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406章 番外之连箫和甜甜篇(二)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002 2016-08-16 10:11:18

  第二天晚上,董甜甜抱着酒坛子又来找连箫了。

连箫看着董甜甜,哭笑不得地说:“丫头,同样的东西,用了一次没成功,你认为第二次就会成功?”

“不是同样的东西啊……”董甜甜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很认真地对连箫说:“不信你尝尝。”

“……”这丫头是不死心啊!连箫无语又无奈地端起酒杯,凑到鼻前仔细闻了闻,之后开口道:“真香啊!是梧桐巷周家酒铺的百里香清梨酿。”

“嗯。”董甜甜佩服地点头,居然闻一下就知道是哪家酒铺的什么酒。

连箫提鼻子又闻了闻,继续道:“里面加了冰沁草。”

“嗯……”董甜甜继续点头。这他也闻得出来……

“还有柠檬汁。”

“……”点头……

“还有桂花蜜。”

董甜甜继续点头……不过心里已经有些不安了。

“你是想用这几种香甜气味,来掩盖酒里面‘春情比翼’的气味么?”连箫桃花眼微眯,勾着唇角问。

“……”董甜甜的小脸垮了,加了这么多料,还是被他闻出来了,他那鼻子怎么比狗鼻子还灵呢!

“春情比翼”是一种很霸道的媚-药,没有解药,也不会过自行劲儿,服下之后,若不行房,三个时辰内,便会血脉爆破而亡!

连箫放下酒杯,轻叹道:“甜甜,不要闹了,时候不早了,快回去吧。”

“我明天会再来的!”董甜甜较上劲儿了。

“……”连箫嘴角抽搐,无言了。

董甜甜耷拉着脑袋回了定安王府,在房里托着腮帮子想对策,看来,得改变方向啊……

第三天,董甜甜抱着酒坛子又来了。

“甜甜,你要玩到什么时候?难道我不喝这酒,你就天天如此么?”连箫头疼地说。

“今天是最后一天。”

“哦?”连箫俊眉微挑,看着董甜甜那张神情笃定地小脸,疑惑的问:“你好像……很确定我今天会喝啊?”

“不,我确定你不会喝。”董甜甜摇头道。

连箫闻言,不解了:“那你……?”

“不过……”董甜甜撕开酒坛封口,继续道:“我确定我会喝!”说罢,捧着酒坛一仰脖,“咕咚咚”就灌下去了几大口!

“你——!”连箫大惊,反应过来后,冲过去一把夺下董甜甜的手里的酒坛子,气急败坏的吼道:“你这混丫头,满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呢你!居然……居然……”她居然自己喝了!

“晚了,我用药很足的,一口就够,够了……嗝……”董甜甜小脸绯红,打了个酒嗝:“我刚刚……喝进去的不止一口……”

“你这丫头……”

“连箫……连箫……你是不是很讨厌我……”董甜甜小嘴儿微嘟,眸光迷离,模样很萌很诱人。可是语气里,却带着淡淡的忧伤……

“傻丫头,我怎么可能讨厌你……”连箫心疼又无措,将酒坛子放到桌子上,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董甜甜苦笑着说:“我知道我又呆又笨又贪吃,你不喜欢我,你喜欢像卓晔那样淡雅聪明的女子……”董甜甜身体轻颤,摆摆手又说:“没关系,你不要我,我就去找别的男人,其实帝都喜欢的俊俏公子还是很多的……过了今天,我们……我们就可以解除婚约了,是我酒后失贞,和你没关系,也没有人会再逼你娶我了……”说着,便跌跌撞撞地向门外走去。

“找别的男人?!你敢!!”连箫闻言,心顿时狠狠一揪!一想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的可能性,他忽然有一种妒火中烧的感觉!冲过去,扛起董甜甜,快步向卧房走去。

董甜甜趴在连箫的肩头,脸蛋越来越红,额头上挂着细密的汗珠,可是嘴角却扬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床上,连箫动作利落地解去二人身上的束缚,声音暗哑的说:“甜甜,看着我……我是连箫……你的第一个男人,也是你今后唯一的男人,不会有其他人!”

……

清晨。

董甜甜醒过来,却还是窝在被子里,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她的小脸只露出鼻子以上的半张来,那双仿佛是蝴蝶翅膀一般,在微微颤抖的睫毛,出卖了她醒来的事实。

连箫看着董甜甜那颤了颤的长长睫毛,以及露在外面的粉红色小耳朵,失笑道:“怎么?现在知道害羞了?”

“……”董甜甜依旧挺尸不语,好丢脸啊!昨晚,她不止得手了,后来居然又主动了两次……

虽然是药力的原因才让她忍不住那般去做的,可现在她依旧忍不住脸红害臊起来,再什么大胆,她也是个小女人啊。

而且,现在浑身酸痛,一点力气都没有,真是太丢人了……

“要不要,我们再来一次?”连箫在董甜甜耳边轻轻吹着热气。

董甜甜身子一抖,颤着声音说:“不要了吧,会伤身的……”

“呵,逗你的。”连箫轻笑了一声,说道。以后有得是时间,他们可以慢慢来。

从昨晚董甜甜说要去找别的男人那一刻起,连箫就知道,他对她,其实并不是全无男女之情的,他想,他会学着好好去爱她的……

她将会是他的王妃,他的妻子,他孩子的母亲。

他会把对卓晔的那份感情埋藏在心底深处,不再触及……

就在这时,房外忽然传来一阵吵闹之声。

“臭小子!你给老子滚出来!!”

“定安王爷,您不能进去啊”

“你给老子让开!!”

“快拦住定安王爷——!”

“你拖着我女儿的宝贵年华不完婚,现在居然有脸不给名分就碰她!!”

“老子管你是什么皇子不皇子的!老夫今天跟你没完——!!!”

“怎么回事?”房间里,连箫赶紧穿衣起身。

“我给丫鬟小梅留了个字体,说如果我晚上不回来,早上就让她把纸条交给父王。”董甜甜淡定地说。

“纸条上写的什么?”连箫问。

“没写什么,就说你留我过夜了……”

连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