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35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06 2016-03-26 20:06:43

  第135章

小雅瘪着嘴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谁让你吹冷风了,只是不许你和我们一艘船,哼!翔哥哥,我们不要同他同船好不好!”

元闵翔眼底盛着纵容和宠溺,轻拍了拍小雅的肩膀:“好,不和他同船!什么都听小雅的,只是有一点你要听翔哥哥的。”

“恩!”

“把眼泪擦擦!”

小雅点点头,淘气的把脸埋在元闵翔怀里,拿元闵翔的锦袍当帕子,左右晃动脑袋,擦干一脸的眼泪鼻涕。

明月进来的时候,正看到的,便是这暧昧亲昵的一幕。

元闵翔半搂着一个陌生女子,而那女子撒娇的元闵翔怀里拱。

见到明月的瞬间,元闵翔下意识的推开了小雅:“明月,你怎么来了?”

元闵翔下意识的朝明月身后看,却不见闫素素的踪影,不由的微微皱了眉头:“你不在家里伺候这王妃,还是又出了什么事?”

明月有些搞不清楚状况道:“王,王妃不是在这吗?半个时辰前,王妃说她进来找你,让我回家帮她取些东西的。”

“她……来过?”元闵翔大怔。

明月更是弄不清现状了,反问了一句:“王妃没来过?”

元闵翔俊眉一紧:“她什么时候来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妃不在屋内,一个陌生女人和王爷搂抱在一起,王爷不知道王妃来过。

难道——明月纵然脑子不是很灵光,但是却大抵也理出了一个故事:王妃在门外看到王爷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负气离开了。

当下,她回话也有些尴尬起来:“半个时辰前,我们在门外看到王爷和拓跋王子在里头,本来要进来的,王妃忽然吩咐奴婢回府取一把铜锁,可是奴婢找了半天也未找见,只能回来请示王妃,看是不是放在别处了。”

元闵翔高大的身子整个顿在了原地,整个人,忽然像是发疯了一样的冲了出去。

到了一楼,他猛一把揪住掌柜的:“本王是闵王爷,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和本王交代,方才跳舞的紫苑姑娘,到底是谁!”

掌柜的被吓的脸色苍白,不仅仅因为元闵翔的名号,更因为元闵翔如同地狱罗刹般恐怖的脸。

他浑身筛糠似的抖动了起来,却强自镇定,暗暗吞了一口口水:“小人,小人也不知道那姑娘是谁。”

元闵翔手里的力道加了重,眼神更加的骇人:“我只给你一次说实话的机会,你可以选择说,也可以选择不说,看着我的眼睛。”

掌柜的身子不争气的抖的更加厉害,嘴角都开始颤动:“我,我真不知道,闵,闵王爷!”

“好,好样的,你倒真是守口如瓶!”元闵翔一手操起柜台里的一件硬物就要朝掌柜的脑袋劈下去,包裹着硬物的红步子忽然散开,露出一柄金光闪闪的金丝如意,如意上嵌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烨烨生辉。

这是闫素素的嫁妆元闵翔记得。

果然是她。

“掌柜的,不要考验我的耐心,这次的选择,是你的脑袋和那个女人的去向。”

虽然知道为人要诚信,答应了别人的事情不能随便反悔,况且还收了人这么一大笔封口费,但是掌柜的当真怕自己有这个命拿这个金如意,却没有这个命消瘦这个金如意。

当下,他也没了骨气,身子一软,给元闵翔跪了下来:“闵王爷饶命,那姑娘去了斜对面的酒楼,闵王爷这一切都是那个姑娘的计划,是是她给了小人这柄如意,让小人安排她进屋给您献舞,王爷,那姑娘对您做了什么,小人当真是不知情,王爷饶命。”

元闵翔没听他多废话,一把丢死狗一样丢开掌柜的,然后朝着斜对面酒楼而去。

一进去,他就拍了一个金元宝在柜台上,看的老板娘眼睛都直了。

“客官你要点什么?”

“一个女人,长的这般高,如同仙女一般,看到没?”

掌柜的听着元闵翔草草的描述,就知道是二楼雅间内那个要了五斤女儿红的女客官。

看着元闵翔一脸凶相,老板娘也不敢隐瞒:“二狗子,这位客官,带东二间。”

不等小二的来带,元闵翔径自上了楼,东面第二间,元闵翔大步流星的靠近,到了门口,他猛一把推门而入,瞧见的那抹落寞娇小的背影,惹的他心口一疼。

闫素素已经喝的微醉,如今正头抵着窗户,执着白瓷酒杯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侧脸酡红,屋里酒气缭绕。

“素素!”元闵翔轻唤道。

闫素素置若罔闻,继续盯着一个方向看到出神,好似周围的一切都遭已经被排斥在她的世界之外,除了她自己,她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也感受不到。

及至元闵翔近前从后面抱住了她,她才一个激灵,含糊道:“谁!放开!我喊人了!”

“是我,素素!”元闵翔下巴抵上闫素素的耳鬓,柔声道。

闫素素皱眉,然后,发硬激烈的猛力挣扎起来。

手里的酒杯,也掉落到了地上,咱的四分五裂,穿着绣鞋的脚,一不小心踩到了碎瓷渣上,瓷片扎穿了鞋底,刺入了脚掌心,痛的她惊呼了一声:“啊!”

元闵翔感觉到她的左腿一拐,忙抱紧了她,将她打横抱离了地面:“别动,乖!”

闫素素并不配合:“你走开,你走!”

“听话,别动!”

听话,凭什么她要听话?闫素素忽然觉得好笑,一双水眸,含着讽刺看着元闵翔:“我就是太听你的话了,太相信你了,才会被你骗到,元闵翔,你知不知道,我好恨你,你让我觉得我自己是个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

眼泪,夺眶而出,委屈,愤怒,羞辱,无数种情绪,都掺杂在那晶莹的泪珠中,终于哭出来了,可是为何,心里非但没有痛快,那透不过气的阴影非但没有散去,反倒,乌云更加的密布,痛苦也更加的蔓延?

终究,是爱他了,深深的爱上了是吗?

如果不爱,哪里来的痛?

如果不爱,哪里来的在乎?

可是为什么要在她融化在他的柔情蜜意中后,在她已经将心都交付给他之后,让她知道,什么叫做肝肠寸断。

闫素素哭闹起来,如同一个孩子一样,许是因为醉了发酒疯,也许是因为压抑的太痛苦,无法忍受想要一次发泄出来。

元闵翔紧紧的抱着她,亲吻着她的泪,她的眼泪,就好比尖锐的针,每一滴落下,都藏着无数的小针,扎的他心头生疼生疼。

“素素,你不要这样,我和小雅不是你想的那样,素素!”

闫素素对他的解释置若罔闻,只发疯一样哭叫道:“放开我。你他妈的放开我。”

从来不说脏话的她,也没了理智。

“素素,我不放,你听我解释,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和小雅,只是兄妹关系,我一直只把她当做小妹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