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75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409 2016-01-26 22:04:13

  第75章

“知道了,娘!”这次,不等王氏说完,闫素素就答应。

她自然知道,宁与人交好,不与人交恶这个道理。

她自然知道,她们和李氏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

她更知道,她母亲在担忧什么。想必是怕李氏怀恨在心,蓄意报复,于她们不利,于腹中的小娃不利。

为了母亲,闫素素这次忍了。

李氏那头责骂闫玲玲的话音刚落,闫素素就上前给她和丞相福了个身,虽说是道歉,语气却并不低下:“爹,大娘,今日是素素挑起的事端,坏了大姐的好事,大娘莫气了,素素给你道歉了。爹也莫气,我和那拓跋王子有过一面之缘,爹和拓跋王子之间需要个斡旋人,我想他可能会卖我三两分面子。”

闻言,丞相面露喜色,急道:“真的?”

“遇刺遭难,曾蒙拓跋王子相救,一起吃过顿饭,交谈过几句。也算有点交情。”知道要丞相消气,这是最直接快捷的办法,而丞相若是消气了,代表的是什么,代表的是李氏没有资格再冲闫素素发火了。

果然,丞相闻言,忙一把拉住了闫素素的手,不住的温柔的拍她的手背:“好孩子,爹就说怎么拓跋王爷一开始总是看你,原来是认得,席间怎么不说呢,既然是熟人,那就好办事了。爹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有求于拓跋王子,就是一点小事,不如这样,明儿个,你随爹爹一起去驿馆拜访拓跋王子,可好?”

闫素素自然说好,孝顺的模样,让丞相心中欢喜,转而对李氏道:“今天的事,你也有错,不要再骂玲玲了,方才摔了一跤,请大夫来看看,还有,像刚才的话,下次别教我听到,什么叫素素不知道是不是闫家的种,说话也要有个分寸,这么大年纪了。哼!”

李氏哑口无言,只剩满腔怒火。

俞氏幸灾乐祸,添油加醋道:“就是,大姐啊,这话要是教别人听到了,又信以为真了,老爷可是白白给戴了顶绿帽子,王妹妹和素素也白白受了委屈呢!”

“你……”一口气淤积在李氏嗓子眼,进不去,不敢出,她只能生生憋着,少卿,只觉得后头一阵腥甜,一咳嗽,尽然喷出了一口血来。

有句话叫做,做做不死人,气要气死人,想必说的就是李氏如今的境况。

李氏吐了血,大家也就各自收敛了,手忙脚乱的把李氏抬了回去,由闫素素亲自给李氏把脉看诊,李氏倒也配合,并未抗拒,想必多多少少,还是怕死的。

诊脉结果,气火过旺,开了几贴败火安神的药,闫素素就告了辞。

往凌云院走的路上,遇到了一个人,借着昏黄的路灯,闫素素看清了那个站的有些僵硬的人,是闫玲玲。

闫玲玲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洁白素雅,外头罩一件宝蓝色的狐裘披风,正站在凌云院外头的八宝亭中,从她冻的通红的脸色来看,显然是在此等候了不少时光。

一看到闫素素出现,她忙放下了呵气取暖的手,朝她款步走来。

眼圈是通红的,睫毛潮湿,看来,哭过了。

“大姐,你在等我?”闫素素先启口问道。

闫玲玲点点头,眼里闪着泪花,哀求道:“素素,我母亲虽然有万般不是,但终归是我母亲,你能不能看在大姐的份上,以后都不与她一般计较?”

看着闫玲玲的泪花,闫素素是心疼的,李氏只把她当做自己荣华富贵的工具,她却心心念念的惦记着李氏,这份孝心,当真是难得的。

想着闫玲玲的温柔善良,闫素素狠不下心拒绝她,只是朦胧两可道:“桥归桥,路归路,若是大娘不来招惹我和我娘,我也不会去主动挑衅她的!大姐你大可放心。”

知道这是闫素素最大的退让了,闫玲玲并不再多求她什么,而是感激对她一笑。

闫素素看着她的笑容,心里又对她多了几分怜爱,饶是生的倾国倾城,却也只是为了别人而活,今天躲过了一个拓跋王子,名字呢,会不会又第二个王子,第三个王子,第四个王子呢?

“大姐,你可有喜欢的人了?”闫素素不过一问,闫玲玲明显局促起来,连连摇头:“自然没有。”

见状,闫素素心里某个疑团,豁然开朗了。

原来如此,她还说那种封建意识根深蒂固了的女人,怎么会在婚姻大事上,和父母违拗起来,原来,已经有了两情相悦的人。

虽然她否认,但是却只是欲盖弥彰而已,那娇羞又有些惊惶的神情,全然将她的内心都给出卖了。

闫素素轻笑了一声,并没有再追问,而是柔声道:“大姐,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若是哪日需要我帮忙,爹爹那我还是能说得上一两句话的,只要爹爹决定了,大娘也不会有微词。”

闫素素此句“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显然是在暗示闫玲玲,感情这朵花,盛放的时候就该摘下,不要再犹豫,再等待,到头来落的一场心动一场空。

既被看透了,闫玲玲也不再隐瞒。

对着闫素素微微一笑,闫玲玲的笑容里,有几分的苦楚落寞:“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即便是想折,也是空枝。”

闫素素顿然明白了,原来是妾有心郎无意,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放着这如花似玉倾国倾城的美娘子不要。

“大姐可试探过对方真心?”

闫玲玲摇摇头:“何须试探,他的心早有所属,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大姐,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曾表迹,又怎么知道他的心思,或许他心里也有你!而你所为的心早有所属,不过是你猜错了罢了。”感情问题上,闫素素自己也是愚钝,不过劝劝人,还是可以的。

闻言,闫玲玲眼里闪过了一丝希望的火花,随即,那火花再对上闫素素同样美丽动人的容颜后,又黯淡了下去:“我猜的不会错的,我不想去试探他的心意,怕自取其辱了。”

“大姐!”对于闫玲玲这样的消极态度,闫素素可不苟同,“怎么就自取其辱了,不过是问问他对你感觉如何,若是喜欢,那两人就成,不喜欢他难道能说出去闫家的大小姐向我表白了,我不相信,大姐看上的是这么没品德的男人。再说说出去又如何,大姐敢爱敢恨,是真性情。”

闫素素的超时代观念,显然在闫玲玲这真正的古代女子面前,是行不通的,只见她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我们两人,注定有缘无分,情深是我,缘浅的是我们。素素,你不必劝我了,我想,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

这么悲观的态度,让闫素素有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悲痛感,本是淡漠的性子,如今却也有些激动起来。

“大姐,每个人的生命,虽然是父母给的,但是不代表我们没有支配权,对自己的未来,道路,甚至于婚姻,幸福,我们都有选择权。你是想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青灯古佛一辈子,还是想和自己喜欢的人,生死契阔与子偕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