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22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08 2016-03-13 20:07:51

  第122章

“蝶谷仙给她买新衣服了?”

“不是!”

“蝶谷仙给她讲故事了?”

“不是!”

“蝶谷仙给她买了一支荷花发簪?”

“咦,你连这都知道,看你平时漠不关心的,不过,也不是。”

“你自己和我讲过,你忘记了?”元闵翔脸色有些微微的怪异。

“是吗?”闫素素怎么不记得了,不过她并未深加回忆,而是催道,“继续猜。”

元闵翔投降了:“猜不出来,说吧,到底是什么?”

“就说了,你绝对猜不到,还在那说大话,猜都能猜到,呵呵!”公布正确答案之前,闫素素还不忘揶揄元闵翔一番。

元闵翔一把打横抱起了她,惩罚她对自己的“大不敬”:“再笑话我,我可放手了。”

料定了元闵翔绝对不会放手,闫素素咯咯娇笑了起来:“你不舍得。”

元闵翔无奈的笑了起来,低头亲吻闫素素的额头:“我就是表现的太爱你了,你才会把我吃的死死的,是不是?”

“是!”她倒还真是应的大方啊,元闵翔再度低头,含住她的让人又恼又爱的薄唇,给了她一个深深的,惩罚的吻。

只道雨中漫步赏花是件很浪漫的事情,却不想雨中湿吻,也是如此的有情调。

闫素素一只手搂着元闵翔的脖子,一只手打着伞,伞面上,小雨淅淅沥沥的弹奏出一曲轻快的曲子,周边杏花盛开,淡淡的黄,飘渺的香,熏的这一副景象,美的无以复加。

一吻罢,元闵翔哑了声音:“我也要把你吃的死死的,你是我的,明白吗?”

不知道他怎么突然会说这样一句霸道的宣誓,闫素素乖顺的依偎进了他的胸膛,柔声道:“不然,我还能是谁的。”

“呵呵!”他好心情的笑了起来,对她道,“大姐,到底为何这么高兴,蝶谷仙给了她神秘好东西?”

“你这是关心大姐,还是关心蝶谷仙。”闫素素知道,元闵翔和蝶谷仙是相交多年的老友。

元闵翔回道:“都关心。”

“呵呵,好吧,告诉你吧,蝶谷仙和大姐,修成正果了!”

元闵翔有些无法消化这所谓的修成正果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修成正果了?”

“大姐已经是蝶谷仙的人了,而且蝶谷仙也答应了过几天带大姐回家!”

云闵翔高大的身子,猛然怔住。

感觉到他的变化,闫素素不由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雨大了些,我们回去吧!”

“恩!”虽然元闵翔没再说什么,但是闫素素直觉,元闵翔对于蝶谷仙和闫玲玲之事,已不仅仅局限于震惊这么简单,更多的,是一种闫素素都捉摸不透的情绪。

次日清晨,闫素素正在梳妆,婢女明月忽然心急火燎的跑了进来:“王妃,不好了。”

闫素素眉心微皱:“怎么了?”

“大小姐出事了!”明月大喘着粗气,指着门外道。

闫素素手心一颤,撒了一盒胭脂,那火样的红艳,落在漆黑的乌木梳妆镜上,似血一般,触目惊心。

不及拢起秀发,闫素素几乎是冲了出去。

闫玲玲住处,围着几个丫鬟,闫素素过去的时候,大家急忙给她让出了道,一个个诺诺的喊:“王妃!”

人围正中,是浑身湿濡的闫玲玲,如今正闭着眼睛,了无生气的躺在冰冷的青石地板上。

她的身周,是一摊清水,墨绿色的长裙,因为湿了水,显得有些乌黑,如今正无力的贴合在身上。

一头墨发,则是纠结成一股股,杂乱无章的散在地板上,左边肩膀上,零落一朵杏花。

闫素素倒抽了一口冷气,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下一刻,她急忙蹲下身,摊上闫玲玲的鼻息,心跳以及脉搏。

都停了,没有任何一丝生命征兆。

闫素素的眼眶,一瞬间湿润了,声音有些颤抖:“大姐,你别吓我。”

昨天还好好,还满脸幸福的模样,今日,怎么就成了这般模样?

强自镇定下来,闫素素努力的给闫玲玲做了一系列急救措施,压胸,度气,催吐,可闫玲玲越渐僵硬的身体在清晰的告诉闫素素:人死了。已经回天乏术了。

闫素素的眼泪,瞬间滑落。

见闫素素哭了,大家也都明白,大小姐去了。

边上的人,真哭假哭的都陪着落了泪。

哭了半晌,闫素素抹干了眼泪,看向了人群。

“是谁,是谁先发现的她?”

“是奴婢!”一个穿着丁香色小裙的女子屈身走了出来,瓮声瓮气的回话。

“在哪里?”闫素素努力压抑着声音里的颤抖。

“后院井里!”

“什么时候?”

“就刚才那会儿,奴婢给大小姐送早膳,左右不见她踪影,以为她去后院赏花了,所以就顺道去看看,看到了井边有大小姐的鞋子,奴婢好奇凑过去瞧瞧,就发现大小姐她,她……”

悬在闫素素眼眶的泪水,瞬间滑落,虽然知道闫玲玲因着李氏和闫妮妮之事受刺激不小,但是她却从来没有想过她会想不开。再者她不是应该收获了一份幸福吗?为什么一夕之间,尽然会想不开抛下这份幸福,肚子去了。

“你说,在井边发现了大小姐的鞋子是吗?”闫素素极力让自己的大脑保持清醒,不能因为过度悲痛而冲昏了头脑。

那丫鬟点点头:“只有一只绣鞋在井边。”

朝着闫玲玲的莲足望去,果然上头只有一只鞋,另一只上则是套着落袜,不见绣鞋。

如今袜子湿淋淋的贴合在她的脚趾上,隐隐可见一抹异样的红色。

闫素素将那只罗袜子脱下,发现闫素素的大脚趾指甲盖被撬起了半个,罗袜上的那抹淡淡的红色,想必就是脚趾上溢出的血水,侵入了罗袜的纹理之间,没有叫井水给洗刷干净。

若当真是自杀,闫素素并不认为闫玲玲有这个动机。

毕竟昨天的她,还幸福的如同云端的公主,除非是昨天晚上蝶谷仙来过,说了什么话刺激到闫玲玲了。

若是排除蝶谷仙来过的可能,还有什么理由,能让闫玲玲想不通?

从那只绣花鞋和她脚趾的伤口来看,倒更像是被人强行推下去的一个他杀的现场。

“去衙门请仵作!”闫素素毕竟只是个行医的而已,自杀他杀的结论,不能由她随便来下,而要结合验尸结果。

有丫鬟匆匆下去请仵作,闫素素又叫人进宫去请正在上早朝的王爷和丞相还有闫凌峰过来,另外又差人去了闫府,让她们准备好一切丧葬礼仪。

虽然内心震惊悲痛,但是后世闫素素却是安排的尽然有条,不消一盏茶的功夫,仵作先来了。

细细的侦查了一下现场,再大致看了看闫玲玲的伤口,三个仵作得出了同一个结论:“王妃,闫大小姐系跳井自杀。脚上的伤,是不小心撞到了井口的凸石落下的,鞋子也是因此掉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