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83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44 2016-02-03 20:04:24

  第83章

“闵王爷的,大婚在即,你不用这般心急吧!”有人笑道。

“美人在怀,是不是格外惬意。”有人继续。

闫素素只觉得脸一阵红一阵白,不由的挣扎起来,无奈元闵翔手劲却极大,把她抱的紧实,不让她挣脱半分。

“放开我!”碍于场合,闫素素不好和他撕破脸孔来,只能压抑着怒意,低声呵斥道。

元闵翔却只当看不到她压抑的怒意,感受不到她抗拒的挣扎,只是有些无赖的在她耳边道:“你刚才和我说什么?离的有些远,这屋子里又有些喧哗,靠的近些,本王才能听到。”

闫素素哪里还有心思和元闵翔说事,只想着赶紧离开,离开他的怀抱,离开他的膝盖,离开闵王府。

“没事了,我没事和你说,你放开我!”

闻言,元闵翔脸上,染了一层得意的笑容:“既如此,那就专心献上歌舞吧,马头琴,在京城可是难得一听的。”

马头琴演奏,对这些中原人士来说,确实是新奇奇特。

但闫素素生在二十一世纪,通讯媒体如此发达,此类表演,她在电视上早就见怪不怪了。

而且因为非典那一年去西藏舅父家住了两个来月,所以也常常听舅父弹奏马头琴,故而虽然觉得弹奏着弹的非常好听,却并不觉得是难得。

也就是说,她不想听了。

“我要回去了,我娘还在等我。”

他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把她的素手纳入宽厚的掌心,另一只手,紧紧压着她的腰肢,不让她挣脱,唇,微微撅起:“嘘,好好听,你的出现,已经打断这场表演,要走,只少等这场演奏结束,不然,就太过无礼了。”

无礼的到底是谁?闫素素很想问。

堂而皇之的拉她入怀,众目睽睽的对她非礼,霸道蛮横的不许她离开,这无礼的人,到底是哪个?

终究,她没有问,不是因为怕他,而是因为琴音落了,一曲罢了。

他倒是守信,放开了她。

闫素素一刻都不想留下,太丢人了,就算是在现代,男女之间在大庭广众下亲密如此,也是不雅的行为,伤风败俗的。

她红着脸,对大家道了别,就匆匆往回走。

从边上小道往下走的时候,她接收到了一抹异样的目光,微微侧头去看,见是那探马头琴的女子,面上上方的一双美眸,正看着她。

闫素素对那女子微微一笑,便转开了目光,继续往外走。

主座上,元闵翔的目光,从始至终,好整以暇的追随着她的背影,细细算算,离出九,近了。

离开了闵王府,闫素素是步行者回家的,走在路上许久,凉风凌烈的吹拂在脸颊上,却依然不能吹散她脸上烧红的云霞。

走了许久,才终于回了丞相府,一回凌云院,就见着俞氏在陪王氏说话,看着两人谈笑风生,相处甚欢,闫素素倍感欣慰。

“二娘,你回来了?”

俞氏看到闫素素,笑着迎了过来,热络的拉住了闫素素的手:“听你哥说你出去了,我下午回来后,怕又和你对不上了时间,就特地过来在这等你,顺道和你娘聊几句。”

闫素素轻笑一声,随着俞氏走回了桌边落座,柔声道:“昨夜去了趟大娘那,回来后爹爹又有事和我商量,一来二去弄的太晚了,才没有过去二娘处,望二娘原谅。”

俞氏并未介怀昨晚的事情,而是一脸媚笑的看着闫素素:“哪里的话,二娘哪里会怪罪你,素素,二娘昨夜叫你过去,无非是有件事,要当面谢谢你。”

闫素素明白,这件事,怕是二娘的兄弟升官的事情,当日随太后去西陵,她向皇上,替二娘的兄弟求了一个京官职务,虽然不知道那人现在被安排了什么具体职务,但是从二娘对她娘以及对她的态度来看,估计这官儿,让她们俞家脸上很有光。

“二娘有何事要谢我?呵呵!”闫素素只当不知道,有些事情,你道破了,就又邀功的意味。

俞氏放下了茶杯,亲昵的拉起了闫素素的手:“我大弟这次能从南平调任京城,二娘知道,这里头都是你的功劳,二娘这总想着给你道谢呢,不过是一直找不见好时机,今儿个,二娘可是给你带了个礼物过来,算是谢礼,你务必收下。”

说完,俞氏字荷包里掏出了一个玉镯子,送到闫素素手里:“这只花开富贵,是我弟弟在南平当官的这些年,有个乡绅送的,听说是价值连城,难得一见的宝贝,我大弟让我把它转送给你,借花献佛,权当感谢你的帮衬了。”

这些身外之物,闫素素并不眼馋,虽然眼前的这只花开富贵玉镯确实是好东西,虽然没有俞氏说的价值连城那么夸张,但是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宝贝,不过她并不贪图,浅笑一声,推却道:“二娘,礼太贵重,素素受不起。”

“受得起受得起,尽管收下。”俞氏十分客气的把玉镯塞到了闫素素手里,不等她换回来,就起了身,“我那头还有些事,要回去了,素素,收着吧,这都是我大弟的一片感恩之心。”

王氏见俞氏这般执着,悄悄的拉了一把闫素素的衣袂,闫素素明白,俞氏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不收下,就显得自己不给她们俞家面子了。

一只镯子而已,算了,等哪日也回个礼过去,图个心安。

俞氏告辞后,闫素素就把玉镯递到了王氏手里:“娘,你收着吧,改日我们也挑拣个礼物,给二娘送去。”

王氏赞同的颔首,把桌子收到了袖袋里,看了眼闫素素,慈爱的问道:“下午去哪里了?”

闫素素柔柔展笑,把王氏有些凌乱的鬓发顺到耳后:“本是想给娘抓些安胎药的,后来跑遍了城里大小的医馆,都关着门过新年呢,所以后来去了躺闵王府,想着反正出来了,就顺道去问问闵王爷婚礼还有没有什么需要筹备捯饬的地方,然后就回家了。”

虽然对王氏撒了谎,但是闫素素知道,自己的谎言都是善意的。

今天下午出去,替王氏抓安胎的药,不过是幌子而已,实则,她是想去配一些堕胎中药,她知道,李氏醒来后,必定会需要这些。

想到李氏,闫素素脸色又有些凝重起来。

王氏闻言见状,以为她去闵王爷府,和闵王爷吵架了,不由的担心道:“和王爷没什么吧?婚期将近,可不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才是。”

闫素素轻笑着摇摇头,安慰她:“放心吧,娘,一切安好,我过去的时候,王爷还邀我一同看了马头琴表演呢。”

“马头琴?”王氏的脸上,现了几分惊喜之色。

“怎么了,娘?”

“呵呵,你还记得,娘曾经和你说过,娘小时候曾是生活在草原,你外公本来是一位普通的牧民,当时在草原上,天空碧蓝如洗,绿草延绵接天,兄弟姐妹们弹奏着马头琴跳着舞,好不惬意,呵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