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30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83 2016-03-21 20:12:54

  第130章

于贵妃受宠若惊,忙取了盘子去接菜。

连声道:“谢母后赏赐。”

“皇后,这菜,叫做桃李满天下,你尝尝!”

对于太后反常的好,皇后自然心知肚明,不过是太后冷待闫素素的一种手段吧了。

说白了就是做出两种极端,对其余的媳妇好的入骨,偏偏把闫素素当做空气,视若无睹。

皇后心里贼贼一笑,倒要看闫素素如何眼满扫地。

偷眼向闫素素瞧去,却见她面色如常,神色微变,皇后只当闫素素心里憋屈的想哭,面上强作镇定,顾配合起太后,有心刺激闫素素一把:“母后,您对臣妾真是太好了,这桃李满天下是道甜菜,臣妾这是吃在嘴里,心里都是甜滋滋的。”

闫素素能没有那几分聪明,自然知道太后是故意为之。

她也不气,就这么静静跪着,倒要看看,太后要做到何种地步。

之间太后“好婆婆”一样,一个个的给同席的妃子们夹菜,还不忘称赞对方几句,一轮下来,去了一刻钟,而闫素素和季末,依旧跪在桌边。

席间和乐融融,觥筹交错,婆媳和睦,欢笑盈盈。

席下闫素素和季末双膝跪地,微垂黔首,姿态卑微,备受屈辱。

这样一幅画面,着实是对闫素素最为刻骨的嘲讽。

席间所有人,有个透着同情的心态,有个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更多的,则是持着幸灾乐祸的心态个别,比如皇后,却是更为恶劣的落井下石的心态。

“母后啊,比坐的是东风位,偏巧有一堵人墙,挡了你脚边的东风,这东风和暖,本来还可以给母后熏熏双腿,可这……”

“你们两个,去那边墙根跪着!”太后平素里是从来不听皇后的话的,只今日和皇后是沆瀣一气,只为了给闫素素十分百分的难堪。

闫素素眉心一皱,这个太后,难道不知道适可而止四个字怎么写嘛?

正要发作,没想到季末却先开了口:“敢问母后,您不问缘由就让我们跪了这么久,您这是做长辈该有的风度吗?”

“啪!”重重的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季末的脸上,下手的不是太后,而是皇后。

对于这个因为护驾有功而平步青云的臭丫头,皇后早已经看不顺眼了,无奈平素里没有什么交集,找不到什么办她的理由,所以一直隐忍着,今朝倒是借了这个好机会,既可以让闫素素颜面尽失,又可以收拾季末一顿,以泄心头之怨愤。

从小到大,季末还未曾受过这般屈辱,进宫之前,她素来是她爷爷手心里的宝贝,进宫后,非但要收敛性子,处处受制,现在居然还要被一个老女人这般羞辱。

当下,季末年少气盛,火气冒了头。

“皇后,你凭什么打我!”

“就凭你方才对母后出言不逊!”

“你……”季末正要说话,却被闫素素截了话题,“皇后娘娘,我想请问何为出言不逊?”

“你也想挨巴掌吗?”皇后冷笑一声,完全没有把闫素素放在眼里。

“皇后娘娘,母后还未说什么,这里轮得到你喧宾夺主吗?我想说,如果季妃是出言不逊,那你这又算什么,越庖代俎?季妃曾经救驾有功,不敢以母后的恩人自居,至少我们对她也要心存感激,这才是做人的基本之道,你身为后宫之主,难道这点道理都不懂吗?出言不逊,由得着你来评判?你这分明就没有将母后放在眼里,而是和季妃私下结怨,借着这个当会儿,故意撒气罢了。”

闫素素一气呵成,半分都没有停顿。

太后也不曾想皇后居然会不由分说就打了季末一巴掌,要知道季末的爷爷可是铁骑将军,三朝元老,在朝中的功高望重,这一巴掌,若是铁骑将军追究,事情恐怕就有些惹人尴尬了。

而且闫素素这般的说,太后本身对皇后并无好感,如今,不由的顺着闫素素的话怀疑过去:“皇后,你和季妃私下是否真的结怨了?”

皇后自然忙说不是,季末虽然单纯可爱,却也是有些小狡诈,当下装了委屈模样,道:“太后有所不知,前几日臣妾和皇后是有些小冲突,当日是臣妾冲撞了皇后,今日这一巴掌,算是臣妾应得的,闵王妃,你无须再为臣妾鸣不平了。”

太后秀美紧蹙,紧紧的盯着皇后,认定了皇后今日是在公报私仇。

“果然是私下结怨,借此发挥,皇后,你身为一国之母,气量尽然如此狭隘,你真是太让哀家失望了。”

从太后被夸奖的飞上天的表情来看,闫素素就知道太后是个很容易被别人的话左右的个性,也因为明白太后和皇后的关系,所以她才故意出言挑拨,如她预料,太后对皇后,果然起了芥蒂,不再给皇后好脸色看。

太后薄怒,皇后微慌,心里憋屈的很,一双凤眸死死的盯着季末,道:“母后你休听她胡说,根本没有的事情,你不要听她片面之词,她这是存心污我。”

“确实,片面之词听不得,但是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刚才季妃只是和母后说了一句话,虽然语气了有些许的无礼,但是要如何处置季妃,全凭母后定夺,你却不由分手就是一巴掌,速度之快,很难让人不怀疑,这一巴掌,你是早准备好了,蓄势待发。母后……”闫素素随后转向了太后,继续她的挑拨离间大任,“您不觉得皇后这是滥用私群,假公济私吗?”

太后看闫素素也是看不顺眼,看皇后也是看不顺眼,本来是联合皇后想给闫素素难看,但是现在听闫素素这么说,太后也自然而然的朝着闫素素话语的方向去,认为在于此事上,皇后确实是有公报私仇嫌疑。

“皇后,念在今日是个高兴的日子,哀家就不和你追究此事,但是哀家要警告你,以后有哀家在,你这巴掌,除了朝你自己的脸上,不要让哀家看到你向第二个人挥出去,哀家还没有发话呢,你算那根葱?”太后借机也算是对皇后的一番羞辱,说皇后假公济私,太后又何尝不是。

皇后脸上显出各种神态:尴尬,难看,羞窘,愤怒,憋屈。一股脑儿,让她整张脸看上去有些滑稽的扭曲。

因为季末挨打一事,太后也宽恕了季末,让她回去落座,至于闫素素,也算沾了季末的光,回了座位。

宴席进行到了一半,有个贵妃突然站起,给太后敬酒,这无非也是酒席上的老规矩,那个贵妃后,大家都纷纷起立给太后敬酒,闫素素自然也只能随列,这一大轮酒敬下来,这宴席也吃到了下午去。

吃完宴席,大家意思意思的陪太后赏了一会儿的花,便各自回宫了。

这所谓的赏花,让人哭笑不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