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60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16 2016-01-11 20:13:53

  第60章

从她看那堆东西的眼神来看,这些用藏青色的土布包着的东西,肯定不是平常之物,但是俗话说不该问的不要问,闫素素便也没有多言,只是对她道谢:“谢谢你送我一程。”

“恩!”她应了声,因为身份已经挑明了,所以也没有可以伪装男人粗哑的声线。

闫素素在车里坐了一会儿,车子走的道路极其不平稳,摇摇晃晃的颠簸的她根本毫无睡意,行进了两个多时辰,她先开了口:“他们不会有事吧?”

这他们,问的自然是老大老三他们。

“应该不会,纵然对方武功高强,我们老大的功夫也不是盖的,再说我们人多势众,轮番上阵,就算是铁人也有精疲力竭之时。”

老二的语气,倒也听不出太多担心,闫素素也便放心下来。

“你刚才不是有话和我说?什么话?”

想到那未完成的,惹的老二睡不着的话,闫素素又重提了起来。

“现在没了。”

这倒奇怪,明明憋的睡都睡不着的话,大晚上非要她开门讲的话,现在倒没了。

“是不是关于你老大?”

被猜中了心思,马车外没有了声响,只听到一声马鞭儿闪在马背上的抽打声,还有女子娇脆的一声“驾”声。

闫素素撩开了马车的车帘,扶着车壁坐到了老二身边,车头点着一盏油灯,用一个透明的琉璃罩子罩着,依稀透着昏黄的光亮,照着前行的漆黑道路,也照着老二胡子拉杂的侧脸,愣生生将她黑色的胡子,染成了焦头发的枯黄色。

“你喜欢他?”闫素素只是猜测,却见老二把持着缰绳的手猛紧了一下,在昏黄灯光照应下的侧脸,颜色深了几分,看来是脸红了。

“我是喜欢他,不可以吗?”她忽的抬起头,傲然的对着闫素素努起了下巴。

闫素素轻笑起来,有几分柔软:“所以晚上,你不会是想来告诉我,不要勾引你老大吧?”

既然已经说破,她也就不再做作,姿态依然傲然:“就是,怎么了?”

“放心,傻姑娘,我是有婚约的人!”似乎是为了让她安心,闫素素搬出了那段自己并不承认也并不情愿的婚姻。

老二显然没想到她已经有了婚约,楞了一下,随后不确信的问道:“真的?”

“不然能有假,呵呵!”闫素素嘴角完成了月牙弯儿,双手撑在了车板,抬头看向漆黑一片的夜空,有些无奈的道,“虽然,也并不是我心甘情愿的。”

“怎么了?你被逼婚了?”老二低头看她,似乎对这件事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算不上逼,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身不由己罢了。”想到元闵翔,想到这场婚姻,闫素素就无奈起来。

“那你可以逃啊!”老二倒是直率,给闫素素提了这一个建议。

闫素素眼前一亮,猛一把坐直了身子:“是啊,我可以逃啊。”

以前一直想着要逃跑的,但是又怕连累到母亲和倩儿,现在她或许已经是个“死人”了,她为何不走的远远的,倒还要主动送上门去?

那场劫难,死伤无数,怕是所有的人都以为她已经遇难丧生,她若是隐姓埋名远走他乡,这世上,可能就再也没有闫素素这号人物了。

想及此,她拍了拍老二的肩膀,满目激动:“放我下车吧,我不回京了,我们就此别过。”

老二看了看周遭的环境,并没停下马车:“这里是荒野,时有野兽出没,即便要下车,也等把你送上大路。”

这姑娘倒是好心,闫素素感激一笑,点点头。

“你是京城人?”路上太过安静,若是两人再静默不语,就显得有些诡异,既然心结已经解开了,老二对闫素素的态度也就温和了起来,话题也多了。

闫素素不解的看了老二一眼,方才在饭桌上她不就说了自己是闫丞相的三女儿了吗,老二怎么还会这么问,忽的意识到自己承认身份的时候,老二正巧出去取衣服了,所以没听到,所以,她又向老二坦诚了一遍身份:“我是闫丞相的三女儿。”

老二大吃一惊,不敢置信的上下打量了闫素素一番,然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怪不得,总觉得名字很熟悉。”

名字会熟悉,恐怕一则是因为姓闫,二则就是那两个叠字了。

闫家的女儿,名字都是叠字,闫家大女儿貌若天仙,天下皆知其芳名玲玲,闫家二女儿因姐出名,也有许多人知道她芳名妮妮,只有她这个庶出的三女儿,以为被深度雪藏了十多年,所以知名度寥寥。

“呵呵!”她轻笑了一声,身子又慵懒的靠在了车板上。

老二心无旁骛的看着前方黑漆漆的道路,一面驾车,一面和她搭话:“你许的是哪家?”

“当今王爷,你猜是哪个?”长夜漫漫,寂寞无聊,不如玩些猜谜游戏,好轻松一些。

老二当真认真的猜测起来,半晌,有些不用好意思的看向闫素素:“我估摸是秦王爷。”

她会不好意思,闫素素知道为什么。

“是因为我是个不得宠的庶出之女,所以猜我只能配秦王爷吗?”

被看了穿,老二更加的难为情起来:“其实也不是了,只是从未听说过闵王爷对哪家姑娘动过心,所以……”

不想再戏弄老二,闫素素柔声笑道:“其实你猜错了,我婚配的是闵王爷。”

老二吃惊:“怎么会,闵哥哥他……”一出言,她顿觉失言,可要改口,已经来不及了。

“闵哥哥?你认得闵王爷?”

老二干干笑笑,摇摇头:“不认得。”

闫素素才不信,她方才分明听到了那一声亲昵的闵哥哥。

“当真不认得?”用一种压迫的眼光,紧盯着老二的侧脸,闫素素知道这个草原姑娘性子率直,任何情绪都写在脸上,尤其是那一双眼睛,藏不住半点秘密,所以,他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看,盯着她的眼睛看。

果然,在她的侧脸上,她看到了局促,而在她的眼眸里,她看到了闪烁。

“你就别问了,反正我不认识!”

“那若是我要逃的是他的婚,你许吗?”闫素素似乎意识到,老二要是认识元闵翔,并且和元闵翔如此亲昵,这逃婚,有些不大可能了。

果然,方才还在劝闫素素逃婚的老二,一下子反了态度。

“既是定下的婚姻,就是婚姻盟约,若是违约,那是多么不光彩的事情。”

“刚才,你可不这么说,你可是劝我可以逃啊!”

老二的脸色,窘迫起来,开口想替自己解释下自己的前后态度反常,却只剩下词不达意的囫囵乱语:“啊呀,我随便说说的吗,你还当真了。反正,你不能当真,不是,我前面说的你不能当真,我后面说的你才能当真。”

看着她拘窘的模样,闫素素不再逗她了,只是心情,却在瞬间沉重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