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19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21 2016-03-10 20:06:28

  第119章

只听得雨燕道:“这大小姐,还真经不得说,前几日我家主子无非是说她以后就孤身一人了,她就开始哭,哭的不可开交的。”

“大小姐从那后,就开始绝食了吗?”另一个丫头好奇的问道。

雨燕道:“可不是,她哭的我家主子心烦,就是数落了她几句,那天晚上起,就不肯吃饭了,随便她吃不吃,死了更干净,免得我每天还要分身照顾她,你不晓得这大小姐平素里看着温柔文静,这伺候起来有多费劲,哎呦我这手胳膊还疼的厉害呢!又不是瘫了,这每天上床下床却都要人搀扶着,真当自己是娇小姐了,大夫人死后,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闫素素听的身侧的拳头微微的捏了紧,早就知道把闫玲玲放在云翠院绝对不妥,只是没想到,对于一个丧母失妹的可怜人儿,俞氏居然可以这般刻薄。

想必闫玲玲每日在李氏的刺激下,根本就没有办法恢复心情,非但恢复不了,反而变本加厉的严重起来。

长此以往下去,只怕闫玲玲会得封闭症,然后郁郁寡欢而终。

闫素素想着,心情沉重起来,看着雨燕她们走远,她自假山后的小道饶了出来,进了云翠院的院门。

院门口,闫凌峰正在舞剑,看到闫素素过来,他停下了练剑,嘴角勾着一抹温暖的弧度,迎了过来:“知道你今天要回来,没想到一大早就来了。”

“呵呵,起的早,便来的早了!哥,二娘呢?”

“娘这会儿不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许过会儿就回来了!——你来找她?进里面坐吧,晨露较寒。”闫凌峰说着,将闫素素往屋里引。

一进去,闫素素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药香,想必是闫玲玲的药。

“大姐呢?”

“在西阁那边,你要去看她吗?我领你去。”

“恩!”闫素素本来就是来看闫玲玲的,而且在刚刚听到雨燕的话后,她心里更是多动了一个念头:把闫玲玲接走。

和闫凌峰从东南耳房进去,绕过后花园,便是西阁。

一路行,闫素素忽然想到了白雪公主的嘱托,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哥!”

“恩?”

“你可有心上人了?”

“呵呵,怎么的,素素想给哥哥做大媒?”

“呵呵,倒不是我,前几日进宫遇见白雪公主,她叫我问的,哥,你对她可有意思?”

闫凌峰步子一顿,脸色一黑:“她叫你问的?她还说什么了?”

当日白雪公主说的是什么鸟话,闫素素也没都记下,但是记下的几句,倒是没有忘记:“说是她正打算和皇上去说,让他给你们赐婚,若是你有了心上人,她也许你娶你的心上人,但是娶进来后,那个人只能做小的,而且一个月,他只能去那人房里三次,其余时间都要陪白雪公主,还有她不喜欢和婆婆住在一起,所以不是她下嫁,而是招驸马,成亲后你们就搬出来住,其余的我听的七七八八八,还真的记不全。”

闫凌峰冷笑了一声:“哼,她的算盘倒是打的好,素素,这件事情你不用管,我自己会处理。”

“要不要我找皇上?”

“未到必要,不用!”闫凌峰所谓的未到必要,闫素素大抵知道,未到这个白雪公主无理取闹说不通礼去找皇上强行赐婚的地步,就不用去惊动皇上。

闫素素给了闫凌峰一个安慰的笑容:“哥,她估摸着是小孩子脾气,一时兴起,若是你同她讲明一些,她许就断了念想。”

“恩!——到了。”说这话,已经到了西阁,“前几日蝶谷仙一日至少会来一次,这几日,总也不见他,大姐已经绝食好几日了。你进去劝劝,她也许还会听,我命人给她早膳来,你哄着她多少吃点。”

闫凌峰绝对是那种外冷内热的类型,虽然平素里对她们这些姐妹从未表示过什么关心的态度,但是到了关键时刻,还是个合格的兄弟。

闫素素微笑着点点头:“恩!”

推门而入,屋子里除了一股子药香味,还有一阵子闷热劲。

闫素素柳眉微微蹙起,一进去,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了临近的几个窗户,让新鲜空气进来,将浑浊灼热的气息排出去。

陡然进入的凉风,惹的床上的闫玲玲一个瑟缩,闫素素近前,瞧着闫玲玲憔悴苍白的容颜,心口隐隐的揪着:“大姐,是我。”

闫玲玲的目光空洞无神,好似不认得闫素素一般,只是缩着身子瑟瑟发抖。

她的被褥很单薄,闫素素不知道是闫玲玲自己要求的,还是二娘俞氏虐待她。

这般的闫玲玲,当真惹人心疼,闫素素轻轻叹息了一口,打开了房内的衣橱,取了一件厚实的披风盖在闫玲玲身上,幽幽道:“大姐啊,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了。”

闫玲玲依然目光无神的注视着同一个方向,好似没有注意到闫素素的到来。抑或是她在心间,就排斥任何一个人的靠近,是以忽略了任何一个人的存在。

闫素素在房里呆了好半晌,和严玲玲说了许多话,她都不做任何反应。

直到闫凌峰亲自送粥膳进来,闫素素才一脸担忧的问道:“哥,大姐这样多久了?”

“两天前开始的,不知道怎么了,一直都这样。”

“是不是……”想了想,这下半句“二娘做的怪”还是没有问出口,毕竟闫凌峰是二娘的儿子,怀疑二娘,也不能当着闫凌峰的面。

闫凌峰却是猜到了她要说什么,道:“我不敢说这事和我娘没有关系,但是现在说这些都没用,大姐继续这般下去,必死无疑,爹昨日也来看过了,爹哄着,大姐也依然是这模样,爹最活说了,强灌都要给她灌下去吃的喝的,等等吧,等看看今天蝶谷仙来不来,许他来了,大姐会有转机。”

正说着,房门忽然被叩响,一眼看去,之间一个白衣翩跹,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站在门口。

说曹操,曹操居然就到了。

蝶谷仙一进来,礼貌温和的对闫凌峰勾了勾嘴角,后看向闫素素,目光含笑温柔。

这赶的当真是巧,闫素素忙上前拉住蝶谷仙的手,将他拉到闫素素的床边:“大姐,你看谁来了。”

“玲玲,是我!”蝶谷仙的声音温润如玉,床上一直如同中了定身术没有半丝半毫反应的闫玲玲,忽然转了眸子,惊喜的看着闫素素身边的男子。

“你终于来了。”伴随着这句话的,是闫玲玲落不尽的眼泪!

闫素素当真是疼惜闫玲玲,也替她觉得遗憾,若是蝶谷仙不是心有所属,能够接受闫玲玲,那蝶谷仙不失为闫玲玲最好的归宿,只可惜,蝶谷仙对闫玲玲只有怜,没有爱。

“哥,我们都现出去吧,把这粥放过去!许大姐肯吃了!”看闫玲玲方才的反应,蝶谷仙给她喂食,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