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371章 咱俩挺合适的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4180 2016-08-16 10:11:08

  “据我那皇帝老爹说,二十几年前,母妃带着我和连箫赶往一处行宫避暑时,途中遇到了山贼,双方打斗间,我和连箫被贼人抛下了山崖,当时母妃晕了过去,侍卫拼死护母妃回了皇宫,我那皇帝老爹震怒,下令追杀了所有贼人,并派人去崖底搜寻我和连箫的踪影,却连尸首也没找到……”连琴撇嘴继续道:“什么山贼,估计又是什么宫廷争斗的戏码吧!不管是哪个国家的皇宫,都是一样的龌龊肮脏,吃人不吐骨头!”

卓晔闻言,不禁吓了一跳:“嘘!你小声点!瞎嚷嚷什么你!”这丫头也真够大胆的,人在宫里,就这么口没遮拦的讲话。

连琴也知道自己方才的话若是落到有心人的耳朵里,必是大祸了,而且极有可能连累家人,连忙住了嘴,不再继续批判宫廷的阴暗了。当然,她心里的“家人”,指的是连家的人……

“你们掉下悬崖后,是连将军救了你们?”卓晔嘴上如此问,其实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连琴点头:“是啊!我和连箫命大,听我爹说,他正巧路过那处山崖,听见婴孩的哭声,便一探究竟,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们是被一棵茂密的大树冠托着的。”

“那你和连箫今后如何打算?同你们的父皇回回夏国么?”

连琴叹息道:“肯定是要回去一段时间的,听说我们的母妃自从那件事以后,身体就一直不太好……”

卓晔伸手拍了拍连琴的手臂,道:“她一定是太想你们了,是该回去的……”

只是,回了回夏,连琴和连箫就是一国的公主和皇子,不能再随心所欲、任性恣意了,今后,也不知还有没有相见的机会了,卓晔在心里暗叹。

连琴看卓晔脸上的神色,便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不由邪笑道:“怎么,美人,舍不得我啊?”

卓晔白了连琴一眼,骂道:“没个正经!”

连琴微微一笑,安慰道:“你放心,我回去陪母妃一段时日,还是会回来的,连家养育我们二十几年,在我和连箫的心里,连将军和连夫人,就是我们的父母啊!”顿了一下,又幸灾乐祸的道:“不过,连箫想要脱身,怕就困难了,既认了身份,他就有他的责任了……”

卓晔一愣,诧然的道:“你回了回夏,回夏国主岂会再放你四处乱跑?!”

“别小看我啊,你别忘了,我又不是那些在皇宫里长大的乖乖公主!我想去哪,他们拦得住我么?”连琴大咧咧地晃着二郎腿:“傻子才不跑呢!难道还呆在皇宫里,等着那个皇帝老爹给我指婚,做他拉拢权臣的棋子?切!想地美!”

“呵……”卓晔闻言轻笑,她怎么忘了,连琴哪里是个任由人摆布的主儿!谁又能束缚得了她?看来是自己瞎担心了……

连琴同卓晔告辞,出了庭芳斋,没有回阳和殿,直接出了宫门。

皇城门口,连琴却看见前方不远处一个熟悉的俊逸身影正缓步前行……

“瑾王爷!”连琴不自觉的便开口招呼了一声。

凤临歌回头,微笑点头:“百里公主。”

连琴皱眉,挥挥手道:“什么公主不公主的!听着就麻烦,还有,这是天硕,我还没回回夏呢,在这我还是姓连的!”

凤临歌轻笑:“好,连姑娘。”

连琴看看周围,疑惑的问:“王爷,你这是刚出宫么?怎么就你一个人?”

“皇上在陪回夏国主叙话,其他人便各种散去了,我想随意走走,便打发了青竹和侍卫、车夫等先回了府。”凤临歌解释道。

“哦。”连琴的眉梢挑了一下,问:“那,你不介意多个人一起走吧?”随即又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补充道:“那个……反正瑾王府与连府也不算太远……”

凤临歌愣了一下,心中觉得连琴的表情有些奇怪,却也并未多想,点头道:“当然不介意。”

天硕无宵禁,此时还未出正月,晚间的盛京,街道上还是处处张灯结彩,商贩吆喝声此起彼伏,十分热闹。

二人并肩向前走,连琴的脸蛋微红,手心冒汗,心里想同凤临歌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她知道,一旦前往回夏,还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呢,有些话,若不在离开前说出口,她真怕一切都晚了,到时自己一定会后悔的!

