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90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49 2016-02-10 20:15:56

  第90章

屏风后,传来了压抑着的低吼,毕竟隔着些距离,那声音也并不高,所以听不清具体在讲些什么,甚至零零星星的只言片语,也捕捉不到。

闫素素等的百无聊赖,抬头看看闫凌峰,见他正望着东南方向的天空发呆,闫素素也望了过去,瞧见一颗闪亮的星星,在整个月空中,显得格外的明显。

“哥,看什么呢?”

她轻声问。

“没什么!”闫凌峰轻笑一声,转回了目光。

“呵呵!”闫素素也轻笑一声,兄妹两的对话,简短又没有意义,权当打发无聊时间。

约摸过去了半盏茶的时间,拓拔岩率先从屏风中走了出来,走在他身后的,是有些眼眶红红的小雅,一出来,一直低着头,也不再恶狠狠的瞪着闫素素了。

“走,看歌舞去!”拓拔岩倒是如没事人一般,笑的爽朗。

这是拓拔岩第二度邀请了,自然是不能拒绝的。

几个人,包括小雅,前前后后的来到了大厅。

大厅的八骏马屏风后,丝竹管乐师走已经就位,一进去,丫鬟上了糕果茶点,拓拔岩就拍了拍手,乐音起。

有几个穿着蒙得儿服饰的男人先走了进来,然后,一个娇小的穿着白色羽衣的女孩也走了进来,起势动作是女孩被男人们围靠在中间,然后,忽然从男人们中间飞了起来,踩着男人的头顶,不停的来回旋转。

这和闫素素脑袋里设想的蒙古舞太不同了,但是女孩的轻盈飘逸,以及随着她的旋转片片飞落的洁白羽毛,却让人联想到了草原上的白云和大雪。

女孩舞了许久,停下的时候,又被几个男子围在了中间,男子开始在原地踏舞步,虽然人不动,却因为高壮,也踏出了壮观的味道。

踏了一会儿,男人们做了一个让闫素素怎么都想不到的动作,集体下腰。

闫素素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这么壮的男人的腰肢,也可以柔软如是,下到这种程度。

下腰后,中间并不见那女孩,而是多了一朵,巨大的洁白的雪莲花儿,闫素素见闫凌峰本是静静欣赏着,见到这一个景象,忽然坐直了身子,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

闫素素还一直都在寻找女孩的所在,猛然发现,莲花缓缓分开了,两个花瓣,做了手臂,两个花瓣,做了双腿,一个花瓣,做了腰肢,一个花瓣,做了脖子……

天呢,方才那朵盛开的雪莲花,居然是那女孩盘起来的。

这样的柔术,让人叹为观止。

闫素素的眼眸里,多了一抹震惊,一抹佩服。

是什么,能让她能够盘成那般模样,整个人完全以一种无法想象得到的姿势盘踞在一起,闫素素想,方才那多莲花,在二十一世纪,就算世界顶级的柔术师,估计多盛开不出那样的完美迷人。

女孩舞罢,告退了下去,之后又上了两三个蒙得儿特色的舞蹈,闫素素欣赏着舞蹈,喝着香茶,惬意的很,忽然间,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闫三小姐!”

闫素素抬头望去,只见小雅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自己的身侧了,开口叫自己的,正是她。

“有事吗?小雅姑娘?”闫素素疏离客气的问道。

“倒也无事,只是久闻江南女子温文婉约,贤德端庄,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是以想请教下三小姐一个问题。”

闫素素可不认为对方是在夸奖她,而且从对方故作友好的语态之中,她就知道这“请教”,怕又是一场小阴谋,甚至是小迫害了。

有句话叫做有备无患,既然看穿了对方是怀着不良企图的,闫素素自然也就心里开始暗暗的提防了,言谈上,更是小心翼翼:“小雅小姐过誉了,但说无妨,素素若能帮到你忙,定然竭力,若是帮不上,那也请见谅。”

小雅纱布上的嘴角一勾,媚笑一声:“呵呵呵,我只是前几日逛市集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对对子,我觉得好生奇怪,就上去凑了凑热闹,我记得当时有个老者说了两个对子,都没有人能对出下联,我这也揣摩半天,楞是揣摩不出下联要如何对,心里堵的慌,听闻闫三小姐博览群书,是以想问问三小姐,那闷在我心里的两幅对子如何对。”

闫素素优雅一声淡笑:“博览群书不敢当,小雅姑娘尽管说。”

小雅娇笑一声,道:“这第一个联儿吧,挺奇怪,就七个数字:汝,一二三四五六七。”

闻言,闫素素心下立刻明白了,这小雅,是打着请教的棋子,拐着弯儿骂自己呢!

看一边丞相的脸色虽然笑容依旧的看着这边,好似根本没有听出这话中玄机,但是闫素素从丞相眼底深处,却看到了他对小雅的愤怒。

确实,自己的女儿在大庭广众下被骂了王八,是一件让人愤慨的事情——虽然,这句对联,怕是在场的多数人,根本就不能会议其中的意思。

闫素素故作难解状,皱着眉头沉思片刻,稍候,“惊喜”的道:“有了,这下联小雅姑娘听听,这个好不好。尔,忠孝节义礼仪廉。”

小雅露在外头的脸色,瞬间变成猪肝红,眼神里的愤恼,和脸上勉强要维持住的微笑,让她整个半张脸孔,呈现了好笑的扭曲。

闫素素的回答,冲散了丞相眼底的愤怒,暗暗的,给闫素素投来一个赞许的目光。

主座上的拓拔岩,似乎并没有参透两人话中玄机,还给闫素素叫了个好:“好对子,一二三四五六七,对忠孝节义礼仪廉,当真是绝。不过若是上联能加个八,下联加个耻,那就更完美了,这处对子的人倒真是奇怪。”

边上有个缺心眼的,邀功似的接了他的话:“王子,这中原人对对子,可不是闹着好玩,都是有玄机在内的,比如这上联,一二三四五六七,独独忘记了八,忘记了八,忘八忘八,这不就是王八吗,哈哈哈哈!这下联才绝妙无双呢,忠孝节义礼仪廉,没有了耻字,无耻无耻,这不就是无耻吗?”

拓拔岩的脸,本来是带着平和的笑意的,却在瞬间冷却成冰霜。

把缺心眼的解说的人,也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立马噤声,缩头缩脑的躲到一边,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小雅倒是显得很生气,愤愤的小女生一样的剁了一下脚,对闫素素道:“我这是当真不知,有心求教,并不是说要占你便宜,你这倒好,作为一个才女,你怎么能不知道这话中玄机,居然直当当的骂我,岩,你看她。”

原来使的是这一招啊,果然是个小阴险。

闫素素站在原地,全无被控诉的委屈和可能被责罚的恐惧,而是对着小雅淡雅的笑道:“小雅姑娘,你这联子出处非你,你不过是转述那老者的而已,我这回的下联,自然也是对那老者所回。你之前可都说了,你只是憋闷的慌,向我请教而已,而并不是无聊的慌,要和我对对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