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34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15 2016-03-25 20:14:27

  第134章

十两银子,连那金如意上一条金丝丝都比不上,捡了这么大一个西瓜,掌柜的怎么还会在乎这么点点小芝麻,自然是毫不吝啬的双手奉上,随后并热情的给闫素素指了个地儿:“小姐若是要喝酒,这斜对面那家的女儿红,可是远近闻名,小姐过去报我的名儿,他们必定算你便宜,而且——”掌柜的凑近了闫素素耳边,“绝对不会给你兑水。”

闫素素淡笑一声,拿了银子,朝着斜对面那家店而去。

她才出去不久,便听到了掌柜的和拓拔岩的对话。

“啊呀公子,真是不巧,那个姑娘啊,是我这新来的,这家住何处我还真不知道,方才啊不知道受了什么气,发了一顿脾气,走了,说往后再也不来了。”

闫素素冷漠回身,看着柜台前的拓拔岩,看着看着,那高大的身影似乎变成了元闵翔的,似乎是元闵翔在说。

“掌柜的你务必帮我找到他,要多少银子我都给。”

“掌柜的那其他舞女呢,没有一个知道她的来历吗?”

“掌柜的,若是她下次再来,你必定要帮我留住她,然后来驿馆找我。”

为了一个女人,像个疯子一样,这些男人,是不是都是这样?

人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拓拔岩如是,元闵翔又何尝不是,闫素素永远忘不了,方才自己假意跌倒后,元闵翔抱着自己有多久,有多紧。

忽然心里十分的憋屈,憋屈的好似不发泄一场,就没办法宁静下来。

从一个月前,天下人都道她害死了她大姐开始,她的心就一直都压抑着,她不是神,只是个人。

她也会觉得委屈,她也会介意那些流言蜚语,她也会介意别人的目光别人的言论,只是她选择性子淡漠,用闭关的方式,平复了心情,也讲所有的流言蜚语,拒绝在了耳外。

好不容一个多月,流言平息,她头上晦暗的阴云也渐渐散去。

现在她的丈夫,她以为是一生的良伴,可以相伴到老的那个男人,却和别的女人玩着暧昧,和别的女人玩着一见钟情,那种从心底深处溢出的悲凉,如同十月的冷空气一样,将血液凝固成了霜,将五脏六腑冻结成了冰,直让她感觉浑身发冷。

她想哭,可是眼泪似乎与她绝缘,无论心里如何压抑如何痛苦,就是落不下一滴眼泪来,这一点,前世今身都是如此。

前世被父亲毫不留情的推进深山采药时,她每每委屈至极,却总是没有眼泪。

可是那憋在心底,满眼在周身血管里的这股子寒气,却已经得不到宣泄,快要将她侵吞。

她只能去做那件最俗气的事情: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进了掌柜的说的那家酒馆,闫素素将那十两银子往柜台上一丢,大气道:“一碟花生米,七两卤牛肉,半斤烧鸡,剩下的,能买多少酒,就给上多少酒,记得,不要给我兑水。对面的茶馆老板,是我家亲戚。”

掌柜的是个女的,听闫素素这么说,顿了好一会儿,随后忙热情谄笑道:“哪敢哪敢,姑娘你是在一楼,还是上二楼。”

“二楼雅间!”即便喝醉了,闫素素也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的狼狈。

掌柜的面露难色:“雅,雅间啊,姑娘这点银子,恐怕……”

闫素素知道老板娘的意思,素手一抬,拔下了头上两只银簪子,和银子丢做一堆:“可以了?”

看着闫素素一头柔顺的绣花,自头顶倾泻而下,如同一匹上好的黑缎子,店里的酒客都被这份柔美给怔住了,即便同样身为女人,掌柜的眼中,闫满是对闫素素的着迷,半晌才还神,忙对着大堂里喊道:“二狗子,带这位姑娘上二楼,左二间!”

很快,一个精干的十五六岁的小娃,扬着满脸爱慕的笑容,把闫素素引到了左二间。

左二间的窗户是洞开着的,从窗户往外看去,可以清晰的看到元闵翔和拓拔岩所在的那个茶楼雅间,小二的政要下去取酒菜,却被闫素素喊了停步:“小二哥,帮我关上窗户!”

“诶,姑娘!”

关上窗户,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喝买醉酒。

茶楼之中,拓拔岩有些失落的回了雅间,小雅见状,嘴角抿了个偷笑。

“怎么,那姑娘不想见你?”

“不是……”拓拔岩低声道,语气里是难掩的失望:“是根本就找不到她了。”

元闵翔面色一紧:“怎么说?”

“她是新来的,掌柜的也不知道她家住何处,父母何人。”

“岩,你喜欢她?”元闵翔眉心微皱,问道。

拓拔岩并不否认:“恩!”草原男子,对待感情也是坦坦荡荡,喜欢就是喜欢,绝不隐瞒。

小雅小脸一垮,面色不佳的踱步到了拓拔岩面前,用一种极度无理取闹的声音道:“我不喜欢她,一个低贱的舞女,给哥哥**趾都不够。”

这八字还没一撇,人还未知去向呢,小雅未免也太过激了吧!

想到茶楼的掌柜的说那个叫做紫苑的舞女心情不佳,好似受了什么气,拓拔岩虽然觉得自己方才的话可能引了对方误会,有些冒犯,但也明白把对方气走,小雅也有不推脱的责任。

方才小雅三番四次开口侮辱对方,拓拔岩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眼底深处那种深深的受伤。

是以,当小雅这般激动没大没小的在他面前大吼小叫,诋毁紫苑的时候,拓拔岩心里蓬勃腾升了一股子怒意。

“你给我闭嘴!”他很少这般对小雅吼,当下就把小雅给吼的蒙住了。

“岩,你……”

“我再说一遍,叫我哥!”拓拔岩面色不佳道。

小雅的双目,溢出了两挂晶莹的泪珠,悬在眼眶,欲泣。

元闵翔见状,起身将小雅拉到了自己的怀中,沉着脸对拓拔岩道:“岩,小雅不过是个小孩子!”

小雅委屈的把脑袋埋在元闵翔的肩窝,肩膀微微耸动,显然是在哭泣。

拓拔岩也察觉到了自己方才的失态,忙放缓了语气,抱歉的轻拍了小雅的肩膀:“是哥不好,别哭了。”

“恩——”小雅扭动下身子,赌气的甩掉拓拔岩的手。

拓拔岩求助的看向元闵翔,元闵翔嗔他一眼,大掌拦上了小雅的肩头,轻轻的安抚,声音也是温柔:“别哭了,这妆若是哭花了难看了,不然这样,一会儿翔哥哥带你去游湖赏月,你来中原,不是最喜欢划船游湖吗?”

元闵翔的安慰似乎稍稍奏了效,小雅渐渐的停止了啜泣,抬起了脑袋泪眼汪汪,楚楚可怜的看着元闵翔:“真的吗?”

“翔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就我们去,不带岩——哥哥!”小雅抽泣着,语气里满是赌气的意味。

拓拔岩有些哭笑不得:“好,我不去我不去,你别哭了,一会儿你和翔上船,我在岸上吹冷风受惩罚可以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