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91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87 2016-02-11 20:02:05

  第91章

闫素素的一番话,让小雅哑口无言,却又气愤交加。

本是要控诉闫素素一番,破坏掉闫素素在拓拔岩心里的地位,但是在这一刻,她却发现自己完全说不过闫素素,非但说不过,而且在拓拔岩面前形象被破坏掉的,怕不是闫素素,而是她自己。

本该灰溜溜的回位置的,但是她就是不甘心。

于是压下了这股子怒气,道:“既如此,是我理解错了,你就帮我解答这第二个对联吧,这第二个对联,上联福如东海,海阔大,老大人,人寿年丰,丰衣足食,食的佳肴美味,位列三台,台享荣华富贵,贵客早应该来,来之是理,理所当然!”

若是说上一幅是在暗骂闫素素,这一副,则是在讽刺身在官场的闫丞相了。

这回,小雅的气势是十足的,怕是她以为闫素素绝对对不上这个对子,只能教她白白骂了自己的爹爹去,却不想闫素素只是思索了片刻,即可接口。

“貌若鲜花,花有毒,毒妇人,人面兽心,心田不好,好个乌龟杂种,终究会死,死无葬身之地,地基未打莫来,来之后悔,悔之晚矣。”

小雅那快要吐血的表情,闫素素是尽收眼底,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转瞬,又画作客套的笑意:“怎么样?小雅姑娘,我这对的课工整?”

小雅他的脸像猪肝一样的红,眼睛里瞬间冒出许多血丝,鬓角的头发随着呼吸一颤一颤地,全身都在微微的地发着抖,眼里似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站的近了,甚至还能听到她牙齿咯咯打颤的声音,看来是气的不轻。

只是即便是气的不轻,闫素素已经说了,她这回对的是处联子那人,小雅也无从发作。

不但无从发作,还要“由衷”送上赞美:“对的可真好,三小姐果然是好才华,回头再看到那老头在街上卖弄,我就去杀杀他威风。”

“小雅姑娘过誉了。”闫素素敲到好处的谦虚,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沉静又优雅,优雅中又带着疏离淡漠的味道,好似一朵盛开了的水仙花,美的让人心旷神怡,却又不敢随意亵玩。

小雅两轮下来,气势算是彻底的给闫素素灭了,歌舞继续上演后不久,她就称饿了回房用餐,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了出去,路过闫素素身边的时候,她抬眼看了闫素素一眼,眼神里对闫素素的那种恨意,几乎要把闫素素给撕碎了。

闫素素坦然承受之,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

晚宴到深夜才结束,临走之前,拓拔岩和王爷单独说了几句话,闫素素瞧见王爷脸上满是喜悦之色,好像比那药材生意拿下来还要开心的样子,频频点头,一直说好好,我安排,我安排。

回去路上,闫凌峰问起了刚才的事儿:“爹爹,安排什么?”

闫丞相满面春风,笑道:“怕是我们家要三喜临门了,这药材生意给谈下来了,素素过几日要出嫁了,现在这拓跋王子,居然看上了玲玲,要和她约见一面,同游一日京城。

这拓跋王子也极是心细,想的非常周到,说是怕到时候玲玲一人赴约,女孩子家和男人单独相处,难免羞涩害怕,所以一并邀请上素素和妮妮,给玲玲撞撞胆儿。

素素,就在明日,你明日可有安排?”

闫素素秀美微蹙起:“爹,你答应了?”

“自然!”闫丞相还说的很骄傲的样子。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难道真的是无可逃避的吗?闫玲玲明明放心早有所属,却因为大娘李氏的“算计”,不得不蓄意讨好拓拔岩。

初一晚宴赠礼献舞之后,拓拔岩再未来过闫府,闫素素还庆幸索性拓拔岩没有看上闫玲玲,闫玲玲还有选择自己幸福的机会,可如今看来,幸福又再哪里?

她真是太傻了,她怎么会以为拓拔岩对闫玲玲没有动心呢?

以闫玲玲的倾城之姿,试问世上有哪个男人不会动心?

怕是柳下惠,见到闫玲玲的回眸一笑,也会把持不住吧。

拓拔岩不是柳下惠,他是王子,能在他身边的,也只能是优秀的女子。

而对于优秀这两个字,闫玲玲是绝对担当的起的。

美丽动人,身份高贵,贤淑得体,才情超绝,只怕拓拔岩会不动心,都难吧!

这样的女人,怕拓拔岩不动心,都难吧!

一路上,车子晃晃悠悠的往前咕噜着,闫素素的脑袋里,莫名的涌起大朵大朵的悲凉。

这种悲凉如同一颗茁壮发育的苗儿,浇灌了加速生长的花费,短短的时间内,就在她心里生根,发芽,开枝,散叶,到最后,挂下许许多多的树藤子,戳的心里每一块肉都疼。

为了缓解这种疼痛,闫素素只能闭上眼睛,腾空大脑,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去思考。

迷迷糊糊间,尽然睡了过去。

等到再度醒来,车子快要接近闫府了,闫凌峰见她睁开眼睛,关切的问道:“累着了吧?”

闫丞相也过来问道:“是太晚了些,再熬熬,就到家了,回头上床睡,免得着凉。”

闫素素干干的扯了扯嘴角,想对他们笑,却自己都能感觉到,笑容又多么僵硬。

“素素,你怎么了?是不是太困了?”

“爹!”

“恩?”

闫素素好想问,大姐可不可以不去那个约会,因为大姐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

可是她却清楚了然,问了也等于白问。答案其实是很清楚:不可以,她不可以不去,她也不可以喜欢上除了我给她安排之外的男人,让她死了这颗心吧。

如果没有拓拔岩,蝶谷仙或许会被丞相当做乘龙快婿,但是和拓拔岩一比,一个江湖游医,就算医术如何高超,就算在丞相的说服下能进宫当御医路朝为官,最多也就能升个五品太医丞。

这个地位,如何和拓拔岩的王子地位,未来的王上地位相匹敌?

说了,不过是不守了闫玲玲那边的信用,出卖了闫玲玲的小秘密,外加让闫玲玲挨丞相一顿骂,一顿足够让闫玲玲哭的死去活来责骂。

哎——“爹,没事,就是想问下,拓跋王爷身边的女人,你知不知道是谁?”

“问这啊,怪不得脸色这么难看,哼,这次拓跋王爷进京,带了五十多人,具体是谁,我倒不知道,女眷带了七八个,我只知道有高云公主在列,其余人一概不知。”

“今天这人,不会是高云公主吧?”闫素素问道。

“不会,高云公主我曾见过一面,身材比较高大,在战场上是巾帼英雄,绝对不是今日见到的那娇小模样。”

“蒙得儿还有别的公主吗?”

“多如牛毛,可汗妻妾八十余人,每个都给他诞下过子嗣,除却拓跋王子和高云公主,另外还有十个王子,就是多个公主,怎么?你是怀疑今日的小雅,是其中一位公主?”

闫素素点点头,继而转向了少言寡语的闫凌峰:“哥你觉得呢?”

闫凌峰也颔首表示同意:“不是公主就是宠姬了,但宠姬怕是没这么大的胆子,估计是公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