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07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70 2016-02-27 20:02:27

  第107章

元闵翔错愕一下,从没有见过这般不矜持的新娘子,他的女人,还当真特别。

不舍得真的饿着他,他上前拿了喜秤挑起了闫素素的喜帕,当那张艳红的容颜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有那么一刻真想笑,第一次见面之时,他还记得她的整个脸,就和个现在一般,红的像猴子屁股一样,但是当那些红红绿绿都抹掉后,便再也遮不住她的光彩逼人,许对她心动,就是从看到她素颜的那刻起。

上前,他的大掌,不由自主的抚上了她的红唇,慢慢的摩挲着,摩挲着,直到将她唇上才唇脂抹尽,露出她本来的唇色,他再也忍不住,俯下头,吻上了她的唇。

闫素素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不对了,明明饿的要命,明明挑起盖头后看到外厅一桌子的美味佳肴的时候想冲上去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可为何当他冰凉的带着薄薄酒香的指腹抚上自己红唇的时候,她像是着了魔怔一样,居然忘记了躲避,甚至忘记了饥饿。

直到温热的呼吸,被他尽数喊入唇齿间,直到舌尖品尝到他口中浓郁的酒香,她才猛然还神,一把推开了他,如若不是双颊的红妆遮掩,怕是很容易看出来,她现在脸烧红的如天边的云霞。

“我饿了!”她故作镇定的忽略刚才的一幕,平静道。

元闵翔嘴角微弯,牵起了她的手,朝着外厅走去:“去吃饭!”

闫素素正要坐下,却被元闵翔一把拉住,带到怀中,然后,他抱着她,坐了下来,将她稳稳的置放在双膝之上,一个暧昧又温暖的姿势。

室内温度,因为这个亲昵的动作,陡然上升了不少,闫素素轻轻摆动臀,想要挣脱,元闵翔却紧紧的按着她,在她耳边吐气沙哑:“别动,乖!”

闫素素浑身一僵,只因为感受到了臀下某处,顶着一块坚硬。

她不敢再乱动了,当务之急,还是先祭奠她的五脏庙吧。

交杯酒,被闫素素自动忽略,涂着大红蔻丹的葱指,执起玉箸,朝着桌上丰盛的晚宴袭去,毫无形象的大吃起来。

闫素素敢保证,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活生生的被饿成这样。

上次跳河逃难,醒来饿的肠胃纠结,好歹也是昏迷着饿过去的,不用忍受那个过程,现在不同,她是清醒着,活生生的被饿了整整一天,这对她而言,简直是惨无人道的虐待。

以为家里是开中医馆的,所以很懂得养身,从小到大,父亲就教育她一日三餐不能少,早餐暖胃,午餐饱腹,晚餐养身,所以从她有记忆开始,她都一直保持这一个良好的习惯,无论工作学习多忙,无论身处何处,一天三餐就算只有饼干开水,也是必不可少。

身在二十一世纪这个繁忙的世界,谁没有个缺餐短饭的时候,只她敢保证,她一餐都没有少吃过。

所以她那个习惯了一天被喂饱三次的胃,经不住这般的折腾。

她吃的不能算狼吞虎咽那么夸张,但是说她是大快朵颐,毫不为过。

元闵翔从来没有想过,平素里平静淡然的闫素素,居然也有这么活灵灵的一幕。

她的不雅吃相,并没有让他心生厌恶,自然,他不讨厌女人的这种吃法,只因为这个女人是闫素素。

因为这个女人是闫素素,是他心心念念的喜欢的女人,所以他非但不讨厌她的吃香,反倒觉得她这样“野蛮”的吃香,生发出一种别样的可爱迷人。

闫素素酒足饭饱后,才发现元闵翔一双黑眸,一直宠溺的看着她,直看的她脸红心跳呼吸都有些紊乱起来。

“看什么?”她嗔一句。

他轻笑起来:“原来,我的王妃,有时候还是头小猪。”

闫素素不以为意:“你饿了,也这样。”

“呵呵,我饿了,绝对不会这样。”

“你是现在说的好听。”闫素素不认为,一个极端饥饿的人,在美食面前还能保持冷静和理智。

“我饿了,不会变成一头小猪,而是会变成野兽,看到猎物,就生吞活剥了。”他的眼神里,闪着某种隐讳的光芒,闫素素的心口忽然突突狂跳起来。

此刻亲昵的动作,也因为她对元闵翔的话做了口扩充联想,而变得更加的暧昧灼人。

她轻轻摆动了一下身子,不敢太大幅度:“放我下来。”

“交杯酒还没有喝,你急什么!”说罢,他以环抱着她的姿势,一手握着白玉雕花酒杯,一手执着白玉雕花酒壶,斟了一杯酒,满满当当。

倒满酒,他执起酒杯,将杯子送到闫素素嘴边:“喝吧!”

闫素素本能的问了一句:“不是交杯酒吗?”

他轻笑,带着几分狡黠和坏意:“你喝就是了!”

闫素素动了动嘴皮子,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乖乖的把所有的疑惑吞入了腹中,乖乖的张开了口,她想,或许天元王朝的交杯酒,就是这样喝的。

一口酒抿入口中,她正要吞下去,后脑勺忽然被大力的扣住,推向了元闵翔的脸。

下一瞬,红唇被霸道的摄住,而檀口里未及咽下的酒,也因为唇齿被撬开,而尽数灌入了元闵翔口中。

在闫素素尚未反应过来之时,元闵翔已经心满意足的松开了她,舌尖轻轻的舔过她的唇角,将残余的酒液卷入口中。

“这样的交杯酒,喜欢吗?”

“你……”闫素素抬手,有些羞恼的指点向元闵翔。纵然有妆容掩饰,也盖不住她已经红到了耳根的绯色。

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一把轻柔的握住了她纤细的手指,他哑着声音,充满情欲的看着闫素素:“我们,洞房好吗?”

闫素素红到耳根的绯色,因为他这个请求,一瞬间红到了脖子根。

她没有答话,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给了他一个沉默的态度。

“不反抗,就是答应了?”他欣然,满面喜色。

闫素素这次,嘴角微微的勾动了一下,给了他一点反应:“把等灭了。”

元闵翔的喜悦,到了无以附加的地步,从来不会说甜言蜜语的他,居然也认真八经看着闫素素的水眸眸子,深情的来了一段:“恩,今天晚上,我会好好疼你的。这辈子,我都会好好疼你。我每年会疼你三百六十五天,每隔四年,多疼你一天。”

闫素素扑哧一下笑了,虽然这个妆容让她的笑容打了折扣,但是看在元闵翔眼里,她是淡妆浓抹总相宜,九天仙女下凡尘,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美到让人心醉。

情欲排山倒海袭来,他一刻钟都不能够再忍受,抱着闫素素大步走向梨花木镂空百子图大床,他近乎是迫不及待的把她放在床上,然后,一层层的揭开她的衣衫……

“灯!”拉高了大红喜被,遮住已经半裸的身子,闫素素轻嗔了一声。

元闵翔抬掌,掌风袭向桌上红烛,下一刻,他俯身下来,拉开了她裹住娇躯的被子,然后,准确无误的找到了她吐纳着芳香酒气的薄唇,轻轻含住,轻揉慢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