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79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37 2016-01-30 20:02:10

  第79章

所以,把屋子里的李氏交给了闫素素后,她赶紧跑披上了披风,追了出去。

闫素素一人在屋,走到床边,伸手给李氏探脉搏,和上次一样,是火气过旺,烧了肺。

正要把李氏的手放回被褥里,猛然间,她像是觉察了什么一样,眉心一皱,忙把李氏的手在放到了脉枕上,仔仔细细的又诊了一会儿。

这次诊完,她的脸色白了一瞬,以为自己诊错了,忙接着又诊了一遍,然后,有些呆了。

尽然是:喜脉!

脉象虽然微薄,但是却不容忽视。

猛然间,她想起了倩儿昨儿个夜晚的话。

“主子怀孕前,一个月来个七八次,留三五夜;主子怀孕后,一个月一二十天的,都在此留宿,剩余日子,都在二夫人那,听大夫人房里当差的阿好说,上上个月,老爷就去了一次,上个月,索性是一次都没去大夫人那。”

可从李氏的微弱的喜脉跳动来看,这孩子,分明只有两个月不到。

如果从倩儿的话来看,上上个月,丞相大人就来了这一次,而上个月,索性是一次都没来过,两个月只有一次,一次中的,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在闫素素刚穿越来的时候,就知道丞相大人虽然不宠爱李氏,但是对她也是相敬如宾的,当时的李氏,也算是风光,丞相一月之中,至少有小半个月在她那留宿。

这样都不曾怀孕的人,现在两个月一次,居然怀上了,闫素素不得不怀疑,这腹中的胎儿的来历。

正想着,闫玲玲回来了,双眼通红,显然又哭了。

看到闫素素,她勉强收敛了脸上的悲伤难过之色,强扬了个笑容:“素素,我娘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安心休息就好!”闫素素回道。

“那就好,谢谢你了,素素,今天晚上的事情,若是可以,能不能不和爹说?”闫玲玲知道,以丞相大人现在对闫素素的喜爱,知道闫妮妮居然要冲过去打闫素素,定然不会饶了妮妮的。

闫素素明白她的心,也体谅她,再说她反正没挨打,自然也不想去吹什么耳边风,于是答应了。

临走前,她尚是犹豫,要不要把李氏有孕的事情告诉闫玲玲,想了想,若孩子真的是来历不明的,怕说出去,李氏就完了,她只能试探的问道:“大姐,爹这两个月,来的还多嘛?”

闫玲玲不明所以,如实摇了摇头,脸色落寞:“不怎么来,只留宿过一夜,白日里倒是过来过七八次。”

白日里,难道是丞相大人大白天的耕耘播种了?看丞相不像那种欲求不满,不分日夜的人啊。

“哦,白日里来,都是来找大娘吗?”

“哎,多是来看看我和妮妮,每次来,都是来看两眼就走,走个过场而已,娘那,他已经许久没去了。”

这么说,李氏腹中的胎儿,还真的暂不能透露,因为闫素素并不相信,丞相大人有这么厉害,之前十多年的床底之欢,都没让李氏怀孕,最近两月才一次,就中了。

而且,若是这两月,丞相虽然在这里过了一夜,但是那一夜根本就没有碰李氏,那现在把李氏怀孕的事情说出去,李氏岂不是完了。

回到了凌云院,丞相今夜似乎又在此留宿,不过并不像昨晚那样,和王氏早早的进了房间,而是和王氏边喝茶聊天,边等着闫素素。

一见闫素素回来,王氏赶紧迎了过来,一双美目,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确认她安全无虞,才把她牵了过来,到自己身边坐下:“怎么去了这许久,你爹爹都等了你好半天了。”

闫素素轻笑一声:“和大姐聊了一会儿,回来的有些晚了,让爹娘久等了。”

丞相慈爱的笑了起来,推了一盘精致的高点到闫素素面前:“尝尝,这是江南碧玉楼送来的糕点,皇上赏了两碟,送一碟过来给你们母女尝尝这天下第一名点楼做的美食。”

“天下第一名点楼?”闫素素好奇的问道。

“天下富商余杭姚旗下一店,还有天下第一绸缎铺,天下第一绣庄,天下第一玉石屋,这四大产业的资产,加起来可抵得上十个国库,余杭姚也当之无愧成了天下第一富商,他生意能做这么大,自然也要靠皇恩笼罩,所以每年过年,都会进贡一些东西上京。”

丞相大人说的倒是详细,闫素素笑着只当听听,并没有记进心里。

素手捏了一块洁白如雪的精致糕点放入檀口之中,细细品尝,顿觉得满口奶香在嘴里蔓延,味蕾瞬间被打开,那浓郁的奶香,无处不在的侵袭着口腔壁,一种软软的东西,在舌头上化掉,融成了汁液,顺着食道,落了腹中,在喉咙口,都充盈了一股奶香味。

怎么做到,这糕点,根本不用咀嚼自己就化掉了,而且一点都不甜腻,化掉后,就觉得像在和牛奶一样。

她只觉惊讶,美好的味道,让她忍不住赞道:“太好吃了。”

“呵呵,这糕点,叫做芙蓉琼脂糕,听说一点面粉都没用,都是用牛奶烧开后,上头那层奶皮做的,一公斤的牛奶,只能做那么一小块芙蓉琼脂糕,好吃吧,来,红梅,你也吃点。”

王氏受宠若惊的接过丞相递过来的糕点,虽然自怀孕后,丞相对她的态度就又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她并没有恃宠而骄,在丞相面前,依然是当年那个温顺可人的小丫头。一点点的宠爱,都能让她感激不尽。

含了一口芙蓉琼脂糕,王氏也觉好吃极了,连连夸赞:“当真是此味只因天上有,人间哪的几回吃。”

“呵呵,你们娘俩儿这么喜欢,待到余杭姚在京城开一家碧玉楼分店,我就天天命人去买这芙蓉琼脂糕。”

丞相对这对母女的宠爱,溢于言表。

王氏忙谢恩,闫素素也对丞相表示了感谢,随后随口问道:“那富商要把生意做到京城来吗?”

“据江南的同僚说,他有意要在京城壮大事业,估计正月后,应该会来京城开店,听说,店址都选好了,就是原来那五福楼。”

“五福楼,这么五福楼生意这么好,福老板也舍得卖掉?”王氏虽然足不出户,但是对于京城的名楼名店,多少还是有些耳闻的。

丞相笑道:“红梅,有钱能使鬼推磨,怕是这余杭姚给了福老板一大笔的银两,才能买下五福楼那样的好地段。”

从古至今,这道理绝对是亘古不变的,有钱能使鬼推磨。

闫素素轻笑了一声,只要利益勾大,再是有原则的人,估计都会断了坚持。

思及此,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二娘俞氏那,忘记去了。

看着天色尚未深,她赶忙起身:“爹,娘,二娘说有些事要与我说,瞧我这记性,居然都给忘记了,我得赶紧过去一趟。”

王氏见状,忙过来拉她:“叫倩儿过去说一声就可以了,你爹也有事和你说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