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394章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3142 2016-08-16 10:11:14

  “欧阳小姐这是何意?卓晔自知受不起小姐如此大礼,你赶紧起来说话吧。”卓晔面容虽然温和,心里则忍不住冷笑,终于要说到正题了么?

欧阳暖儿却不肯起来,依旧维持着下拜的姿势,恳求似的说:“请姑娘成全暖儿多年的心愿,留暖儿在王爷身边伺候,以报答王爷对暖儿的恩情……”

“你先起来。”卓晔无语又无奈地亲自搀扶欧阳暖儿。

“姑娘答应了暖儿的请求,暖儿便会起来。”

威胁她?卓晔的目光一寒,声音也冷了下来:“怎么?我若是不肯点头,欧阳小姐便不打算起来了么?”

“我……”欧阳暖儿的脸色变了一变,却说不出话来。

“既然欧阳小姐觉得这种姿势说话舒服,我自然不好强拉着你起来。”卓晔当即放开了手,退回椅子前坐好,居高临下的看着欧阳暖儿。

欧阳暖儿没想到卓晔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当下有些骑虎难下了,只好咬咬牙,重复恳求:“请姑娘成全暖儿……”

卓晔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放下杯子,淡淡的说:“这恐怕不妥吧,欧阳小姐贵为左相府的千金,若是卖身为奴,不怕世人看了左相府的笑话么?左相大人怕不会答应吧。”

“卖,卖身为奴?!”欧阳暖儿有点傻眼,她何时说要卖身为奴了?!

卓晔瞥了欧阳暖儿一眼,见她一脸惊呆的表情,便故作疑惑的道:“难懂是我理解错了么?欧阳小姐不是要报答王爷八年前救你的恩情,想进瑞王府来伺候王爷么?在瑞王府,伺候人的事,可都是下人们做的。”

此时欧阳暖儿自然明白过来了,卓晔是在故意羞辱她,心里不禁暗暗恼恨,但脸上却不敢表露出来,忙低头掩住了眼底地一抹怨毒之色,道:“暖儿不是这个意思……”

“哦?”卓晔的唇角勾起一丝嘲讽和戏虐的笑意,问道:“那欧阳小姐是什么意思?卓晔愚笨,小姐说话还是直接些吧。”

她倒要看看,这所谓的名门闺秀,到底敢不敢把话说更露骨一些,或者说,更不要脸一些……

不要怪卓晔想法恶毒,对于这种窥视她的男人,拼了命想当小三,还有胆量找上门来的女人,她真是半分好感也没有,没冲上去甩两巴掌,在骂一句:“有多远滚多远”,已经是在维持良好的修养了。

“暖儿愿意以身相许来报答王爷的恩情……”她今天既然来了,还怕豁不出去这张脸么?欧阳暖儿索性把今日来的目的表达了个清楚明白:“暖儿不敢要求与星宿姑娘做平妻,只要做王爷的侧妃就心满意足了……”

侧妃?卓晔心里冷哼,她倒是想做正妃呢,可是自己和凤临策是皇上赐婚,这正妃的头衔,是无人能动摇的。

“原来这便是欧阳小姐的今日来目的啊,倒真是让我有些意外。”卓晔轻笑,自己真是低估了这女人脸皮的厚度,不过话说回来,她若是要脸也就不会来见自己了,脸皮若不是绝对的“坚韧”,听到“卖身为奴”四个字的时候,就该羞愤离去了吧。

卓晔的笑声,听在欧阳暖儿的耳朵里是说不出的刺耳,她的俏脸烧得通红一片,但脸上的表情却多了几分坚决,她等了八年了,不能再等了,以前以为只要她坚持,他终有一天会娶她的,可是如今他就要娶别的女人了!要她如何再等下去?

她不要成为连琴那种二十多岁还嫁不出去的“老女人”,她也不想嫁给别的男人,若能如愿嫁入瑞王府,她什么都不在乎……

“请星宿姑娘成全暖儿!”欧阳暖儿继续重复这句话。

“奇怪,欧阳小姐求错人了吧?你想做临策的侧妃,能成全你的人也不是我啊。”卓晔秀眉微挑,不咸不淡地说。

“暖儿想,王爷会尊重姑娘的意见……”

欧阳暖儿言罢,轻咬嘴唇,这八年来,她做过的努力已经不少了,时常制造“偶遇”,每逢宫宴努力展示自己,以求吸引他的注意,甚至去讨好那个人精儿似的小世子……可是,他的眼里还是从来都没有她……

所以今日,她想从卓晔这里着手,男人三妻四妾太正常了,她相信只要能说动卓晔同意,让卓晔在凤临策面前说上几句话,凤临策不会在乎多娶一个女人的,只要她能嫁入瑞王府,凭着她的聪明、才情和美貌,一定可以迷住凤临策的,以前是她离他不够近,他还没有发现她的好……

