清楚的,但是面却是未曾见过的。

她倒有些好奇,这个大娘和大姐,长的什么样,因为倩儿曾说过,大娘生的一般,而大姐却是极美的。

进内,那呻吟声便越发的响亮,若是床上躺着的真是她的父亲,想必她当真要心疼死了,但是很可惜,她来自异世,和床上的男人只有血脉关系,而并无亲情牵绊。

屋子里的三个人,已经注意到她的到来,那个躺在床上的男人,眼睛一亮,忙招呼她:“素素,过来,赶紧给爹服药。”

看来他是当真痛的受不了了,闫素素走的近了去,将坐在床边和站在床边的一双女人看了个仔细。

果然大娘长的不这么滴,大姐却是生的极美的。

那是一张男人看了心动,女人看了妒忌的容颜,清纯美丽,苍白轻柔,纤弱的恰到好处,楚楚可怜之态呼之欲出。尤其是她担心着丞相的病情,秀眉微微蹙起,眼波里含着薄泪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

那皎白胜雪的脸上,如今几乎没有一丝血色,冰洁宛若雪花之色,乌发挽着一个流行的飞燕髻,用一根素雅的木兰簪子挽着,看上去清理脱俗,怎一个绝尘仙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