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43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80 2016-04-03 22:07:34

  第143章

“喝口茶吧!”看着蝶谷仙略微痛苦的眼神,闫素素心里一涩。

同样是吵架了,同样是男人,同样是女方离家出走了。

蝶谷仙会因为思念的折磨痛苦如斯,而元闵翔呢?恐怕现在正和小雅纠缠在一起,肆无忌惮的享受着两人时光呢。

蝶谷仙好似看到了闫素素眼底深处的涩然,于是道:“听他说,你们也吵了几句,你搬回了家——你想他吗?”

想吗?闫素素摇摇头:“不想!”

蝶谷仙眼神里的光芒,慢慢的黯淡了下去:“你不想他,估摸着她也不会想我,你们女人还当真是狠心。”

“不是狠心,是死心。”当小雅挑明了自己和元闵翔之间关系的那一刻,当小雅当着元闵翔的面说这些都是你教我说的那一刻,当元闵翔将小雅护在身后指责她的那一刻,往昔所有的甜蜜,如同蒲公英的种子,一阵风过,散的无影无踪。

蝶谷仙眸光深邃的看着闫素素:“为何死心,据我所知,他对你疼爱有加,甚至为了你,此身都不会再娶妻纳妾。”

“呵呵,这又如何,不娶不纳,不代表不偷。”

蝶谷仙一怔:“你是说小雅?那天下午,她不是都和你解释清楚了吗?”

闫素素柳眉一紧:“你怎么知道小雅和我解释过。”

“自然,自然是翔告诉我的。他和小雅之间,据我所知,只是单纯的兄妹之情,闵翔早年驻守边关,和拓拔岩不打不相识,结为好友,拓拔岩时常带着小雅公主到闵翔的营帐,把酒言欢,通宵达旦,闵翔一直都将小雅当做最小妹妹一样疼爱,他对小雅,是绝无半分男女私情,这点我可以用我这项上人头保证。”

闫素素苦笑:“我要你这人头何用!小雅亲口所述,他和元闵翔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奈何她父汗不许她于中原人士通婚,所以她和元闵翔的感情才,才不得不无疾而终,元闵翔也由此心灰意冷,随便娶了一个想,那一个随便娶的,就是我。”

蝶谷仙大为震惊:“小雅那丫头,是这么和你说的?”

“那丫头?”这蝶谷仙对小雅的称呼,是不是太过亲切了一点。

“平素里跟着闵翔,也和小雅相熟。称呼上也就没那么见外——你告诉我,小雅这么和你说的?”

“不是她这么和我说的,是元闵翔让她这么和我说的!”

蝶谷仙眼眸里,燃起了点点怒色,闫素素不知道他在气什么,看到他有些激动的模样,她倒是平静的很:“怎么了,别告诉我你也不知道元闵翔和小雅之间有情,呵呵,也是,既然是不能公诸于世的感情,自然是隐蔽的。”

“不是这样的!”蝶谷仙激动的情绪,似乎难以平复,闫素素心头一震,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莫不是,你喜欢的那个女子,就是小雅公主?”

闫素素悠然记得大姐闫玲玲曾经说过,蝶谷仙即便喜欢,也得不到那个女子。

而小雅又说,她父汗不许她与中原人通婚,如此说来,倒是环环相扣,能够对号入座。

蝶谷仙眼色一凝,语气不悦道:“不是她。”

以为蝶谷仙是怕自己泄密了,对小雅公主不利所以才会便的如此态度,闫素素赶忙道:“好了好了,不是她。”

蝶谷仙沉沉的呼吸了一口,忽然一把上前,将闫素素用力的抱入了怀中,又在闫素素的错愕之中,松开了她:“过几日,闵翔就会来接你,我走了。”

闫素素只当这是个友谊的安慰的拥抱,错愕之后,嘴角扬起了一个浅淡的弧度:“即便是他来接我,我也不会随他回去。”

“先别这么快下论断,到时候,他会让你心甘情愿的随他回去的。”蝶谷仙笃定的语气,倒是叫闫素素觉得有些好笑,正要问你何以如此肯定,蝶谷仙那厢似有急事,纵身一跃,居然从窗口一跳而出,白衣翩飞的身子,顿然隐入了夜色之中,不见了踪影。

今夜的蝶谷仙,莫不是受了情感刺激,不然为何闫素素总举得他好生的奇怪呢!

驿馆,小雅房间,拓拔岩,元闵翔,小雅三人成影。

元闵翔的眸光,冷冽的打在小雅身上,这样的眼神,是自相识以来,他从未对小雅展露过的。

“说,你为何要这么做?”

拓拔岩半夜急急被下人叫起,说是闵王爷冷着脸去了小雅公主房内,“冷着脸”三个字引了拓拔岩不放心,便起身过来,一进来,就感觉到一股与这春暖时节不相称的冰冷喜气,毋庸置疑,这冰冷气息的发源地,正是元闵翔。

听到元闵翔对小雅的质问,拓拔岩眉心一皱,多少有些袒护小雅:“怎么回事,翔,你这是在兴师问罪什么?”

小雅则是低垂着脑袋,一副做错事的小孩的模样,不说话,也或者说,不敢说话。

她被吓到了,被元闵翔冰冷的气息吓到了,她虽然早就想过自己的谎言可能会暴露,但是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元闵翔冷视一眼小雅,又转了眸光看向拓拔岩:“你问她!”

“小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拓拔岩皱着眉头问向小雅。

小雅却只是垂首不语。

看的元闵翔怒气瞬间腾升了好几个等阶,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

朋友多年,拓拔岩能不了解元闵翔的个性,他要不不发怒,但若是谁惹怒了他,下场必定很惨。

拓拔岩曾经亲眼见过,元闵翔将一个背叛自己的收下拦腰砍断,却又不让那人死,请了蝶谷仙帮保住了那人性命,然后将那人的下半身风干涂蜡,天天挂在那人窗前,直到把那人折磨完全崩溃,咬舌自尽位置。

那般的狠辣,绝对不是一般的男人做得到的。

而当年元闵翔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寒以及眼底里迸出的怒火,似乎要在今晚再现。

赶在元闵翔的冰冷气息化作暴戾之前,拓拔岩上前一把捧起了小雅的脸:“告诉哥,到底怎么了?”

小雅的眼眶里,盛着惶恐,她甚至于不敢去看元闵翔。

“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元闵翔冷声道。

“你快说啊,你到底做了什么?”拓拔岩也语气不好的催道。

小雅又怕又委屈,眼泪哗的落了下来,泣不成声道:“我就是讨厌她,就是讨厌她讨厌她,我就是不喜欢你们对她好,翔哥哥是这样,哥哥也是这样,你们都喜欢她,我讨厌你们都喜欢她。”

这样突然爆发的哭泣以及突然捅破的某种关系,让拓拔岩徒生尴尬之情,虽然他晓得元闵翔早就知道了他对闫素素有情,但是却也一直碍于兄弟身份,从未捅破过,不想却叫小雅这丫头也给看了出来,并且给捅了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