只是现在,她发现卓晔似乎比她想象中的要难对付……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劝说临策娶你,塞个女人给他同我分享夫君?”卓晔嘲讽的道。

“……”欧阳暖儿闻言,面色越发的难看了,但依旧咬着牙,软硬兼施似的道:“星宿姑娘应该知道,有点头脸的男人大多是三妻四妾的,何况他是王爷……今后王爷若是对谁动了心思,姑娘怕也难以阻挡吧,又何必担了这不‘不贤’和‘善妒’之名,暖儿只是心存报恩之愿,姑娘了却了暖儿的心愿,自会感激姑娘,断不不会妨碍您什么的……”

还真是蹬鼻子上脸!卓晔听了欧阳暖儿这一席话也恼了,语气有些不善起来:“欧阳小姐对临策是怎样的感觉、存有怎样的心思,你心里清楚,我也不是傻子,你不用一再的用‘报恩’来做幌子,临策八年前顺手治服了你家的惊马,你就要以身相许?那他明儿个扶了一把八十岁老妪,后个儿抱了别人三岁的女儿,他是不是要把人家都收进府里啊?男人三妻四妾的确正常,临策若是真有这个心思,我不会拦着,不过,对于女人,他一向只选对的,不会滥娶,我想这几年来,欧阳小姐也没少明里暗里的向临策表达倾慕之情吧,想必他对你态度冷淡吧,否则你今日也不用来求我了,只是我想不通,我和临策的感情很好这不是秘密,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你的请求,硬塞一个他不喜欢的女人在我们中间碍眼?”

欧阳暖儿被卓晔这一番话气得够呛,俏脸青一阵白一阵,藏在衣袖里的手握成拳,正在微微发抖,好半晌才勉强缓和了一下情绪,硬撑着道:“我承认,除了报恩,我心里的确对王爷倾慕已久,我想王爷也不是对我完全无意,只是……我之前太矜持了……”

言下之意,分明是在暗指,是卓晔太不矜持,才勾引到凤临策的……

卓晔闻言,心里忍不住暗骂:妈的!人若无耻,天下无敌啊!

“你觉得他是个被动的男人么?他若真你对有意,会由着你恋他这么多年,不娶你进门?”卓晔冷笑:“你若真认为是你之前太矜持的原因,那不妨就大胆一把吧,有什么手段你尽管对着他使,还是那句话,他若同意你进门,我不会拦着。”

“星宿姑娘,请原谅暖儿方才的口无遮拦……”欧阳暖儿暗暗后悔自己方才太冲动说出了那样的话,心里虽对卓晔恼恨无比,但还是忍着气道歉。

“好了,我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今日我也累了,欧阳小姐就请回吧。”

欧阳暖儿却不肯走,咬着牙,打出了最后一张底牌:“暖儿已下了决心,这辈子非瑞王不嫁,否则唯有出家为尼,青灯为伴,暖儿的命运就交到星宿姑娘的手里了……”

这个欧阳暖儿已经此次三番的威胁她了,卓晔冷冷的道:“你自己选择的命运,何来交到我手里一说?你若真的顿悟了红尘,我自然不会拦着你,相信佛主也会很高兴又多了一个信徒的。”

“姑娘当真忍心看着暖儿剃度为尼么?”

“你自己不珍惜自己的人生,我为什么要替你珍惜?”

“暖儿削发事小,只怕连累了姑娘您的‘星宿名望’……”欧阳暖儿将“星宿名望”这几个字眼咬的格外重。

“你要出家,难道是我逼你去的不成?”卓晔的脸已经彻底的寒了下来,目光冰冷的看着欧阳暖儿:“你想要如何,随你!我不会因为你的选择有丝毫的不安和愧疚。”卓晔说罢,起身便要离去,她不想再和这个脑抽的女人继续谈下去了,简直是浪费时间!

“星宿姑娘……”欧阳暖儿一把抓住卓晔衣袖,面容有些扭曲的道:“你就怕我宣扬出去,说……”

“随便你如何宣扬,”欧阳暖儿的话未说完就被卓晔打断了:“看看会有多少人信你!”卓晔瞥了一眼欧阳暖儿抓着自己衣袖的手,又道:“你这双手可真漂亮,我想要你这双手,你会不会砍下来给我?你若不砍我就去出家,之后和同别人说,我出家都是你逼的,都是因为你不肯把你的手给我。”

“你……”欧阳暖儿吓得连忙松开了手。

卓晔微微倾身,凑近欧阳暖儿的脸蛋,阴冷的盯着她的眼睛,道:“我是顶着个‘星宿’的头衔,可是‘星宿’不是菩萨!不要忘了,我在战场上可杀过人的,而且杀的还不少,我对敌人,一向不会手软!”

欧阳暖儿闻言,冷汗顿时湿透了里衣,脸色更是惨白一片……

卓晔言罢不在看欧阳暖儿,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对外面已经听了多时的巧灵喊道:“巧灵,送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