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31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41 2016-03-22 20:13:11

  第131章

上午赏了什么?赏了太后这个不老妖精。

中午赏了什么?赏了一场你给我难堪,我不让你好过的闹剧。

下午赏了什么?赏了几坛老酒,一桌子阿谀奉承的假笑。

闫素素回到闵王妃时候,已经入夜了,明月进来说元闵翔今日又不能回来,叫那个拓跋王子缠的紧。

对此,闫素素本是并无所谓,觉得官场上的事情自己不便多参与,但是这拓拔岩接二连三的留着元闵翔不放,闫素素就觉得事有蹊跷了。

“明月?王爷有没有说拓跋王子为何天天留他?”

明月也不解的摇摇头:“不晓得,只是奴婢知道王爷驻守边关的时候,和拓跋王子关系甚好,许是两人久别重逢,叙旧把欢吧!”

“那三个蒙得儿的美女呢?也会陪着他们彻夜把欢?”

闫素素不是信不过元闵翔,只是她也不认为元闵翔会是柳下惠,坐怀不乱。

闫素素大学里认识过一个学长,长的十分的阳光帅气,追求他的女孩子层出不穷,但是他却只对自己的女朋友钟情,甚至传闻有女孩子为了打动他的心,甚至不惜为他隆胸,为他整容,为他垫臀,但是他却始终无动于衷。

这样的男人,当时是全校公认的三好男友,模范情人,只是最后呢?

毕业后他就结婚了,结婚后三个月不到,却传来了他离婚的消息。

当大家得知他们家庭破碎是因为学长出轨后,据说是为了进人事部管理层,天天请人事部的同事吃饭,久而久之和人事部新来的小妹勾搭上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谁都震惊了,不敢置信。

从那以后,闫素素便明白了一个道理,再坚固的爱情,都经不住“狐狸精”的考验,况她并不认为自己和元闵翔的爱情,有多么的坚固。

很没出息的说,她虽然面上装着并无所谓,放任元闵翔自由,但是心理,却是隐隐有种危机感,那是一种很不吉的感觉,元闵翔不是蝶谷仙,闫素素不敢保证元闵翔能像蝶谷仙一样,认定了自己爱的人,便是对于闫玲玲这样窈窕淑女的追求。

况闫素素始终无法忘记,拓拔岩身边的那个蒙面少女,对自己如同对待情敌的态度。

这次,那个女孩也来了吗?

看着窗外渐渐西沉的太阳,闫素素忽然做了一个决定:“明月,我们去驿馆。”

“啊!王妃,可是都到晚膳时间了,而且拓跋王子也没有邀请我们!”

“我不饿,走吧,他没有邀请我们,但是我们带着礼物上门,他怎么也要卖王爷几分面子,卖我爹爹几分面子,不可能给我们吃闭门羹的。”

明月莫名的兴奋起来:“诶,那奴婢这就去命人备车。”

走到门口,明月忽然不放心的转回了头:“王妃,这次,您可不能再丢下奴婢一人顾自己跑——走了。”

“知道了!”闫素素微微一笑,做到梳妆镜前,歇下一头繁冗复杂的饰物。

待明月进来汇报一切都准备妥当后,闫素素也已经重新盘了个简单的发髻,只用两枚银发簪左右固住发展,清雅秀丽。

身上那套华丽的长裙也被一袭淡绿色的缎子百褶裙所替代,不同早上出门时候的贵气,如今的柳芸菲给人一种淡雅秀美的感觉。当真是淡妆浓抹总相宜。

“王妃,车子准备好了!”

“恩,我知道了!明月,打开我的衣柜,左下方有一个匣子,将里头的一双嵌夜明珠金如意拿出来,找个盒子包好,我们当去拜访拓跋王子!”闫素素想的周到,送礼上门,即便拓拔岩再怎么不想接见她,也断不可能轰走她。

明月依言准备好一切,闫素素忽然想到了那天那个拉马头琴的女子,便对明月道:“再去那边匣子里取一对金凤凰,装个红布包,找个小饰物盒放起来。”

“王妃是要送给谁?”

“到时候看,许用得上。”

“恩,奴婢这就去准备。”

一切准备得当,闫素素便和明月出了府上了马车,往驿馆去。

到了驿馆,守门的告诉闫素素,拓跋王子和闵王爷并不在府里,而是去了京城著名的不夜街——花明街。

花明街算是京城一大特色,和别处的街道不同,花明街的日夜是颠倒过来的,白日里整条街巷悄然安静,到了夜间,街铺则纷纷开张,灯笼齐上,人声鼎沸,亮如白昼,好不热闹。

知两人去了花明街,闫素素和明月随后也转了花明街。

花明街并不长,但是人头攒动,人流不息,给这条夜街平添了一分繁华胜景。

闫素素和明月一家一家店挨着寻找,终于在一家茶水阁,找见了正在听小曲儿的元闵翔和拓拔岩。

两人并非独身而坐,而是由佳人相伴,左右两边,各坐着几个花容月貌的少女,娇羞美丽,眼神顾盼,胸前的隆起,如同蜜桃般饱满,身段又如水蛇般柔细。

两人要的是一个雅间,闫素素是从小二推门而入送茶水的那当回,透过门缝看到这两人的,那匆匆一瞥,只瞧见元闵翔身边坐着的少女,长的并非本土样貌,想必是拓拔岩带来的蒙得儿美人。

美人当时正在剥花生,小二出来带上门的一瞬间,闫素素看到了让她气血贲张淡定不了的一幕。

元闵翔尽然张开了嘴,任由拿少女送了一粒花生米进他在嘴。

闫素素只觉得讽刺,怪不得他这么推不掉拓拔岩的邀请,只要拓拔岩邀他,他就夜不归宿,原来是佳人有约。

这个男人的定力,到底是有多脆弱。

闫素素本以为拓拔岩带来的美女就算是狐狸精转世,要勾引到她的丈夫也至少需要个把月甚至更久,却不想,短短不过十日,元闵翔就已经和那女人亲密到了如此地步喂食?

呵呵,倒还真是又情调。

明月是站在闫素素身后的,只看到元闵翔和拓拔岩在屋内,并没有瞧见元闵翔和一个少女亲昵如斯的一幕,是以看到闫素素怔怔的站在门口,她心急的催促了一声:“王妃,王爷就在里头,你怎么不进去?”

“明月——”闫素素转过身,笑容有些惨淡。

“王妃,你怎么不进去?”明月没心没肺,全然没有察觉到闫素素的异样。

“一会进去,明月,我有东西落子家里了,你去帮我取来,一直想送给拓跋王子的东西,就在我衣柜里的那个箱子里,有一把铜锁,你去拿来。”闫素素无非是想支走明月。

明月闻言,纳闷道:“铜锁,王妃你送拓跋王子一把不值钱的铜锁做什么?我们不是拿了金如意和金凤凰了?”

“去吧!”

“那……好吧,那王妃你要在这里等奴婢哦!”明月不疑有他。

“恩,自然的!好了,你快去,把如意和凤凰给我留下。”

明月以为闫素素是要进去送礼,便笑呵呵的把就夜明珠金如意和彩丝金凤凰交给了她,然后转身出了茶楼,回去取“铜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