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95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24 2016-02-15 20:04:45

  第95章

上了二楼,许是因为五人衣着华贵,是以一上去,围观的人就自发自的给她们让出了一小个圈儿,闫素素被元闵翔牵着,走在前头,一进去圈子中央,眼前的情景,让闫素素有些吃惊。

弹琴的男子,是很俊逸,甚至俊逸到堪称美丽,但是却居然是一个没有左腿的残疾男子。

男子完全沉浸在音律的世界里,似乎并未察觉到周围的人群,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着琴弦,长长的睫毛在那张俊逸的容颜上,形成了诱惑的弧度。

人随音而动,偶尔抬起的头,让人呼吸一紧,好一张宛若谪仙的脸!

上午温柔的阳光,透过密密的人群,打在他沉静美好的如同花朵一样的脸颊上,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并不阳光,却很温暖。

他的曲子很是欢乐,阳光落在五弦琴上,给黑色的琴弦渡上一层金色的光晕。

他的手指很漂亮,修长而白皙,就算不听曲子,光是看他撩拨琴弦的动作,都让人迷醉。

乐章上了高潮处,戛然而止,只留下一窜突兀的停止符。

“怎么不弹了?”有人出声问道,有些心急。

那弹琴的人,却只是悠悠然的眺望着天际的太阳,然后单手撑住了地面站了起来,跳着一只脚离开了。

琴,被留在了原地,没有拿走。

“喂,你的琴!”这把五弦琴,样貌古朴,琴音铿锵,绝对是一把绝世好琴,这人怎么不拿走,不怕被人踩坏了吗。

“送你吧!”他的声音,飘飘渺渺的从楼梯上穿了过来,闫素素楞了一下:好一个怪人。

白白得了一把琴,本该是件高兴的事情,但是想着这弹琴之人残缺了的左腿,这把琴抱在手里,居然有些沉重起来。

“怎么了?”元闵翔握着她的手,看着她有些落寞的神色,关切的问道。

“你认得他吗?”

元闵翔皱了皱眉头:“认得,怎么了?”

“真认得?”闫素素忽然激动了起来。

对于她陡然的激动,元闵翔很是不满:“你就不能不在我面前这么关心另一个男人吗?你就不能不为别的男人露出那样的表情吗?”

闫素素被他这一番带着浓重醋意的言论,给怔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她忽然猛一把从他的手心里抽回了手:“神经病!”

“你说什么?”古代没有神经这个词,是以元闵翔知道闫素素在表示不满,但是不知道她具体的在表达的是个什么意思。

闫素素斜他一眼:“闵王爷,别说我们尚未成亲,就算成亲了,我的人生自由还是掌握在我自己手里,若是我身边的任何一个男子,以及我问及的任何一个异性都会让你变成如今这般忿然模样,我想我总有一天会把你气死,因为你不要指望我会三从四德,只围绕着你转圈子的拉磨骡子。”

并不是故意挑衅他,只是闫素素觉得他的吃醋范围未免也太广泛了,这种广泛,不仅仅是霸道而已,已经开始变成了侵略。

元闵翔闻言,脸色一片铁青,一双水墨黑眸,一瞬不瞬的瞪着闫素素,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命令:“我也送你一句,别说你已经是我认定的女人,就算你是别人强硬塞给我的女人,你的人生自由在定亲的那刻起,就只属于我一个人,你的身边只能是我,你的心里只能有我,你的眼中只可以是我,别的男人,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我会让你成为三从四德,只围绕着我转圈子的拉磨骡子。”

两人之间,本来还不算太坏的气氛,如今劝转了剑拔弩张,知道拓拔岩看到了这边似乎有些不对劲,过来插了句话,才将这股剑拔弩张转为了虚与委蛇。

“怎么了,两人都板着脸,吵架了?”拓拔岩试探的问道。

“怎么会,素素问我,这把琴该如何处置,说不能无功受禄,我在劝她既然收下了,就安心收着,好生看护这般琴就可以了。”

就算让任何人知道两人是在斗嘴,元闵翔也不想让拓拔岩知晓,只因为早成语比赛的那会儿,他就看了出来,拓拔岩对闫素素有情。

拓拔岩信以为真,认真的看着闫素素手里的琴:“画舫在江河之上,方才那弹琴者估计也还在画舫上,若是真的觉得无功不能受禄,就把琴去送还给他便可,我派人去打听他住哪一间。”

“他不会要的。”闫玲玲的突然开口,倒是让所有人都出乎意料了一番,只因为今天一日,除非是迫不得已,不然闫玲玲都不曾主动开口说过一句话。

闫素素追问:“大姐,此话怎讲?”

“你们都不认得他吗?他是京城四公子之一的残月公子,听说他的琴技超群,随时随地都背着一面古琴,但是弹完之后,那琴就会被他弃之原地,有人想要便要,不想要就一直丢在远处,京城里不是有句话吗,跟着残月公子走,古琴源源不断有。”

什么怪癖,闫素素还真有些被郁闷到了。

闫玲玲说罢这番话,闫妮妮紧跟着接了口:“素素,这琴你不要,给我好了,一看就是把上古好琴。”

说罢,上来就要来抱闫素素的琴,却见闫素素轻巧一躲,淡笑一声:“二姐若是喜欢,大可以跟着那残月公子走,这把琴,既然是送了我,我就没有转赠的道理。”

不肯相让,不是因为一把琴的缘故。

而是这么高雅的琴,若是送给了闫妮妮这么庸俗的女人,闫素素会觉得糟蹋了古琴,糟蹋了残月公子那脸上和煦如春风的笑容。

吃了个鳖,闫妮妮只觉心中愤懑,想发作又碍于今天的场合只能忍耐着,不过这不代表她真就是那么个忍气吞声的人儿。

“素素,你也不能白白得这把好琴,残月公子估计还在船上,不如你演奏一曲,当时答谢他。”

“妮妮,你做什么?素素是闫府的三小姐,怎么可以像个街头卖艺的当众演奏呢?”

闫玲玲低喝了闫妮妮一声,一双眉目,狠狠的剜了闫妮妮一把,闫妮妮却只当看不到,继续道:“不如接了他方才的曲子弹,为了把你打造成一个十全十美的女人,爹不是有特地请琴师教过你琴技吗,方才那曲子,想必也有教授给你过。”

一个“打造”两字,就好在现代,指着一个人说“你的鼻子是隆过的,你的胸是做过的,你的眼睛是割过的,你的颧骨是削过的,你全身都是做过的”一样让人觉得难堪。

只可惜,她想以此揶揄闫素素,怕是这如意算盘打错了,因为闫素素压根就不在意。

而且对于当众表演的这个提议,她也并不推拒,大方的将古琴放在地上,她学着方才残月公子般席地盘腿而坐,把琴架上膝盖,手指拨弄琴弦,弹奏的,恰是残月公子所写弹的曲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