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283章 呆妞,你会回去么?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145 2016-08-16 10:10:44

  凤临策陪着卓晔用过午膳,卓晔换了衣服,同凤临策一起坐马车离开了瑞王府,向与泯王约见的盛京南郊赶去。

坐在马车里,卓晔奇怪的问:“那个泯王为什么约我在城外见面?”

凤临策抿了抿唇,之后清冷的开口道:“他说顺便赏景……”

“……”卓晔默了,那人可真有雅兴……

马车出城后,行了十余里的路程,在距离一个歇脚凉亭的不远处停了下来,卓晔远远的,就听见有阵阵的悠扬婉转的琴音传来,正是她熟悉的《高山流水》……

卓晔心里鄙视的腹诽,真是个骚包!居然捧把破琴跑野外里玩风雅,还剽窃她家乡的东西……

卓晔忘了,其实这曲是夏晨剽窃来的……其实她自己也干过剽窃的事儿……

“去吧,我在马车上等你。”凤临策抚了抚卓晔的发丝,柔声说。

卓晔点头,撩开车门帘下了马车。

打量了一番周围的景象,卓晔不禁暗暗点头,这君浣清还是挺会挑地方的,虽然这里只不过是处普通的官道旁,但远处有青山叠翠,近处有碧草幽林,天边白云朵朵,偶有鸟儿欢快的飞过,这种朴质的,贴近自然那的景色,真是令人心情倍加的放松舒畅。

而凉亭里,那身着白衣,悠然抚琴的俊雅男子,更是令人赏心悦目……

再配上那令人迷醉的仙音秒曲……

啧啧,视觉与听觉的享受,若是再来上一篮子鲜果、美食……真是惬意非凡啊……

君浣清仿佛没有看见卓晔一般,依旧优雅的抚着琴,连卓晔走进了凉亭,他也没有停下来打招呼的意思……

卓晔也不着急,也不想打扰君浣清,倚着凉亭的一根柱子,就坐在了栏杆上,眯着眼睛,懒懒地眺望远处的青山,耳朵里,欣赏着家乡的音乐,神情平和安然……

一曲弹罢,君浣清抬眸,笑看卓晔:“卓姑娘,别来无恙啊!”

卓晔闻言,回过神来,挑起秀眉,看着君浣清:“我很好,多谢抿王记挂。”

君浣清居然用“别来无恙”四个字与她打招呼?除了凤临睿的寿宴之外,他们之前并没有其他的交集,而且,现在距离上次宫宴,方才过了四日的时间而已,他这四个字用的真是有点……莫名其妙。

君浣清对她的态度……也不似在宫宴上揭穿她身份时,那般的郑重尊敬了……

卓晔想到此处,忽然就笑了,那笑容,带着点淡淡的讽意……

“姑娘为何而笑?有什么开心事么?不妨说来听听。”君浣清笑吟吟的问。

“也没什么。”卓晔浅笑着道:“我还以为,泯王爷您会尊我一声‘神女’呢。”

“姑娘很喜欢这个称谓么?以后会有很多人这么称呼姑娘的。”君浣清依旧微笑。

卓晔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她怎么觉得,君浣清的笑容里,带着那么点欠扁的幸灾乐祸呢……

“那夜,多谢泯王爷派人出手相助。”卓晔出声道谢。

君浣清知道卓晔指的是宫宴那夜所发生的事,微笑着道:“不客气,在姑娘还没有获得神器的认同,没有能力自保和保护神器的时候,那四个守护长老,有义务守护姑娘和神器的安全。”

“……”卓晔无语……好武侠,好玄幻……

君浣清动作优雅的拿起石桌上的酒壶,斟满了一杯后,抬头看卓晔:“姑娘要喝点么?”

“不了,谢谢,我不会喝酒。”卓晔拒绝。

“啊?不会喝酒?真是可惜……”君浣清遗憾的摇摇头:“这是我从天硕国君那里得来的‘康醇酒’,据说是震远将军家的大公子酿造的,每年只出十坛!”君浣清说着,将酒杯凑到鼻前闻了闻,之后陶醉的道:“真是好酒!”

卓晔苦笑:“我的确没有这个口福……”

等着君浣清将杯中酒喝尽,卓晔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泯王爷约我来这里,所为何事?不会只是请我来听歌、赏景的吧。”

“嗯……”君浣清回味美酒似的吧嗒吧嗒嘴,之后说道:“呃,其实君某完全是为了姑娘,才选在此风景优美的地方见面的,以后姑娘就是公众人物了,向这么随意的,听风赏景的日子,怕不会很多了,除非……”君浣清说了一半,就此打住。

公众人物?卓晔闻言,嘴角抽了又抽,好现代感的词汇啊……

“泯王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卓晔再次开口道。她不想在这同君浣清绕弯弯,浪费时间。

“姑娘真是个急性的人……”君浣清笑嘻嘻地说:“那个……姑娘真不打算多看看景儿么?”

卓晔的眉头已经忍不住皱起来了,很不客气的说道:“我只是觉得,耽误那些过往行人、商客的赶路时间,是件很不厚道的事情。”

此处离京城很近,这凉亭又在官道旁边,而这大半天的时间,都未见有过往之人,想必为了她和君浣清的见面,此段道路已经被戒严了吧。

“好吧好吧……”君浣清见卓晔精致的脸蛋已经有了不耐之色,忙妥协似的切入正题:“先祖母留下的那口箱子,姑娘已经打开了吧?”

“是的。”卓晔点头,等待君浣清的下文。

“先祖母在箱子里留下的手札,姑娘想必也已经看完了吧?”君浣清又问。

“泯王爷知道那箱子里装了什么东西?”卓晔挑眉问。

君浣清撇撇嘴:“是一些对你来说可能很有用,对这个世上的其他人,却屁用都没有的破玩意!”

卓晔的面部表情错乱了,一个白衣飘飘,俊秀儒雅,面上总挂着春风般笑容的帅哥,一改平时温和可亲的调调,张口屁呀屁的!这种反差,不是一般人能接受得了的……

未等卓晔开口,君浣清又神秘兮兮地接着道:“你会回去么?”

“回去?回哪?”卓晔一直没反应过来,眨着一双漂亮的杏眸问。

“当然是回你来的地方去!”真呆!君浣清皱眉,心里评价卓晔。

卓晔闻言,娇躯顿时一震,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你……你说什么?”

“呆妞,你装什么傻呀!别告诉我你听不明白我的意思!”君浣清略微提高了音调,带着点痞气的说。

“你……你……你知道我从哪里来?”卓晔一脸的不可思议,结结巴巴的说。她现下已经顾不上计较君浣清的语气,和给她取的外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