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14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15 2016-03-05 20:07:32

  第114章

“回王妃的话,是方太医说的。”李德在元闵瑞身边伺候十多载,怎能不知道元闵瑞心思,是以配合起元闵瑞的谎言来,是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平静自若。

“那你转告他,就说配方无误,照常煎药就可以。”闫素素还真让这主仆两人给受了骗,还神色认真的对李德吩咐道。

“是,那奴才再去趟太医监。”李德自然是想把空间让给闫素素和元闵瑞。

不想闫素素一把喊住了他:“顺道帮我找找闵王爷吧,这宫里我毕竟不熟,可能和他岔开了,也可能是没找仔细。”

“是,奴才这就去办!”李德告退,屋内又只剩下闫素素和元闵瑞。

两人随意的聊着天,聊到好玩之处,间或相视一笑,许是聊的太过投入,两人居然都没有发现,院子里,不知何时,站了一个黑脸的人儿,这人儿也不知道站了多久,最后恨着一张脸,甩袖离开了。

等大天黑,都没有找到元闵翔,知道最后东直门守来报,说闵王爷早已先行离开,闫素素心里才猛然一凉一痛,这样的日子,他居然一声不响的丢下她就走了。

就算有天大的事情,当时她在里面给元闵瑞看病,李德总是在外间的耳房伺候着的,他好歹让李德传个话,就说有事先走了,他现在是怎么的,是得到手了,就不必珍惜了,所以才会这般给她难堪,让她丢脸吗?

她满皇宫的找他,他却早已经抛下她离开了,闫素素的心,在那一刻,当真是应征了一句二十一世纪很流行的广告语:晶晶亮,透心凉。

她是努力压抑着,才让自己的笑容看上去依然美好但是她却知道,别人报给她的笑容里,满满的不是同情,就是嘲讽,今日,她是彻彻底底的领教了一次,什么是颜面尽失。

最后还是元闵瑞派车把闫素素送回燕王府的,一回去,从明月处得知的消息,更让闫素素心口微微绞痛起来。

“王……王妃,王爷说,王爷说……说让您今天晚上睡东厢房去。”明月诺诺道,闫素素冷笑一声,果然,是得到了的,就不必珍惜了是吗?

原本以为元闵翔是个与众不同的男人,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今天中午在众人面前对自己的关爱,无非是装装样子给别人看,他还真会演戏,若当不再珍惜了,又何必出演那样肉麻的戏份。

闫素素冷眼看着紫翔院,嘴角,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嘲讽的笑容。

“明月,带路!”

“啊?”明月懵了一下。

“东厢房,带路。”她语气淡漠,听不出什么感情。

明月忙颤颤的应:“是,是,奴婢这就领您去。”

东厢房,原是用作客房,装潢的也算气派,屋子不知道是不是做好了迎接她的准备,尽然连暖炉都已经燃了起来,闫素素只觉得心口微微的泛着疼,面上却是淡漠冷然,不流露出半点痛楚之色。

只因为,即便他不再疼她宠她珍爱她,她也不可能像个怨妇一样自怨自艾,柔弱哀愁。

毕竟,她本来就不是为他而活,她的存在,只为了他自己,若是他当真已经不将她放在心里,她也会让他成为生命中的过客,抹杀了干净。

明月给她铺的床单,铺好后,贴心的问了一句:“王妃可曾用膳?要不要奴婢给您去取些饭菜来。”

“恩,是有些饿!”她也不会因为这样的冷待,而心灰意冷,食不下咽。

明月又是一愣,没想到这个时候了,闫素素还能如此淡定,甚至吃得下饭。

不过接下来,她便很快应下,开门去厨房取饭。

明月出去后,闫素素起身开了衣橱的门,看着身上的罗裙,她只觉得讽刺,早上时候低姿态的哄着她换衣服,中午时候还宠溺的给她夹菜,把她的菜碟子堆成小山,到了晚上,两人之间尽然落到了如此境地,说难听一点,闫素素觉得自己现在的待遇,就是被打入了冷宫。

只不过这个冷宫奢华了一点,这冷宫里还有丫鬟伺候着。

自嘲的扯了扯嘴角,从雕花的衣橱里取了一件素色的衣裙换上,又走到妆镜前,散了发髻,去了首饰,让一头秀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正要取梳子梳理下头发,门口,忽然传来了有条不紊的敲门声。

以为是明月回来了,闫素素随口应了声:“进来吧!”

门被推开,入内的却不是明月,而是个一袭白衣翩翩,长发随风飞舞,脸上带着银色面具的欣长男子。

“你怎么来了。”居然是蝶谷仙。

“怎么,我不能来?”对方轻勾了嘴角,温暖如春的一个笑容。

闫素素也轻笑了起来,心情因为蝶谷仙的出现,陡然转好:“我以为你以后都不会来了。”

蝶谷仙眼神一亮,半开玩笑半当真的问道:“怎么的,莫说你想念我的紧!”

闫素素扑哧笑出了声,对着圆桌边的椅子一指:“坐——倒是有些挂念你,我在这个世界,也难得有几个朋友,你是最好的一个,蓝颜知己。”

蝶谷仙的眼神里,是难以言状的深邃,最后目光定格在了闫素素的脸上,嘴角的笑容也有些凝固:“我对你来说,是不是永远只可能是朋友?”

“恩?”闫素素一下子没明白过来。

蝶谷仙收敛了眼底的凝重,嘴角的笑容又重新绽放:“呵呵,我是说,我们会不会有一天会成为敌人?”

“不可能!”就算蝶谷仙和元闵翔成为了敌人,闫素素也不会和蝶谷仙对立,因为她和元闵翔,虽然成亲了,但是从生命体来看,是两个独立的分支。

蝶谷仙轻笑起来:“凡是不能如此笃定,搞不好哪一天,我伤害了你的亲人,你不就把我当了敌人。”

闫素素只当他是开玩笑:“你不会!”

“这么信任我?你母亲和你大姐的病,可都是我在照料着,我要害她们,轻而易举哦!”

闫素素笃定的笑:“你不会。”

“哈哈,你是不是对我太过信任了?”蝶谷仙爽笑了一声,心情因为闫素素的几句话,而异常的好。

“不是信任你,是信任我自己的眼光。”闫素素倒是自信,不过说及大姐,她不由关切的问了句,“我大姐她,怎么样了?”

“依然是老样子,身子无大恙,可这心理似乎出了些许问题,除了我之外,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话。”蝶谷仙说着,脸色也凝重了起来。

闫素素沉沉叹息一口:“真的不可能娶她,或许在这个世界上,你是她最信任最想亲近的人了。”

蝶谷仙顿色,抱歉的摇了摇头:“不可能,我心有所属。”

“她说她不介意为小,这样也不行?”

“不行,我对你大姐,只有怜,没有爱,娶了她,也未必会碰她,再者我不愿意委屈我爱的女人,和别人同享我的心,我的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