凤临歌并未发现连琴的异样,出于礼貌,便一边走,一边同连琴淡淡的叙着话。

连琴嘴上应和着,心里则在暗骂自己:笨蛋!没出息!平时不是挺威风的么?现在紧张个毛啊?!说啊!有什么话倒是说出来了!你不说人家怎么会知道你的心意啊!

“瑾、瑾王爷……”正在这时,一道不掩惊喜的女音忽然响起……

连琴听见这个声音就忍不住一皱眉,凤临歌的俊眉也微微蹙了一下。

那个声音落下,一个俏丽的身影随之便奔了过来,冲凤临歌行礼道:“琳琅见过瑾王爷……”

凤临歌和连琴不得不停住了脚步。

“玉小姐,这大街上,就不必多礼了。”凤临歌的俊脸没什么表情,语气淡漠的说。

“王爷,琳琅正要去府上拜会王爷呢,没想到会在这街上碰见您,真是好巧啊!”玉琳琅的一双妙目含羞带怯的望着凤临歌,直接无视了旁边的连琴。

连琴抿唇,杏眼一眯,这白痴女人,表情这么怎么贱啊!

“玉小姐找本王有事么?”凤临歌脸上虽未露出明显的不耐之色,但任谁都能听出他语气里的疏离感。凤临歌可是极少在别人面前自称“本王”的。

玉琳琅却仿佛一点也没有察觉,回身从自己的丫鬟手里接过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递到凤临歌面前,娇羞的道:“我,我做了些点心,想给王爷送去……”

这是她特意跟欧阳暖儿学做的点心,当初,欧阳暖儿可没少往瑞王府送点心,不过玉琳琅似乎忘了,欧阳暖儿做的点心都送到“小包子”嘴里了,凤临策可一块都没吃过……

“玉小姐的好意本王心领了,不过本王向来不太喜欢吃甜食,玉小姐还是拿回去吧。”

连琴闻言,诧异的看向凤临歌,眨眨眼,再眨眨眼,之后抿嘴笑了。

凤临歌性格温和,可是很少这么不给人面子呢,而且对方还是个女孩子……

玉琳琅眼底的目的太明显,以前看在玉大人的面子上,凤临歌还会与玉琳琅维持表面的客气,但自从她三番两次的对卓晔出言攻击后,他便越发的排斥她了,而且,他既然对她无意,还是尽早的打消她的那份幻想好了。

“王爷,这点心……也不是很甜的……是我亲手做、做的……”玉琳琅不死心的道。一双美目里,已隐隐的泛起了一层水雾。

不等凤临歌再说话,连琴便抱着双臂,瞥着玉琳琅,闲闲的开口了:“喂!临歌不爱吃点心,特别是你做的点心!快走吧你!再说这大晚上的,你跑来送什么点心?”

“你!”玉琳琅怒了,瞪着连琴骂道:“你算什么东西?!居然叫敢直呼王爷的名字!”

“临歌就喜欢我这样叫他。”连琴是故意的,她看着玉琳琅就不爽,就想刺激她。

凤临歌有些意外地看了连琴一眼,之后微微挑眉,并未出声。

“你!你当你是瑾王什么人?!”玉琳琅声音越发尖锐了。

周围已经有行人投来目光,或对他们指指点点了,但众人隐隐听到对话里有“王爷”二字,因此不太敢靠得太近来看热闹。

连琴轻声一笑:“敢直呼他的名字,你说我是他什么人?”

凤临歌听连琴的话语越发的不对劲儿,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你好不要脸!”玉琳琅气得俏脸通红,咬牙骂道。

连琴挑眉:“咱俩谁不要脸啊?我们是两情相悦,你是死皮赖脸的主动来贴,结果人家还不稀罕……”

“连琴,你去死!!”玉琳琅怒火攻心,手上的点心盒,恶狠狠地就照着连琴砸了过去。

连琴是习武之人,哪可能被玉琳琅砸到,微微一闪身,就躲过了那迎面飞来的“暗器”那一盒爱心点心顿时摔在了地上,散的四处都是……

“啧啧,可惜一盒糕点啊,临歌最讨厌浪费的人了……”连琴摇头晃脑、似是惋惜的道。

玉琳琅气疯了,扑过来就想撕扯连琴,她身后的丫鬟婆子见状,吓得连忙伸手去拦她,现在盛京已经传开了连琴的回夏公主身份,她们小姐真是不要命了,居然当街跟本国亲王和异国公主撒泼!

