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56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02 2016-01-07 20:16:48

  第56章

重复的问题,第二遍却是问让人遍体生寒。

“死了,一剑被刺死了。”

太后失态的吼道,好不容易平复的怒气,又轻易的被挑了起来,头晕目眩气短的感觉,比方才第一次还来的厉害。

眼看着她有些昏昏欲倒,桂嬷嬷赶紧对着身边的宫女喊道:“太医,快宣太医。”

元闵翔额际的青筋统统暴露了出来,见到太后差点背气过去的模样,他并无半分怜惜担忧,而是和元闵瑞一样,拂袖离去,身侧的拳头,捏的紧实,当听到她死了的消息时,五脏六腑猛然被钝器撞击了一下,痛的无以复加。

怎么可能,她怎么会死?

等一个月,可以,等一年,也没问题,但是等一辈子,她是何其的残忍?

直到彻底的失去她的这一刻,元闵翔才知道这个小女人,早已经深深的种入了她的心间,他那一颗从不为女人悸动过一次的心,这次随着闫素素的离开,好似陷入了无边的深渊,跌落,跌落,继续跌落,然后,重重的摔碎在渊底,四分五裂。

她——怎么会死?

冰冷湍急的河水里,一具女人的身体,随波逐流,如同一株一页的浮萍,沉沉浮浮,浮浮沉沉。

闫素素的知觉早已经丧失了,冬天的河水冰冷刺骨,她又不谙水性,为逃命下水后不久,她呛了好几口水,颠簸扑腾了一阵子,后来体力不支,加上冷的周身麻木,就晕厥了过去。

索性河水虽然深急,到了下游却也平浅了许多,水流最多只没过脚背,水势也小了许多。

闫素素被搁浅在了一处礁石上,面朝天空,露着一张冻的失血苍白的容颜,秀发被河水冲刷着,描绘出一抹黑色的缎带。

也不知道躺了多久,她朦朦胧胧间有醒来过一次,这一次,除了彻骨的冰冷和无边的黑暗,她什么都感觉不到,以为自己死了,她悲哀的想自己会不会又穿越回去现在,想着想着,她又晕了过去。

再醒来,她只觉得好似身处一个巨大的火炉子里一样,全身都被烤的滚烫,迷迷糊糊中,果然看到了明黄色的跳跃的火焰。

还有一双黑色的长靴,在身边来来回回,靠近了她,蹲了下来,嗡嗡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又离开了,一会儿之后又折了回来,这样几次后,黑色长靴不见了,闫素素又陷入了无边的昏睡之中。

真正的醒来,是被一阵诱人的肉香给勾醒的。

眼睛一睁开,映入闫素素眼帘的是一处山洞,洞壁上长满了青苔,有些潮湿,她躺在一个枯草铺子上,身上盖着一件雪白的锦衣,还放着一个牛皮水壶,另一边,是一摊燃着的火焰。

火堆上,架着一个铁锅,里放了一只野兔,正在炖制,肉香扑鼻,惹的人垂涎欲滴。

把闫素素勾醒的肉香,正是自这铁锅中飘散开来,闫素素闻着香气,腹中饥饿难当,不由的伸了手,想去撕一点那兔子吃,忽像像是感觉到了有什么在看着自己,她猛一把抬起了头。

果然,上头有东西,确切点说,不是东西是个人,更确切点说,是一个白衣胜雪的男人。

这山洞上方,有个天然成型的小洞窟,看上去如同一张小床,男人就躺在上头,侧着身撑着半边脑袋,悠然的看着闫素素。

见闫素素终于发现了他的存在,他弯了唇角,轻笑了起来:“终于醒了!”

他的笑容极是温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温暖感,然闫素素在某个瞬间,不经意的居然想到了蝶谷仙的笑容。

“你救的我?”

“恩!”男人终身一跃,轻巧的就从洞壁上跳了下来,站到了闫素素身边,“饿了吧,炖了有半天了,吃吧!”

说着,男人字腰间包裹里掏出了一副银筷子,递到闫素素手里。

闫素素闻言,也不顾的什么文雅淑女了,接过筷子,就对着锅里的兔子大快朵颐起来。

吃到有五分饱,好歹祭奠了一下五脏庙,闫素素才抱歉一笑,停下了手:“当真是饿极了,让你看笑话了。”

“昏睡了三天三夜,期间就喝了点水,不饿才怪。”男人依然是轻笑,笑容依然是温暖,并不因为闫素素难看的吃香而对她有所嫌隙。

闫素素吃惊了一声:“三天三夜?”

“把你从芷河中捞起来,你浑身冰冷,气息游离,我给你吃了点我随身带着的药丸,总算保住了你的命,但是河水的寒气在你体内积聚,可能已经侵入了五脏六腑,得到城里找个好大夫,才能调理过来。”

看闫素素吃的满嘴都是,男人从腰间取了一块帕子出来,递送到了闫素素眼前。

闫素素不好意思的对他一笑,接过了帕子,一眼瞥见帕子上一只黑色的老鹰,老鹰下方,绣着肖遥两字。

“你的名字?”伸了帕子过去,闫素素微抬了下下巴,示意了一下那两个字。

男人点点头:“任肖遥,我的全名,你呢?”

“闫素素!”

“怎么会落水的?我看你衣服上有些血迹,被追杀吗?”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衣襟和裙摆处,确实落了些血迹,虽然经过河水的冲刷,却还留有淡淡的粉色痕迹。

想到了那日的刺杀,闫素素心里挂念起季末来,不知道她是否平安。

当然,也惦念着其他人的性命安慰,包括太后的。

“不算是被追杀,算是被误杀。前几日经过官道,看到两队人马在厮杀,一队好像是朝廷的兵马,我躲闪不及,被卷入其中,为了活命,只能跳河求生。那场厮杀,你有所耳闻吗?”

既想问问任肖遥当日的情况,又不便透露自己的身份,闫素素只能将自己设置成了不小心被卷入的局外人。

索性任肖遥也并不生疑,可能是看闫素素并不像那帮死士,也不像是宫里的人吧。

“路过看到了残景,死的人不少,地上满满当当都是尸体,你说的对,一队确实是朝廷的人,护送当今天后去西陵给先帝守陵的,另一队就不得而知了。”任肖遥回忆了一下当日看到的情景,扔了一根木棒到火堆里,复看向闫素素,“但是是晚上,你怎么会在现场?”

闫素素从容一笑,也学着他的样子,丢了木棒去旺火:“进京投奔亲戚去的,本以为官道上应该平安着,所以只带了一个丫鬟,没想到遇到这种事,我那丫鬟也不知道是生是死,待我身体好点,要去查探一下。”

任肖遥点了下头,看了看铁锅里的兔子还剩下一半,对闫素素问道:“不吃了?”

“饱了,谢谢你!”

“谢我什么?救命之恩,还是送食之恩?”

“都有!如果不是蒙你相救,我怕早就曝尸荒野了,如果不是蒙你送食,我也成了饿殍孤魂了。所有,于此于彼,真的很感谢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