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405章 番外之连箫和甜甜篇(一)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087 2016-08-16 10:11:17

  回夏国,定安王府。

董甜甜坐在自己院子里的石凳上,面前的石桌上放着一封信,她双手托腮,秀眉微蹙,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

连箫手里提着一盒香福馆的糕点,进了院子,一直走到董甜甜的身后,她也没有发现他的存在,显然已经是维持这个入定地状态很久了。

“喂!丫头,回魂了!”连箫忍不住在她耳边坏心地大喊了一声。

董甜甜吓了一跳,拍拍胸脯道:“你怎么进来都没个声音,很吓人的!”

“是你又犯呆病了,怎么怪我……”连箫无辜说罢,坐到董甜甜的对面,懒洋洋地眯着桃花眼,笑问:“你又惦记上什么好吃的了?想的这么入神?”

“才没有……”在他眼里,她就只知道吃么?

“还说没有,看看,口水都淌出来了。”连箫指着董甜甜的嘴角,摇头叹息:“我怎么认识你这么个又馋又懒地脏丫头呢……”

“口水?”董甜甜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呆呆地说:“没有啊!”

“噗……”真好骗!

“……”董甜甜终于反应过来,连箫是在逗她,鼓起可爱地小脸蛋,气呼呼地说:“耍我很好玩么?”

“咦?生气了?”话说这丫头以往不是很禁逗的么?今天是怎么了?而且今天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抢他手里的吃的?连箫将点心盒在董甜甜面前晃晃:“喏,香福馆的草莓蜜糕,你最爱吃的,给你赔罪。”

董甜甜立马忘了生气,杏眼闪着亮晶晶地小星星,不客气地接过糕点盒,熟练地打开包装,拈起一块糕点咬了一口,小嘴一鼓一鼓地细嚼着,那表情……好幸福啊!

真好哄!连箫摇头失笑:“身边的丫鬟呢?怎么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伸手拿起一旁装酸梅汁的小壶,帮她将空了的杯子蓄满,免得一会儿她吃噎了找水。

“打发去、去玩了。”董甜甜口齿不清地说。

“你还真是个好主子……”连琴笑道,伸手探向董甜甜面前地那封信:“谁的信?连琴的还是……小晔的?”

“不许看!”董甜甜将手里的半块糕点全部塞进嘴里,一把夺过了连箫手里的信,折吧折吧就塞进了袖子里。

连箫愣了一下,挑眉问:“干嘛这么大反应?难道里面写了什么不能见人的内容?”

董甜甜把嘴巴里的糕点咽下去,喝了一大口酸梅汁,方才瞪眼道:“这叫隐-私权,隐-私权你懂吗?”这孩子被连琴拐的,也被夏晨的小说荼毒了。

连箫摇摇头:“不懂。”

“反正,女人间的秘密,男人不许掺和!”

“……”好吧,不给看就不看了吧。

“你这次回来……会呆多久?”董甜甜忽然幽幽地问。

“这个……不好说。”

连箫苦笑,这几年,他经常四处游历,打理生意,很少长时间留在帝都。这次是被骗回来的,说什么他的母妃兰贵妃病危,让他速归!现在他稍一露出离开的念头,母妃就流泪叹息,父皇也天天找他训话,唉,日子不好过啊……

“哦。”

“怎么?想我了?我不在,没人陪你吃好吃的,很寂寞吧?”连箫也伸手拿了一块糕点,慢慢吃着。

“是啊,好无聊的。”董甜甜皱着小脸说。前两年她还经常偷偷跟着连箫到处跑,最近这一年来,母亲身体不好,她也不敢再胡闹,惹母亲生气了。

连箫伸手揉了揉董甜甜的小脑袋,歉疚地说:“对不起……”他都知道,他逃避地离开,留她一个人在帝都,也是把压力都丢给了她……

“我知道皇上和兰姨召你回来是为了我们的婚事。”

“嗯。”连箫点头。

“那我们先成亲吧,我以前说过,我介意婚后恋的。”董甜甜看着连箫,认真地说。

以前她不着急婚事,一是想自由地多玩两年,二是想等连箫心里的那个影子淡了,可是现在她不想再等了,她是呆了点,但不是缺心眼,其实她心里清楚,母亲的病,是心病,为她的婚事愁的……

“……甜甜。”连箫轻叹:“我还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放下对小晔的感情……更不确定,这样的我,能不能给你幸福……”

“难道你连试都不敢试吗?”

“我……”

“你是个懦夫!”董甜甜大声说了一句,起身向屋里走去,连那一个糕点都没有拿走。

连箫愣愣地看着消失在门里地娇俏身影,半晌后,才苦笑一声,喃喃低语:“是啊,我的确是个懦夫……”叹息一身,起身离去。

晚间,连箫正在书房看书,侍童忽然来报:“殿下,丝甜郡主求见。”

“嗯?请!”连箫疑惑地放下手中的书,这丫头白天不是还生气呢么?现在居然主动跑来找自己?

片刻,董甜甜捧着一个大酒坛子进来了,对连箫说:“陪我喝酒吧!”

“呃……好……”连箫嘴角抽了一下,忙吩咐侍童取了两只酒杯,又准备了几碟下酒的冷拼。

这丫头看来是心情不爽,他就舍命陪小女子吧,谁让他是那个让她心情不爽地根源呢……

董甜甜将两只酒杯斟满,端起一杯,冲连箫道:“来,干杯!”

“……好。”连箫端起酒杯与董甜甜碰了一下杯。

董甜甜端着酒杯,却不沾唇,只拿眼偷瞄连箫。

连箫将酒杯送至唇边,张嘴刚要饮酒,忽然一皱眉,嘴唇又合上了!提着鼻子仔细闻了闻那杯酒,之后抬头,眯眼看着董甜甜:“丫头,这酒里……你加了什么?”

“没……没什么啊……”董甜甜的目光躲闪,结巴着道。

“你忘了?我就是酿酒的,嗅觉和味觉都照常人灵敏……”连箫俊眉微挑,笑地很温良。

“……”

“而且,你还忘了,我以前……偶尔会去某个场所,喝酒,吟诗,作画……”连箫媚眼如丝,笑地很邪肆……

“……”

“唉……”连箫轻叹一声,放下酒杯,正色道:“丫头,不早了,我让人送你回府休息。”

“不劳烦了!”董甜甜抱起酒坛子,转身就走。

出了连箫的府邸,董甜甜对月长叹:“计划失败,要改进啊!”

连琴能拿下凤临歌,她就不信她拿不下连箫!握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