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377章 处置!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058 2016-08-16 10:11:11

  “娟儿是我表姐静贵妃身边的宫女!”为了小命,玉琳琅此时也顾忌不了颜面了,坦白道:“娟儿说她有一种药,女子亲手给喜欢的男人喝下后,他就会一心一意爱上那个女人……我……我喜欢瑾王爷……才……才会……我真的没想到那是毒药啊!是她害我的啊,皇上……”

众人闻言,看向玉琳琅的目光更加的古怪了,而其还有目光偷偷的往凤临歌的脸上扫。

凤临歌又是尴尬又是无奈又有些羞恼,一张俊脸微微泛红。

连琴的嘴角狠抽了一下,心里暗骂:妈的,这死女人,居然还对瑾王不死心,你也配!还有这种P话也信,脑袋得银子治了!

“去传娟儿!”凤临睿提声道。

有太监领命下去了,但时间不久,那太监就急冲冲的一个人回来了……

“回禀皇上……”那太监伏下跪倒,哆嗦着身子道:“娟儿她……已经在房内悬梁自尽了……”

大殿内,顿时又响起一片抽气之声……

卓晔的秀眉紧锁,看来,这玉琳琅多半是被人利用的了,背后那人到底是谁?竟逼得证人上吊自杀……

“死了?死了?!不不……为什么会这样……”玉琳琅不敢相信的道。

“传静贵妃!”凤临睿眼底有冷芒闪过。

静贵妃此时已经在殿外候着了,那太监急忙出去将静贵妃传了进来。

静贵妃是个年约二十二、三岁的美丽女子,此刻杏眸含泪,一脸凄然,怀里还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婴孩儿。

“表姐,表姐救我,救救我……”玉琳琅看见静贵妃,如同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再次哭喊起来。

“闭嘴!”凤临睿额头的青筋在突突的跳。

“臣妾参见皇上……”静贵妃也不看玉琳琅,只低头叩拜凤临睿。

“你怎么说?”凤临睿看着静贵妃,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

“都是臣妾的错,是臣妾没有好好管教琳琅,是臣妾疏忽大意,未曾事先察觉娟儿有异……”静贵妃把“娟儿”二字咬的格外的重!

凤临睿冷哼,她是在提醒他,娟儿是谁的人么?他讨厌心机太沉的女人!

“既然你承认是你的错,那朕就成全你,从今日起,就去冷宫做你的贵妃吧!”不等静贵妃有所反应,凤临睿又接着道:“玉琳琅谋害亲王,证据确凿,带下去,三日后问斩!”

众人听到静贵妃就这样被打入冷宫,都有些愕然,随即又听闻玉琳琅三日后问斩,更是觉得奇怪。

就这样问斩?若玉琳琅所言是实情,她是被人陷害,而瑾王又没喝那酒,她罪不至死吧?

还有,是谁指使的那个娟儿?她真的是自杀么?这些都不审问清楚就定罪么?大殿上很多人的心里都冒出了这样的疑问。

卓晔心中同样诧然,但见凤临策和凤临歌听到凤临睿这样的决定,皆面色不变,似乎在意料之中,她心里不由猛然一跳!

有人谋害天硕国的亲王、凤临睿的亲弟弟,凤临睿明显震怒,却不予纠察到底……

那么,是不是说明……他在保护什么人?!

而凤临策和凤临歌明显知道那个人是谁……

凤临策曾说过,凤临睿不会害凤临歌。

那么……在宫中,还有谁可能有害凤临歌的动机呢?!

卓晔想到此处,顿时冒了一身冷汗……

玉琳琅一口气没上来,已经昏死了过去,有侍卫上前,拖着她的身体向殿外走去。

静贵妃此时也傻了!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皇上明明知道娟儿是……

不!她不能去冷宫!她不要去冷宫!那个地方若进去,她可能一辈子也出不来了!她还年轻,她不能就这样毁了一辈子,当了替罪羊!

对,是替罪羊,静贵妃此时已经明白过来了,凤临睿不能动那人,便拿她这半个知情人开刀了,以表示对那人的不满和警告!

可是,她不能说出那个人,若是说出来,她连冷宫都去不了了,结局就只有死!

静贵妃一咬牙,还好她早有准备,抱了儿子过来,如今只有一搏了……

未等有人上前来带她出去,静贵妃手指暗中一用劲儿,便在孩子的大腿里狠掐了一把!

“哇哇……”顿时,孩子的啼哭声响彻了大殿……

“皇上开恩啊!小皇子还这么小,不能没有娘啊……”

看着静贵妃怀里哇哇大哭的孩子,凤临睿的目光更加寒了!自作聪明的女人!

“你这是在要挟朕吗?”凤临睿用鼻孔哼气。

静贵妃娇躯一哆嗦:“臣妾不敢……”

她又忘了,身为国家的最高统治者,怎可能容忍被人掌控拿捏!

“放心,朕不会亏待了自己的孩子!小豆子,把小皇子抱过来,翌日起,小皇子就送到皇后那里抚养吧。”说着,不再看静贵妃一眼,又冷冷的吩咐道:“带她下去吧!”

小豆子从静贵妃的怀里抱过孩子,有人上前架着她向殿门的方向而去……

“皇上……皇上……”

静贵妃泣不成声,凤临睿充耳不闻……

这次的事件,静贵妃虽冤了点,但她平日的一些小动作,凤临睿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他平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而这次,她为了自己的私欲,竟由着他人陷害自己的亲人而不顾!这种女人,他怎么可能还让她睡在自己的枕边!

她以为靠了一棵大树,就可以好乘凉了么?她忘记了谁才是皇上,谁才是给她所拥有的一切的人!

“七弟。”凤临睿转头看向凤临歌:“对于这件事,朕的处理,你可满意?”

“皇上,臣弟无意见……”凤临歌表情淡然,语气平和,无喜无怨。

“唉……”凤临睿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迈步离去……

连琴用胳膊肘碰了卓晔一下,小声道:“喂,你觉不觉得,今日这事有古怪啊?”

“不要乱猜!”卓晔严肃的同连琴低语。她脊背发凉,心里暗叹:当然有古怪!如果她不是事先收到了那张奇怪的字条,她可能也还想不通……

只是,那张字条到底是何人所写的?又为什么要给她?目的只是单纯的要她救凤临歌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