“够了!”凤临歌面带怒色,轻喝了一声,对玉府的下人道:“送你们小姐回去!”

“是、是……”那几个下人更加卖力的往回拉玉琳琅了。

玉琳琅见凤临歌黑了的脸色,也不敢再挣扎了,怨恨地瞪了一眼连琴,含着泪,由下人们拉走了。

凤临歌叹了口气,回头对连琴说:“连姑娘,多谢你好意解围,可是,你这样可是坏了自己的名节……”

“我不介意。”

“可是……”凤临歌还想再说什么。

“那个……”连琴打断了风铃的话,深呼吸了一口气,豁出去了似的道:我可能很快就会去回夏了,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今天就对你说了吧!我其实……其实是有点喜欢你的,你若是……若是哪天真正放下了对卓晔的感情,记得要优先考虑我啊!我文不输于你,武不差于你,长的也还算好看,身份么,也算门当户对,你也符合我找夫婿的标准,最关键的是,我对你比较有感觉,当然,我希望你以后对我也会有感觉,而不是因为什么对我负责……”连琴摸摸鼻子,又尴尬的道:“我觉得咱俩真的挺合适的,今儿的话,你可一定要往心里去啊,那个,我说完了,我先走了啊……”

一口气说完,连琴的脸蛋、脖子、耳根子已经红透了,也不等凤临歌回话,脚尖一点地,撒丫子就跑了……

连琴知道凤临歌现在心里还有卓晔,现在不会给她什么明确的答复,她也不想听他对她这番话的反应,她只要他知道她的心意就好……

凤临歌石化在了当场,望着连琴离去的方向,久久的回不过神来……

慈华宫。

太后左手无意识的轻抚着右手小指上的指套,脸上满是阴沉之色。

屋内,一个不起眼的黑衣人垂手而立。

半晌后,太后抬眼瞥向那个黑衣人,问:“你方才所言,是你亲耳听到的?”

那黑衣人恭敬的回话道:“回太后的话,奴才是亲眼所见,亲耳听到,句句属实!当时是在街上,相信有很多人都听到了,百里公主确实有同瑾王结亲之意!”

太后伸手端起茶杯,却不喝茶,只用杯盖轻拨着茶叶瓣,凝神思索起来……

又过了半晌,那黑人征求似的轻唤了一声:“太后……”

太后又将茶杯放回了桌子上,冲那人道:“你先下去吧。”

“是,奴才告退!”

那人退下后,太后提声唤道:“翠衣!”

很快,便有一个翠衣宫女进了殿内:“奴婢在,请问太后有什么吩咐?”

“去叫紫苏来!”

“是!”

清晨,卓晔梳洗完毕,吃过早饭后,迈步就向距离庭芳斋不远的一处小园子走去,那园子不大,却中满了腊梅树,此时梅花还没谢,白雪红梅,相互交映,甚是美丽。

这地方是卓晔最近几日才发现的,便每日早饭后,趁着礼仪嬷嬷给她上课的时间未到,便过来散散步,在皇宫呆得太闷,她能去的地方也实在太少。

今日,她刚刚走到园子门口,迎面便有一个紫衣宫女急冲冲的跑了过来,卓晔还未来得及躲闪,便与那宫女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奴婢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那宫女一手扶住卓晔的身子,另一只手抓住了卓晔的手,头也不抬的连连道歉。

宫女的声音很古怪,似在刻意的掩饰自己的本音,卓晔心里顿生警惕,刚想要挣扎,忽然感觉被那宫女握住的那只手里,有个什么东西塞了进来!

卓晔一愣神之际,那宫女已经松开卓晔,远远的跑开了,速度快得令人咋舌!

卓晔挑眉,原来是个练家子!便没有不自量力的去追了。

低头一看手中那宫女塞给她的东西,原来是一张卷起来的字条……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