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39章 温柔生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79 2015-12-20 01:41:09

  只是花园里和其余宫殿的假山怪木装设不一般,白雪宫的花园里,按着的是草坪小泉,秋千花架,一看就是女孩子的住所。

看了一眼,小菊见她似乎对白雪宫有些兴趣,忙上来道:“三小姐,白雪公主是先帝最小的女儿,论年纪,该是和三小姐相仿。”

“恩!改日来拜访一下!小菊,我们回去吧!小桃怕是在等了。”

闫素素淡淡一笑,走在了前头,才要启步,身后传来了一声甜脆的笑声:“呵呵,别跑啊!别跑啊!”

被声音吸引,闫素素转回了头,却见一团雪白滚圆的东西冲着自己的脚边而来,她本能的偏了下脚,猛听到一声小小的尖叫,脚底下,好似猜到了什么东西。

“啊!你是谁,球球,球球!”不待闫素素确定自己是猜到什么了,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的冲刺,给撞的差点踉跄跌倒。

眼前,出现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宫衣胜雪,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又焦急的抱起地下一团同样雪白似雪的东西,一双美目,紧张的看着怀里的东西。

闫素素是看清楚了,一直小狗,长毛狗,因为吃的太肥了,长的像个白色的毛线球一样。

小菊见状,惶恐上前:“白雪公主!”

“啪!”狠狠的一鞭子,不偏不倚的打在了小菊侧脸,顿然挂了一道血痕子上去。

伤人的凶器,是自那女子的腰间拔出的,是一根青草绿的九节鞭,每节以铜条束之,鞭尾扁圆。

见她不由分手就伤人,闫素素不能不管:“你干嘛?”

“啪!”第二鞭,直直朝着闫素素的门面而来,闫素素躲之不过,只能半侧过身,用背抵挡。

火辣辣的刺痛,自背部挨打处满眼,闫素素牙关一咬,倒抽了一口冷气。

小菊在白雪公主落下第三鞭之时,扑了过来,伸手挡在了闫素素面前:“白雪公主,此人是闫丞相之女,闵王爷的未婚王妃,皇上的御医,你打不得。”

挥过来的鞭子,却丝毫没有收势的迹象,反倒落的更猛:“我管你,你踩伤了我的球球,我就让你赔命。”

小菊正面挨了一鞭,痛的她当下缩了起来蹲在地上打滚,冷汗汩汩直冒。

简直是无理取闹,闫素素知道,这公主怕是被宠坏了。

她纵然拥有童话里的白雪公主那般美丽的容颜,一颗心,却只能是白雪公主心肠歹毒的后娘。

“赔命,皇上的命,且在我手里拽着,你可以杀我试试,看谁给皇上治病,你再敢打一鞭,我即可咬舌自尽,放眼天下,看谁还会救你的皇兄。”

白雪楞住,显然没想到闫素素的胆子居然如此之大。

她仗着先帝和各位兄长的宠爱,在宫里的地位是无人能及,就算是当今皇后都要忌惮她三分,哪里轮得到被一个小小的臣女所要挟。

虽被气到,但是她却还当真不敢再有动作。

宫里的消息传的是极快的,虽然她足不出户,但是也知道了皇兄那让所有太医都束手无策的病,上午经由闫丞相的三女妙手医治,居然有了还转的地步。

也就是说,皇兄的病,就只有闫素素能医治,再换个说法,闫素素有要挟她的资本。

白雪再是刁蛮跋扈,也是晓得其中厉害,若是闫素素咬舌自尽,那下一个归天的,就怕是她敬爱的皇兄了。

当下,随时气极,她却是收了皮鞭,只愤愤的瞪视了闫素素一眼:“你给我小心点,若是球球有任何闪失,我为惟你是问。”

“哼!”闫素素只是冷笑一声,不做回应。

这样淡漠的态度,着实让白雪吃瘪,那娟秀的脸上,那敢怒而不敢发作的模样,看上去让她整个美丽的小脸,有些狰狞的扭曲。

“小菊,我们回去!”再也不多看那刁蛮公主一样,闫素素径自弯身扶起了地上的小菊,搀扶着小菊一步步朝着轩辕宫而去。

一回宫,小桃已经回来,见到闫素素和小菊挂彩而归,吓了一大跳,忙是迎上来:“三小姐,怎么了?”

“遇到了个无理取闹的人,小桃,你照顾下小菊,去太医院要些好点的金疮药来,我有点事,先回房了。”

“那三小姐,午膳……”

“放着,我稍后会用!”闫素素说罢,转身进了房间,一关上房门,她就重重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呲!”

白雪的鞭子,虽然下来的力道只是小姑娘手劲。但是由于鞭子上束了铜片,是以一鞭子下来,金属与肉体抽撞的钝痛,当真让人吃不消。

这一鞭子,虽然隔着初冬厚实的衣衫,但是身为一个中医,闫素素清楚的感觉的到,后背处估计是被抽伤了筋骨,痛的人手心冒汗。

勉强用一只手退下外衫,她正要转头探看伤势,东边的雕花木窗处,忽的飘入一个青色的人影,闫素素本能的就要将衣衫拉上肩头,握着衣领的手臂,被一双大掌,轻轻的按了住。

闫素素都搞不清,这个青色的人影是何时靠近的自己,又是何时,居然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饶到了身后。

待她感觉到自己的香肩再被肆无忌惮的观看,感觉到自己的手背被一双宽厚的大掌轻轻的按住的时候,她的心里,陡生了危机感。

顾不得肩上的痛楚,她一个急步往前跨去,想要拉开自己和身后人的距离。

只是不等她动作,身后的人好似看穿了她的心思,另一只得空的大掌,轻轻的扣住了她的腰肢,这个动作,无疑再度拉近了两人的距离,闫素素甚至能感觉到,身后一股温热的气息,暖暖的喷吐在裸露的肩膀上。

“你是谁,这可是皇宫,你若是乱来,小心我叫人!”虽然知道能旁若无人的闯入轩辕宫,此人武功必定了得,自己这怕只是虚张声势而已,但是即便是虚张声势,也好过束手就擒。

“就把我忘了,别动,伤口黑紫,可能伤及了血脉。”熟悉的声音,自而后传来,带着温柔的调调。

闫素素全身紧绷的弦,一瞬间嗖然放松,原来,是他。

“确实伤到了,我感觉的到!你怎么来了?”完全没有了在男人面前裸露肩头的尴尬和羞赧,只因为闫素素知道,身后的是个医生,一个算不上陌生的熟人医生。

魂魄来自现代,对于医疗工作者之间的肌肤接触,闫素素有绝对的免疫能力,觉得这是最正常不过了。

显然,她已经忽略掉了,他暧昧的搂着她纤柔腰肢的大掌。

“谁做的?”

“呵呵,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闲来无事,瞎溜达而已!是谁打的你?”他轻笑,指腹小心翼翼的抚上了她的伤口,惹的她刺痛一瞬,轻呼了一声。

“疼!——你来的正好,带药没,给我上点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