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59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75 2016-01-10 20:02:28

  第59章

衣服,用一块藏青色的土布抱着,丢到了她的脚边,她看了看,还是觉得受之有愧,便把衣服双手捧起,站起身来,送到了男人面前:“真的不必了,我不需要衣服,这一身穿的挺好。”

“真的很好吗?”男人说着,一把拉住了她的衣摆,用力往下一扯。

闫素素只觉得腰间一阵异动,原本被折在腰间的,为了防止衣服太长被猜到的褶子,如今全部都被拉了开来,长长一副衣摆,就好像婚纱一样逶迤在她的脚边,完全将她的绣鞋淹没不说,还拖拉了一地。

“这叫很好吗?你就不怕绊倒?”男人戏谑一声,抬头看向闫素素,“送的,就收下,我们草原儿女,最不喜拖拖拉拉的人。”

原来是从草原上来的,怪不得一个个都生的这般健壮魁梧。

不过即便是草原儿女,性情开放,也不能随便拉扯她的衣服啊!

她有些微微的不悦,却并没有发作,而是把衣服放到了他的身边,而后自己提了衣摆走回了座位:“不喜就不喜吧,往后也不一定会有相逢的机会,就算讨厌我,我也招不到你烦。”

对方明显一愣,不过随后却有些豪放的大笑了起来,闫素素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笑的那么爽朗,有个词叫做一笑泯恩仇,闫素素觉得若是他是自己的仇人,听到他的笑声,她或许都会放弃了寻仇。

“既你如此坚定,非要做一个讨我不喜的人,我也不勉强了,吃菜吃饭吧,都快凉了。”

总算,这衣服是不必收了,白白收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的东西,确实让人心里难安,闫素素如今安心了,吃完饭菜,又和男人聊了两三句,本来要问问他叫什么名字,想来以后也确实不会有机会见面,所以她也没有主动问,巧的是,从头至尾,他也没有主动说自己叫什么。

闫素素只称呼他阁下,只知道他来自草原,还知道他是这些汉子的统领,其余,一概不知。

酒足饭饱,闲话半晌,闫素素觉得有些疲倦,就告辞上楼休息了。

回到房间,刚要宽衣解带休息,有人来敲门。

“谁?”闫素素系好腰带,走到门边,问道。

“开门,是我,老二!”

闫素素蹙眉一瞬,想到老二对自己敌意的态度,心里多了几分提防:“这么晚了,阁下有何事?”

“开门就是!”门口的声音,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闫素素不敢太多大意,毕竟她手无缚鸡之力,身边又没有蝶谷仙留给她的那些药丸子,若是这个老二要对自己动手,她根本就无从反抗。

“今日已晚,若有什么事,明天白天阁下再来吧!”

门外的人见她死活不肯开门,急了:“你快开门!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就是想和你说几句话,今晚必须说,非说不可,不然我睡不着。”

哪有这样的人,她睡不着,就不许别人睡了!

闫素素觉得对方不可理喻极了,正要再下逐客令,却见一个人影,自外面窗户一闪而过。

她本能往门边躲,紧张的喝道:“谁!”

“不是说了,是我,老二,你开门啊!”门外的人,以为是和他说话呢,没好气的又回答了一遍。

看着黑漆漆的窗外,闫素素毕竟也是个女子,心里自然会慌。

“你等下,我来了。”胡乱的系好腰带,闫素素一把拉开房门,一打开房门,她就往外跨了一步,紧张的看向窗口。

老二只觉得莫名其妙,不由问道:“干嘛呢?”

“窗外有人!”

闫素素的话,让老二瞬间警觉起来,一双眸子,也收敛了紧,盯着窗外,一瞬不瞬!

半晌,他拉了闫素素倒身后,对她到:“确实有人,武功不弱,我打不过,去我房间!”

闫素素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如果他只是顺着闫素素的话,故意装神弄鬼的为了把她骗到他房内,那闫素素岂不是羊入虎口了。

当下,她自他的手心里挣脱了手臂,并不随他往他房间走。

“我不去!”

那老二楞了一下,看着闫素素坚定的表情,他似明白了什么,大掌,再次握住了闫素素的素手,就在闫素素以为他要轻薄自己,用力的挣扎起来的时候,忽见他凑近了她的耳朵,一开口,尽然是娇滴滴的女人声音:“我是女的,不会对你怎么的,窗外真有人,随我来我房间,我去找老大。”

闫素素是当真没想到这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汗是个女人,虽然之前就发觉她的身段较之其余汉子矮小一些,皮肤也白皙一些,但是那满脸的络腮胡子却让她不曾怀疑这个老二是女扮男装的。

如若不是听到了她的声音,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脂粉香气,闫素素是绝对不敢相信的,不过待两人的距离这般近,透过她浓密的络腮胡子看到她没有喉结的逛街脖颈后,闫素素确实是信了。

步子,也随着她的拉扯而跟着她往她房间里去。

老二的房间和闫素素的隔了中间三间客房,在最靠里的小间里,不同于闫素素的是,她要的是个上房,闫素素怕盘缠不够支持回京,所以要的只是个中房。

上方比起中方来,要宽敞许多,家具器物也比较齐全,墙上还挂着几幅山水画,花几上也摆放着一盘不知名的植物。

一回房,老二就关上了房门,然后,对闫素素叮嘱:“你在这里呆着,我去去就来。”

“恩!”闫素素如今也只能安分的呆着了。

老二出去后,闫素素神经拔高了紧张度,警惕的看着窗口和门口,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懈怠。

她现在真有些郁闷这个时代的人了,居然和武侠小说还有电视剧里演了一样,一个个都能飞檐走壁,一个个都是轻功绝顶,半夜三更的像个壁虎一样的趴在人家的窗口,若是她有心脏病,或者胆子小一点,怕是早就吓的魂飞魄散了。

在房间里静坐不安的等了一会儿,老二折了回来,脸上带着凝重之色:“快走,来者不善,老大在那应付,怕也顶不了多久,我们得速速离开。”

闫素素闻言,急问道:“到底是什么人?”

“不是你的仇家,就是我们的仇家。”老二边回话,边粗略的收拾了一下行礼,然后来拉闫素素。

因为知道她是个女人,所以闫素素也由她拉着,两人下了楼,马车早就等在外头,上了马车,老三赶的车,几个兄弟留下给老大做帮手,老二和她一起上了车,马车飞奔起来,出城后走的不是官道,而是一条狭长的小路,一路狂奔。

走了不知道多久,老三跳下马来,从四匹拉扯的马上解下一匹,骑了上去,他的声音,伴随着嗒嗒的马蹄声往来时的方向而去,渐行渐远。

“老二,交给你了!”

老二看了一眼闫素素,又好像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马车里堆叠的东西,终是一言不发的出了马车,接管了老三之前的位置——车夫:“天亮前能进京,到时候我们就分道扬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