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42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88 2016-04-02 20:18:57

  第142章

“可不敢睡着,若是受寒了,我娘又有的数落我了,哥这么晚过来,有事?”

“明日郊游,白雪公主也会来。”

“她也来?”闫素素从侧过了头,显得有些惊讶。

“不知在哪里得的消息,也许是我娘故意放风给了她。”

“那哥还去吗?”

“不得不去,我娘拖着我,非要我去,好给你们做保镖。”闫凌峰的语气里,颇为无奈。

“那哥来找我,是要我帮什么忙?”

“不是,只是心烦,想来你这坐坐,不知为何,每次看到你,总能心境。”

闫素素眼角一柔,没想到自己会给闫凌峰这样温暖的感觉。

“哥,喝酒吗?”这样的月色,这样安静的夜,喝杯小酒,倒是十分应景。

闫凌峰点头:“喝!”

“倩儿!”闫素素冲着屋里喊。

倩儿急急的跑了出来:“小姐,做什么?”

“弄点小菜小酒上来,我们兄妹要把酒言欢。”

闫素素说的豪气,倩儿有些担忧:“小姐,这么晚了,还喝酒。”

“小酌两杯,不必担心,就算我想买醉,我哥也不会许,去吧。”

“那,好吧!”不想扫了两个小主子的兴,倩儿于是下去备酒,不多会儿,酒菜就上齐了,倩儿在边上伺候。

闫凌峰不想去想明日的事情,难得快活且快活,于是便和闫素素谈天说地,尽是聊些平素里的小事情。倩儿在一边听着,偶尔也插几句嘴。

说着,就说起了今天白天的那个憨态可掬的男人,说道了那副以物易物的画。

“男人说他手里的画都是名家之作,价值连城的时候,奴婢还以为他要敲诈我们呢!不过我看他的,最后放弃了敲诈我们的念头,大概是看出了我们家小姐有点来历,得了我们家小姐一副画的便宜,他也就不敢卖乖了,还送了我们一副画,我们回来就打开看了,还没我家小姐画的好,还敢吹嘘什么名家之作。”

倩儿手舞足蹈的把白日里一幕现场还原,闫凌峰倒是来了兴致:“还有这样的人,那副他送的画呢,我瞧瞧。”

“诶,奴婢这就去娶!”见闫凌峰对这幅画感兴趣,倩儿热心的进去取画。

接着月色的光辉,一桢美女独身像跃然于闫凌峰眼前,倩儿正等着闫凌峰也批这画作两三句,却见得闫凌峰眼睛都发直了:“这,这是他送给你们的?”

“是,怎么了?哥!”闫素素直觉这画有蹊跷。

“你们两个丫头啊,你们才是得了便宜卖乖呢,哈哈,这是谁的真迹,你们当真看不出来。”

谁的真迹?闫素素本又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哪里能知道这个时代的名画家。

“丫头,亏得你在皇上身边伺候了几个月,尽然连皇上的墨宝都认不出来。”

“皇上的!”

倩儿惊叹。

“哥你不会看错了吧?”

闫素素也不敢置信。

“自然。只是奇怪,皇上的墨宝向来不外传,那人怎么会有皇上的真迹,倩儿,你给我描述下,那人长的什么模样。”

倩儿努力回想一番,导致还有些印象:“个字一般高,大概到少爷的眉心的样子,五官并不突出,哦,我记得他左眼睑下有一粒黑痣,眼睛不大,看上去傻憨憨的样子。”

闫凌峰努力的在脑子里搜索皇上身边有没有这样一个人,半晌后,终是没有这个印象,摇了摇头:“傻憨憨的人,左眼睑下有一粒黑痣,还当真不记得皇上身边有这么一个人。你们是在哪里遇到了?”

“清源路那边,为了躲一辆疯狂的马车,不小心撞到了他。”

“疯狂的马车?”闫凌峰皱眉。

闫素素也跟着皱眉:“哥,那马车是李威的,他平日里是不是经常在街上飞车,要知道这有多危险,如若不是我和倩儿躲多急,恐怕今晚上你就见不到我们两个了。”

“是他!”闫凌峰暂忘记了画作和那个憨厚男人的事情,有些惊怒道。

“小姐,你怎么知道是他?”倩儿当时并未听到路上议论,自然也不知道车里的是李威。

“我听路人说的。”

“是不是一辆金色的马车,扯顶是七彩琉璃,车壁上垂着无数珍珠链子?”

“是,是,就是!”倩儿连声应和。

闫凌峰俊美蹙的更紧:“这个李威,这车是皇后前不久才送给他的,上一辆马车,去年的这个时候在街上飞奔时候撞死了一个孩子,他嫌晦气把车给焚毁了,今年皇后才送了他车,他又要出去闯祸了。”

“皇上不管吗?”

“皇上日理万机,哪里有时间管这些小事,都是交友宗人府去办的,宗人府那,忌惮皇后和皇后娘家的势力,自然也不可能真的依法处置李威,这才养就了李威如今肆无忌惮的个性。”

闫素素对李威的反感,算是又加深了一层。

和闫凌峰且聊且喝到了夜深,两人才散去,闫素素回房睡觉之前,喊住了倩儿:“倩儿。”

倩儿回身:“小姐有何吩咐?”

“明儿个郊游,照顾好我娘。”

倩儿甜甜一笑:“小姐放心,奴婢会寸步不离的守在主子身边的。”

“恩,去睡吧!”

遣了倩儿下去,闫素素推门而入,门内一股子淡淡竹香韵动,一抹洁白出尘的身子长身而立,站在窗前,脊背挺的笔直,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肆意的倾斜在后背上,白衣黑发相得益彰,衬的白衫更白,而黑发越黑,不用看正面,闫素素也知道来者何人。

看他负手而立的身子,好似已经候了许久。

闫素素嘴角一勾,轻笑道:“好久不见!”

蝶谷仙转过了身,脸上的银色面具在昏黄的烛光下,蒙上了一层晃动的黄色影子。

今日的他不同往昔,嘴角不再是温润如玉般的笑容,而是带着一丝淡然的忧伤。

“怎么了?”闫素素问道,面露关切之色。

蝶谷仙踱步至桌边,嘴角苦涩一勾:“我喜欢的人,离我而去了。”

“啊!”闫素素有些稍惊,“什么时候?”

“几日前!”

怪不得,这么多日他都未曾出现,原来是去了哪里黯然神伤。

“她,为什么要离开你?”闫素素也走到桌边,给蝶谷仙倒了一杯茶,期间蝶谷仙的目光,一直紧随着她的侧脸,似乎在寻觅什么痕迹。

待得闫素素倒完茶抬头,他才转开了目光,落了座。

“吵了几句。”

“去了你找不到的地方?”

蝶谷仙摇头:“近在眼前。”

“那为何不去追回?”难道蝶谷仙性子里也有那别扭的一面,在争吵之中,绝对不会轻易妥协?

“我想我们需要冷静一段时日,所以一直不敢去打扰她,但是今日,我真的太过思念她,这种思念就像是千百万只蚂蚁一样,啃噬着我的全身,我没办法舒缓这种痛苦,只能来找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