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02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07 2016-02-22 20:20:33

  第102章

“爹,其实是素素……”

“爹,是素素上次气到了大娘,又因为对大娘存着芥蒂,所以没有尽力给大娘治病,导致大娘身体一直不见好,二姐知道后……”闫素素急切接过话题,因为她知道,闫妮妮继续口无遮拦下去,李氏那点小秘密估计是瞒不住了,到时候,怕是天皇老子都救不了李氏了。

看那闫妮妮,哪里知道闫素素的用意,只以为闫素素这么急着打断自己的话茬,是因为心里有鬼。又听闫素素一番言辞,她更加笃定,闫素素是怕自己的恶劣行径暴露了,急着给自己开罪呢。

“爹你不要听她的,她对娘下毒了,一种把娘害的快要死了的毒。”

“妮妮,没这么严重,只是总是呕吐不止,又没有食欲,脸色越发的苍白,身子也有些柔弱,爹,可能不是素素给娘下毒了,只是素素说的,没好好给娘医治。”闫玲玲始终是不愿意相信闫素素会这般歹毒的,所以在关键时刻,多多少少依然是帮衬着闫素素的。

闫丞相听完姐妹三人的述说,满脸的褶子,都要皱成一团了:“一个个,都给我进静思阁里,反省三天三夜……不,素素,你反省一天一夜,初九还要出嫁。”

闫妮妮闻言,大觉不公平,不由的无礼大喊起来:“爹,你这是徇私舞弊,我和姐姐有什么错,火是这小贱人放的她自己也承认了。她还迫害了我们娘亲,从头到尾,我们都是委屈的一个,凭什么我和姐姐也要进静思阁,这小贱人她……”

“啪!”重重一巴掌,毫不留情的甩在了闫妮妮脸上,甩闫妮妮一巴掌的不是别人,正是闫丞相。

“小贱人小贱人,她是你妹妹,你嘴巴再这么不干净,小心我把你许配给倒夜香的小许。”

闫妮妮捂着自己的脸颊,不敢置信的看着丞相,从小到大,爹虽然严肃,但是对她也算是疼爱,从来没有打过她一下,也没有狠狠的骂过她一次,可是自从这个闫素素治好了爹的病后,爹越来越不把她放在心上了。

现在,居然为了这个小贱人打她,还说,还说要把她嫁给倒夜香的,无边的委屈,自四面八方涌来,闫妮妮满面泪光,惊恐的看着眼前的闫丞相,只觉得眼前的这个老人,越来越陌生,越来越可怕。

忽然,她像是发疯了一样,推开了闫素素,疯狂的往外跑去。

“妮妮!”闫玲玲紧随而出,却被丞相一声喝住。

“给我站住!来人,把大小姐和三小姐押入静思阁,这两个丫头,杖责三十大板,卖入青楼。”

“老爷,那二小姐?”有人试探的问了一下。

“爱死哪,死哪里去,娇生惯养的,外头三天,保证她哭哭啼啼的回来求饶。”闫丞相铁着脸道。

一切,都偏离了原先预料的轨迹。

闫玲玲的眼泪,在瞬间决堤,一双眼睛,幽怨的看着闫素素。

虽然知道这一切并不是闫素素造成的,但是她并不想把过错归咎到闫妮妮身上,她是有私心的,虽然闫妮妮今天不对在先,或者说从头至尾都是闫妮妮太过咄咄逼人,但是想到闫妮妮都离家出走了,爹爹显然不想管她了,闫玲玲只觉得心疼。

胸腔里所有的责备和愤怒和委屈和害怕,只能通通加诸到自己身上,以及归咎到闫素素身上。

好像只要今天自己不参与这场“绑架”,只要闫素素不打掉蜡烛,就不会有那场火灾,就不会有现在这一幕。

再往前推。

如果那天没有被闫素素支开去泡茶,也许娘亲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娘亲没有变成这样,她也不用怀疑到闫素素身上,她不怀疑到闫素素身上,也就不会有现在这些事情。

继续往前。

如果闫素素没有气的娘亲吐血,那娘亲就不会生病,就没有机会给闫素素下毒,就……

一直推一直推,直到推倒了最前端,闫玲玲心中忽然一惊:如果,压根就没有闫素素这个人,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这一重重,一桩桩,一件件,没完没了,阴影不散。

从什么时候开始,闫素素的出现,搅乱了所有的平静,打破了那一成不变的宁静的生活模式,让她原本简单的无忧无虑的生活,变成了这般凌乱阴晦的模样?

去静思阁的路上,闫玲玲没办法停止这些其实不应该存在的想法。

她其实了然,现在这样,娘亲和妹妹要负担起的责任不会比闫素素小,但是她的私心,在这一刻,却强迫她把所有的罪过,统统都推给了闫素素,那点小善良,又让她不忍心闫素素背负所有的罪过,她只能自己用柔弱的肩膀,也扛着分担着。

静思阁也是闫府的书斋,里头放的都是佛经,本来是闫丞相自己心烦时候用来调剂凝神的地方,后来他官做的越来越大,事务越来越多,渐渐的也没时间来静思阁了。

久而久之,这静思阁除了有人日常来打扫外,便再无了光顾客。

丞相会把闫素素和闫玲玲关进静思阁,就是想让她们好好反省反省,看看佛经,静静心。

五更天末了,天际依然一片黑暗,丫鬟上来掌灯,给闫素素和闫玲玲上了一个糕果盘子和一壶清茶后,就退了下去,偌大的静思阁里,只闫素素和闫玲玲绕着圆桌对坐着,一个脸色凝重,一个脸色幽怨。

“大姐,我们得想法子出去,有些事情我可能没办法现在和你说,但是你要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对大娘下毒。”李氏的秘密,说出来,可能会翻了闫玲玲的天,所以闫素素被误会到了这种境地,依然是缄口不言。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看出来我要把你骗去柴火库?”

闫素素顿了一下,随后如实道:“恩。”

“很拙劣的谎言是嘛?”

“恩!”闫素素继续应。

“那你为何要上当,你都策划好了的是吗?放火那一出,也是你蓄意为之是吗?”闫玲玲毕竟只是个小女人,今日之事,闫妮妮的出走,对她打击过大,以至于她的言辞间,全是愤世嫉俗的味道。

“大姐,你……”闫素素口才并不差,只是这一刻,忽然有些无言以对。

闫玲玲幽怨的眼神,她明白了,原来,闫玲玲是把所有的罪过,都归属到了自己的头上。

闫素素苦笑,忽然发现,有时候,好人也是这么难做的:“大姐,我没有任何预谋,有预谋绑架我的,是你们不是吗?被关起来受惩罚的,是我们不是吗?”

闫玲玲当下怔住,随后,大挂的眼泪不住的落了下来,不为别的,只为了自己方才的龌龊心里,什么时候,她变成了这样的女人了?

清晨的冷风,灌入领子里,带着刺骨的滋味,负气离家之后,闫妮妮其实一直都不敢走的多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