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31章 训泼妇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01 2015-12-12 01:40:37

  “啊!我,我就来,小姐等我。”倩儿的脸上,是一副世事如归的表情,好像她家小姐不是被请上去喝茶,而是被恶人绑架了一般,她就差说出“小姐,我就来救你了”。

二楼雅间,两人对面而坐,倩儿站在一边,一脸紧张的看着下头:“小姐,能不能换个房间,这房间临街,来来往往都是人,若是叫人瞧见……”

“无妨,我行的正坐的直,不怕别人说闲话,若是可以避险,才显得有什么龌龊事呢,蝶……哦,公子认为呢?”

“姑娘都说无妨,我自不介意,这处雅间是我的最爱,从这看人间百态,世间繁华,熙熙攘攘,纷纷扰扰,自有一番乐趣。”

闫素素从蝶谷仙的从容淡薄的表情看,以为他是一个超尘脱俗之人,却不想他居然也会喜欢这种市井喧闹之景,这个爱好,给他添了一份有血有肉的真实感,而不再如他的名字和长相一般,给人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般的感觉。

如果真的能成为朋友,闫素素倒是很欢喜的,毕竟人生在世,知己难寻,异性知己就更是沧海一粟,更匡论在这男女授受不亲的时代中。

闫素素并非真正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是以言谈举止,俱是不拘小节,落落大方。

蝶谷仙则游走大江南北,阅历广泛,见识颇多,话题不断,都很有趣。

两人天南地北,相谈甚欢。

相较于两人的轻松欢谈,倩儿可是担忧紧张的很,一双水眸,不住的往一楼人群里眺望,生怕有人望向楼上来。

期间若真有人不小心瞥一眼上来,她则是会大吃一惊,然后做贼心虚一般侧身遮住闫素素的侧脸,不让人看到是谁家小姐在茶楼和男人私会。

流言猛于虎,她当真是怕她们家小姐到手的幸福,被流言蜚语击垮,毁于一旦。

闫素素知倩儿紧张,想着也不能太折磨这丫头了,于是聊了一个时辰后,她就起身告辞了。

蝶谷仙虽然眼里都是意犹未尽的色彩,但是却并未刻意挽留,送了她下楼:“往后,叫我三谷吧,我在家排行老三。”

闫素素知道,他是不愿意蝶谷仙这个称呼被暴露,排行老三,又叫蝶谷仙,呵呵,三谷,这名字倒是取的又点意思,若是不细细听,还以为叫“山谷”呢!

“行,你也不用姑娘姑娘的叫了,若是你觉得我们还生分,就连名带姓叫我闫素素,若是觉得还算的上朋友,唤我素素即可。”

“小姐,你的闺名……”

倩儿正要说你“小姐你的闺名怎么能由得丈夫和父兄意外的男人随意称呼”,话音的下半截,却被截断在了一声阴阳怪气的讽刺声中。

“呦,直呼素素是吗?二姐我怎么不知道我们三妹妹有这么亲近的一个朋友?还是个男——朋友!”

这个男字拖拉的十分的长,意味深长的长。

伴随着这句话的出现,推门而入的,是闫妮妮那张涂脂抹粉的脸蛋,以及闫玲玲一张尴尬的俏脸。

“素素,别听妮妮胡说。妮妮,走。”闫玲玲轻斥了闫妮妮一声,拉扯着闫妮妮的手就要走,闫妮妮被强拖了两步,又急又气起来。

“姐,你这到底是谁的姐姐?你不见这丫头吃着嘴里的,看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吗?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你打算就这么姑息了她吗?”

闫玲玲见闫妮妮气急了开始口不择言,这一句水性杨花引得了好多茶客聚过来看热闹,她脸色一紧,忙一把推了闫妮妮进房,赶在茶客们围过来的时候,自己也赶紧跑入房间,反身关上房门,把看客们都阻隔在了雅间外头。

闫素素云淡风轻的看着嘴角挑着一抹浓重讥笑的闫妮妮,并未开口给她任何反应。

闫妮妮这次可没像方才来的路上那样,得不到闫素素的反应,就安分闭嘴了。

因为这次,门外可是有很多的“听客”,就算她大姐做了个老好人,把那些看热闹的阻隔在了门外,但是一扇门,能阻了人家的眼睛,可阻不了人家的耳朵,她就要用声音,向全京城宣告,她们闫家的庶小姐,是一个怎样的贱蹄子。

所以,关起了房门,她说话的音量,反倒更大,出口的言语,较之之前的更加的难听了。

“妹妹,我们闫家素来门风刚正,除了十来年前,出过一个勾引主子男人的下贱丫鬟,怀了个贱不要脸的丫头片子之后,便再也没出过什么歪风败德之事,看来,妹妹是嫌我们闫家这些年太过青白了,想要浓墨重彩的画笔黑墨,是吗?”

闫妮妮句句毒辣,既毒骂了闫素素母亲王氏下贱,又辱骂了闫素素贱不要脸,还嘲笑了她伤风败德给闫家抹黑。

闫素素身侧的拳心,稍稍的握紧了一瞬,可下一刻,却换上了平静的笑容。

“二姐,你先静一下,我怎么听到了奇怪的声音。”说完,闫素素一手比在了耳轮上,佯装很认真的在听。

闫妮妮正骂的高兴,本来以为闫素素再怎么冷静,也会按捺不住,却不料她居然会说了这么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不由有些堵的问了句:“什么声音。”

“咦,又响起来了,三谷,倩儿,大姐,你们听到了吗?好像就在这屋子里。”

大家都被她弄的一头雾水,倩儿天真屏气凝神,用力的听了一番,摇摇头,凑近了闫素素身边耳语:“没听见,小姐,什么声音?”

“嘘,不要吵,刚刚还有,不可能啊,难道是我听错了,大姐,你也没听到吗?”

闫素素说罢,凝着眉头辨听了起来,闫玲玲被她严肃认真的表情弄的有些懵,尽然也跟着仔细听了一番,随后和倩儿一样摇了摇头:“三妹,莫不是听错了,抑或是外头喧闹的声响?”

“不是,不是喧闹之声,而是……”

“是什么?闫素素你要干什么?”闫妮妮本来还要骂的,却忽然被一个“声音”给打断,计划好的骂词自然也憋在了肚子里,是以有些气恼,恶了语气冲闫素素问道。

“咦,又有了,二姐,你再说说话。”

“你到底要干吗!”

“对,二姐一说话那声音就会响起来,好奇怪啊,真的好奇怪。”

一边的蝶谷仙,有些迷惑的嘴角,此刻忽的展开了一个强忍的笑容,故作不解的问道:“什么声音?好生的奇怪,为何闫二小姐说话就响,不说话就不响?”

“闫素素,你装什么神,弄……”

“妮妮,别说了。”闫玲玲显然也是明白了闫素素的用意,忙一把扯住了闫妮妮的衣角,对她尴尬的轻摇了下头。

闫妮妮以为闫玲玲又要帮闫素素了,真是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人家闫素素都抢走了本该属于她们姐妹的东西,这个老好人大姐,到底要干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