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71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69 2016-01-22 20:04:33

  第71章

“不用和闵王爷道个别吗?”

“昨天就说过的,没必要,哥,皇上赏赐我的那马儿,怎么弄的回家?”闫素素心里记挂着那受伤的马儿,一心想弄回家好生看护着。

“今儿个怕是不行了,那马儿受伤过重,经不起颠簸折腾,放心,既然皇上赏赐了你,就放在这养着伤,待它恢复一些了,这儿的人自然会送到家里来。”

闫凌峰的话,让闫素素放宽了心,看着校场上的表演,不知何时,又换了一个,之前的表演比赛均是和马儿有关,现在倒是上来了一群女子,裙袂飞扬,在漫天黄土中翩翩起舞。

虽然壮观唯美,但是并无太大意思,比起现代的春节联欢晚会差多了,除了一片土黄,依旧是一片土黄,看了一会儿,实在觉得无趣,闫素素拉了拉闫凌峰的衣摆:“哥,回家吧!”

看着时辰也差不多了,闫凌峰点了点头:“走吧!”

兄妹两人,前后消失在了人群里,闫素素不知道,在她转身离开的瞬间,有无数双眼睛,都看着她的背影。

一双带着点愠怒,像是在气恼她方才居然这么快就转开了眼光,一个笑容一个多余的眼光都吝啬着给他。

一双带着点寂寥,追随着她彻底的消失在人海里,眼底的寂寥,更加的深沉。

一双带着无边的憎恶,毒辣的眸光,似乎想在她身上烧出两个洞来。

还有一双,属于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仔细看,不难发现女子并不是追随着闫素素,而是追随着走在她前面的,她的兄长,少女水眸,含情脉脉,娇羞无限。

回到了家中,闫素素不想居然会遇见一个久违的老朋友:蝶谷仙。

年节时分,他依旧是一袭白衣翩然,不染纤尘。

看倩儿在给他泡茶,显然他也是才来不久的。

闫素素的母亲在旁陪坐,一看到闫素素回来,激动的一下站了起来,还未启口,眼泪就落的如断了线的珠子。

闫素素见状,忙是上前:“娘,我不是书信回来,告诉了你孕妇不宜情绪太过激动吗,你看你!”

温暖的大掌,颤抖的抚上她的素颜,一遍遍,爱不释手,好似只要一松开,她就会离她远去一般。

“素素,真的是你吗?”

失而复得的心肝宝贝虽在眼前,却让王氏有种不真实感。

想当日,噩耗传来的之时,她一时无法承受打击,认定了闫素素必定是凶多吉少了,当场昏死过去。

如若不是腹中有个跳动的小生命支撑着,她当真想随着闫素素一起去了。

这些个日子,大人和二夫人还有闫玲玲每日都会轮番过来劝慰她,说闫素素不过是报下落不明,没有见到尸首,或许还存活于世。

靠着她们的劝慰,她心里抱着闫素素还活着的念想,才一日日的缓过来。

天天翘首以盼,站在院子里,都快要站成了石像,她就等着她的素素有一日能像以往任何一次那样,出现在院门口,温柔的喊她娘亲。

终于,让她等到了,等到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女儿,叫她如何不激动,如何不喜极而泣。

闫素素温柔的揩去王氏眼角的泪滴,柔声笑道:“是我,娘,哥都和我说了,你昨天等了我一夜,累不累,要不要再去歇歇?”

王氏摇摇头:“不累,看到你,娘精神好着呢!”

“三夫人,你的身体还是不能太过劳累,那次晕厥,动了胎气,切记再不可熬夜了。”蝶谷仙温文开口,面具下的露出的薄唇,勾着一个和煦如同春风的微笑。

“是啊,主子,你还是先进去休息吧,少爷点了你的睡穴,你才勉强睡了两个时辰,晚上老爷宴请宾客,主子您也要出席的,不休息够了,到时候怕支撑不住。”

倩儿也跟着劝道,着实心疼着夫人。

拗不过大家的劝,加上确实也劳顿困乏极了,王氏又和闫素素说了几句自己对她的想念之情,和蝶谷仙说了些感谢的话,就让倩儿搀扶着自己进去休息了。

看着王氏越渐臃肿的体态,闫素素眼底里,抹了一丝欣慰。

转而,看向了蝶谷仙,真真诚诚的给他道了个谢:“真的很感谢你。”

“你是该谢我的。”他倒不谦虚,“我这可是算为了你破了个大例。”

破了个大例——“怎么说?”闫素素笑的眉眼弯弯,在蝶谷仙对面坐了下来。

“你难道没有听坊间传闻,蝶谷仙虽然医术高明,但是却从不医朝中之人及其家眷。而且,我本是隐姓埋名,只让你称我三谷,但为了救你弟弟,还暴露了身份。”

他呷一口茶,慢条斯理道。

“呵呵,好吧,为了感谢你的大恩大德,我再送你一个药方如何?”闫素素笑道。

蝶谷仙眼里闪了一抹兴趣的光芒:“说来,我记着。”

“菊花十二钱,蔓荆子、侧柏叶、川芎、桑白皮、白芷、细辛、旱莲草各六钱,将这八味草药一同捣成粗末,备用。

每次用药十二钱,加水三大碗,煎至两大碗,去渣后用药水沐发,每日一次。不仅可以滋养头皮,更有生发的功效。

我看你头发这么长,这配方,权当送给你养发了。”

这个护法配方,还是闫素素念中医学的时候,同屋有个女孩子脱发的厉害特别研制的,虽然闫素素没有尝试过,但是听别的试用过的同学反映,效果比霸王还强。

看着蝶谷仙一头柔顺的乌发,闫素素就忽然想到了这个配方。

行医之人,得一良方,自是珍惜,虽然——这良方看似并无太大用处。

“不错,以后若是我帮了你,你就送我一个方子如何?”他却依然如获至宝。

这有何难,算起来,还是闫素素得了个大大的便宜呢!

“别说一个,就算你要两个,我也拱手送上。”闫素素柔笑一声,恰看到倩儿从内室出来,便转向倩儿,轻声问道,“我娘睡了吗?”

倩儿上来回话:“歇下了,一碰到枕头,就睡沉了过去,昨夜通宵等着小姐,今天白天有睡的少,主子是当真困极了的。小姐,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倩儿,倩儿以为,再也……”

倩儿说着,哽咽了起来。

从袖口里掏出了帕子,闫素素抬手要给倩儿揩拭泪水,目光却在触及手帕上肖遥二字时,停了下来,随后,把手帕塞到了袖口里,换了用衣袖,给倩儿拭泪。

倩儿抽噎了几声,总算止住了哭声,看着蝶谷仙的茶都凉了,就说要给他去换盏茶,退了下去。

倩儿一走,蝶谷仙玩笑了一声:“方才那帕子难不成是闵王爷送的,这般珍惜。”

闫素素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思绪有些飘飞。

蝶谷仙面具下的眼眸,有一瞬的收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