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23章 罚跪门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26 2015-12-04 11:57:51

  “嗯,婚礼,也没多说,就告诉安定后,当他用药名排场出一场婚礼,他就出手相救!”

呵,这个蝶谷仙,还真是有够刁难人的。

一场药名堆砌的婚礼,真亏他想的出来。

闫素素当真同情起安定侯来。

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比眼睁睁看着心爱之人死在自己怀中,自己能救却又救不了更来的痛心彻骨。

闫素素也同情起那个病重的女子,这大概是所谓医者父母心。

自幼父亲教给她的,不仅仅是高超的艺术,更多的是为医所要遵嘱的医德和医品。是以但凡是病人,都能博得她的同情之心。

只可惜她现在急着回府,不然真怕她娘和倩儿出什么事。

是以她不可能亲自出马,而且那个安阳候,她也不想再见,是以,即便同情,即便想帮忙,她也不可能亲自出手。

自然,她是不可能袖手旁观的。

她不能出手,不是还有个蝶谷仙吗,依掌柜的话说,医术也是了得的,而且必定能救了安定侯的女人,就是出的问题刁难了点。

细细把这个问题思索了一遍,那厢翔的伤口也已经检查妥当了,很庆幸没有再度裂开。

闫素素转过头,给了他一个抱歉的笑容:“你休息会儿,等我半个时辰,我在想问题。”

“想那场药婚礼?”他好似能洞悉她的心,他既然知晓她通医理,自然也晓得她的心思。

闫素素点点头,随后一手环在胸前,一手手肘驾在另一只手上,手指放在唇边,轻轻的点着。

这是她惯用的,思考的姿势。

听闻了他们的对话,大家都不言语了,留了一个静悄悄的空间给闫素素思考。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屋子里依然静谧,掌柜的都忍不住想问问闫素素到底想到没,却怕打扰了她的思路,是以不敢开口。

又过去了半盏茶时间,只见闫素素紧皱的眉头松了下来,对掌柜的挥手:“拿纸笔来。”

看她脸上的喜色,看来是想到了。

掌柜的赶紧去取纸笔,看着那毛笔,闫素素犯难了。

嘴角抽了抽,她对着掌柜干笑了一声:“我说你写好了。”

“是是!”掌柜的不疑有他,代笔听写。

“一场药名婚礼,你要一句句记下了,然后送给那安定侯,别告诉他是我说的,就说是你想的,知道了吗?”

有些功,她可不想邀,她是个软弱无能的三小姐,忽然不软弱已经遭人怀疑了,现在又忽然精通医术了,一传出去,还不被说是她妖怪上身,把她浸了猪笼,所以要先说好。

掌柜的楞了下,不明白她何意要这么做,但还是点了点头:“好的!小姐!”

闫素素见掌柜的已经准备好了,便请了请喉咙,一句句徐徐道:“白头翁”“列当”“红梅”月下老,“红娘子”“艾纳”“槟榔”结良缘。

“锦地萝”“桄榔、桄榔”前开道。

“钗子股”“东樯、东樯”响连天。

“红缨帽”“黑丑”“白丑”抬花轿,“紫罗衫”“鹦哥”“八哥”奏管弦。

“使君子”“佛耳”横吹“凌霄”管,“女贞子”“含羞”怀抱“枇杷”弹。

“夫妻蕙”“钩吻”共饮“茭芯”酒,“千年艾”“阿胶”同度“杏附”年。

掌柜的写完全篇,早已经目瞪口呆,颤着声音看向闫素素道:“小姐,你这是高人中的高人啊。”

闫素素谦虚一笑,高人不高人无所谓,只要能救人就行。

“掌柜的,劳烦把这送到安定侯家里去,记得不要告诉任何人是我想的这场药婚礼。”闫素素再三叮嘱了一番,见掌柜频频点头,她才放心的踱步至翔身边。

嘴角展了个温柔的笑容,她伸手扶起了他:“你家在哪里,我先送你回去。”

“你很聪明!”他没回答。

“不过是点小聪明而已。”她依旧是谦虚,说实话这对她来说确实只是小聪明而已,她的聪明之处,他们是没有见识过,当然不到万不得已,她要不愿意显露自己高超的医术。

翔的目光,不再冰冷,而是带着一抹欣赏,落在她的侧脸上,看的闫素素脸色一红,不由的小嗔了一句:“快说了,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翔嘴角微微一勾,很难得,他又笑了。

笑起来的样子,真的能迷死人,饶是闫素素看电视见过帅哥无数,也笃定翔这张脸摆到二十一世纪去,肯定是风靡全球的偶像明星。

在他的笑容里找了魔怔,好半晌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别开头,依旧不依不饶的问:“快说啊!”

“我先送你回去吧,你夜不归宿,你父亲怕是会责罚你!”

责罚,是必然的,不但是父亲,那个二娘也不是好惹的,为了给翔看病买粥买衣服,她把二娘“借”给她的首饰都给当光了,回去肯定会被那女人剥掉一层皮。

还有那个大娘也不是好惹的,本来就看不惯她了,现在她彻夜未归,免不了添油加醋的诋毁她。

可是又不能不回去,不然她的娘和倩儿,肯定遭殃了。

好歹一起生活了半来个月,那两人对她的关怀和爱护,她也是顾念的,是以即便是惩罚,也必须回去。

只是,如果让翔送她回去,那这误会可就大了。

在古代,她这行为就算是败坏门风了。

彻夜不归,和一个男子厮混在一起,要是让她的丞相爹爹知道了,估计不把她逐出大门,也至少剥她一层皮。

所以……

“我不碍事,大不了就是挨一顿骂,先送你回去吧!”

“怕不是一顿骂这么简单,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更难做的。”翔的声音虽然依旧冰冷,声线也是生硬,可是语气里却带着让人心底柔软的安慰。

摇摇头,拒绝了他的执着和好意,既然她想送他回去,他又想送她回去,那也不用这么麻烦了,两人不如各自回家算了。

“翔,我们各回各的家好了,呵呵,如果有缘定能再见的。”

茫茫人海,她又是个大门不准出二门不让迈的深闺小姐,说什么再相见,简直是奢侈。

那个家,之于她而言,堪比牢笼,如果不是有倩儿和娘亲,她是决计不会留下心甘情愿的坐牢的,现在只希望哪天能说服倩儿和娘亲,和她一起浪迹天涯,凭借着她一身超脱的医术,她就不信自己在这个时代混不下一口饭吃。

沉俊的黑眸似在思索什么,半晌,那水墨般的眸子,对上了闫素素的黑眸。

“嗯,有缘再见。”

药店告别,闫素素安排了药店的药童帮忙送翔回家,自己则是七拐八弯的问了许多人,才徒步走到了丞相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