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26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62 2016-03-17 20:15:07

  第126章

直到他开口,闫素素才还神:“啊?”

“一股子丁香花香,哪里来的?”

举起手里的纸片,闫素素本以为是任肖遥留给自己的字或者话,怕被人发现了,以为她和任肖遥之间有什么猫腻,引发不必要的误会,所以方才要偷偷藏起来。

现在既然只是一张空白的纸片,她也就无所谓拿出来:“那个人留下的!很香。”

元闵翔接过纸片,脸色一紧,道:“多闻无益。”

说罢,就要丢,闫素素鬼使神差的不知为何,居然上前一把抢了过来:“这香气单纯,只是丁香而已,没有毒,怎么会无益,别丢!”

元闵翔脸色越发的难看:“你这般珍惜,莫不是与那人有什么关系?”

闫素素一怔,面露不解之色:“你什么意思?”

“你对他就这么念念不忘?”

闫素素一惊:“你知道今晚来的是谁?”

这回,换元闵翔怔了一瞬:“我怎么会知道。”

根本就是前言不搭后语,听他前面的语气,分明就是知道来者何人,可是后面又不肯承认了。

闫素素追问道:“王爷,不要告诉我,连今夜那人会来闵王府,你都知道。”

知道自己失言了,也知道闫素素何等聪明之人,自己是瞒不过,元闵翔不再隐瞒:“今夜的人,是我安排的。”

闫素素又让他给惊到了:“你,安排的?”

“不然我如何脱身?”元闵翔嚅嗫一句。

“到底怎么回事?”

元闵翔从闫素素手里夺过了那张纸片:“你见过任肖遥,难道没有闻到,那人身上全是丁香花香吗?”

这个,闫素素倒真没了记忆,但今晚的人,居然——“真是他?”

“既然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我也不再隐瞒你,我和任肖遥早已经认识。他替我办事!今晚我为了脱身,故意让他扮作贼人混进王府,我好有理由推却拓拔岩的通宵宴请,回家来。”

这真是今天晚上,闫素素听到的最大最大的新闻了。

任肖遥,居然是元闵翔的手下!替元闵翔办事!

若是这样,那当时任肖遥救下她的时候,她告诉他自己叫做闫素素,他怎么会那么的平静,完全没有半分特殊反应。

不可能的啊,自己和元闵翔定亲之事,人尽皆知,作为元闵翔收下的任肖遥不可能不知道。

可他居然可以装作不知道,甚至在她和他扯谎说自己是进京投奔亲戚,路上不小心被卷入了那场厮杀,最后被逼的跳河求生,他的表情都是那么的充满同情,认真又严肃,好像对她的话信以为真的样子。

怎么做到的,他是?

明明知道她是元闵翔的未婚妻子不是吗?

而且知道她是未来的主母,居然就放任她不管,让她自己下山自己回京,他又是处于什么考虑?

一夜无眠,闫素素一直都想问元闵翔关于任肖遥的事情,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

天亮时分,她才朦朦胧胧的睡去,一觉醒来,已经近中午了,一起床,就听到门口有人说话的声音,细细听,尽然是元闵翔和明月的。

“王妃还没醒?”

“是,王爷,许是昨晚受惊没有睡好,一直在睡呢!”

“她醒来告诉她,今天我不能回来了,又要去拓拔岩那,这个帮我交给她。”

“是,王爷,奴婢知道了。”

然后,门外没了声响,明月进来后,见闫素素居然坐在床边,“呀”了一声:“王妃,你什么时候醒的?”

“刚刚不久。”

“王妃,王爷……”

“我听到了,把东西给我吧,你去给我被准备午膳。”

明月屈身双手奉上了手里的荷包,然后告退了下去。

打开荷包,里头是一对红玛瑙蝴蝶儿耳坠和同质地的指环。

闫素素不明白元闵翔怎么会送自己这个,他该是知道她根本不喜欢这些繁冗复杂的装饰物的啊。

将荷包收到了枕头下,空气里依旧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丁香花,昨日的那纸片必是浸了几天几夜的丁香花汁,才会历久弥香,经久不散。

洗漱穿着得当,明月也端着午膳进来,随意的吃了些,想着一日都要如此无趣度过,闫素素不免皱了眉心。

“明月,给我备轿,我想出去走走。”

自从闫玲玲过世后,闫素素就采取了避世的态度,从未踏出过闵王府大门一步,今日怎生的会想着出去,明月多嘴问了句:“王妃是要去办什么事吗?”

“不过随意走走,去安排轿子。”

明月不敢再多加置喙,下去吩咐好了轿子,回来请闫素素,屋子里却是空荡荡的,哪里还有闫素素的影子。

闫素素是故意支开明月从后门出去的,因为她知道,自己要出来,明月肯定要尾随着,从骨子里,她是不喜欢明月相伴的,只因为明月的嘴巴,太过聒噪。

从后门出去是一条安静的小巷,小巷两边一头连着闵王府前面的大道,另一头连着一条碧水河。

闫素素想了想,走了那连着河水的一段,过去恰巧遇上一个摆渡的老船夫,闫素素便给了他一些银两,让他搭自己一程。

穿上,船夫娴熟的摇动着双桨,目光是不是的扫向船尾安静美丽的闫素素。

“姑娘是官家小姐?”船夫自然也知道,那条巷子是王府的后巷,但是也不敢妄加猜测闫素素就是闵王爷新娶的王妃。

闫素素点点头:“是!”

“那姑娘是从闵王府出来的?”

“是!”闫素素淡笑着道。

“姑娘莫非是……”

“呵呵,是!”

老船夫惶恐,忙丢下了船槁给她下跪:“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尽然是闵王妃,居然还收了您的摆渡钱!”

“起吧,不必多礼。老人家——”

闫素素的平易近人还有虽然淡却很温和的笑意,稍稍让船夫放松下来。

“王妃有何吩咐?”

“附近可有什么风景如画的美丽地儿,带我去游玩一番吧,银钱,我不会少你的。”

船夫忙摆手:“能给王妃这样的贵人摆渡,是老头子我的荣幸,岂敢要王妃的银子!王妃坐稳扶好了,老头子我带你去白塔湖。”

“白塔湖?”闫素素并没有听过这么个地方。

“白塔湖就在前头不远处,平素里少有人去,因为那里有几处漩涡,但是老头子我的船技十分的好,要避过这些漩涡是轻而易举,白塔湖湖心,有白塔一座,共十六层,站在塔顶,众览全景,能看到小半个京城。”

居然有这样的地方,闫素素倒也来了些许兴致:“那走吧!”

船只顺河而下,走了不知多久,到了一处僻静的湖泊,湖心果然有一座建筑,但并非是白塔,而是做两层高的竹楼,闫素素疑惑的看向老船夫:“老人家,这就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