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250章 想生几个孩子?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024 2016-08-16 10:10:34

  凤临策从皇宫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他来到枫林苑,轻车熟路的从窗子跳进了卓晔的卧房,掀开床幔,从袖子里取出手机,放在卓晔床头,低头亲上了她那滑嫩的脸蛋……

卓晔想了许久的心事方才入睡,但睡得并不太安稳,感到到有熟悉的气息靠近,她便睁开了眼睛……

“回来了?”卓晔一边低声说着,一边往床里挪了挪身子,给凤临策腾出一半的床位。

“嗯,又吵醒你了……”凤临策本是想还了手机,看一眼卓晔可爱的睡颜就离开的,但见她给他让了位置,稍作犹豫后,还是脱衣脱鞋,上了床,伸手将卓晔紧紧的拥进了怀里……

“策,你抱得太紧了……”卓晔觉得自己被凤临策那强有力的手臂,勒得快上不来气了……

“哦,对不起……”凤临策歉然的说罢,手臂上的力道松了一点。

卓晔没有再说话,只是将脸贴在凤临策的胸膛上,听着他砰砰的心跳声……

她能感觉到,凤临策的情绪有些不对,应该是和照片上的那人有关。只是,她却不知该如何宽慰他,毕竟,涉及朝政的事情,不是她该问的……

“晔儿……”许久过后,凤临策忽然低低的唤道。

“嗯?”卓晔轻声应着。

“你会是我以后唯一的女人!”凤临策承诺似的说。语气非常的认真和郑重!

卓晔没有料到凤临策会忽然冒出这么一句来话,不禁愣住了,半晌过后,方才轻轻的“嗯……”了一声……

之后回手,也紧紧抱住了凤临策的腰……

古代男子三妻四妾太正常了,况且凤临策还是王爷,想嫁他的女子一定是多不胜数的!尽管他有不喜女色之名,卓晔也非常相信他对自己的感情,但她明白,有时候,他也是身不由己的,心里也一直隐隐担心他会再娶其他女人……

今日听到他坚定的承诺,卓晔心里顿时充满了感动,那点不安的心绪也化为乌有了,她相信,他承诺她的,就一定会做到!

“晔儿喜欢男孩女孩?”凤临策亲了亲卓晔的发丝,柔声问。

卓晔的俏脸一红,过了许久,方才羞涩的答道:“都喜欢……”

“那晔儿想要几个孩子?”凤临策又问。

“你……你怎么忽然问这个……”卓晔羞窘的说。

这还没结婚,怎么就谈到孩子的问题了?!

“晔儿,回答我好么?”凤临策不肯放过卓晔,温声追问道。

“我……我不想生太多……”卓晔将脸蛋埋进了凤临策的怀里,不好意思的说。

“那就好……”凤临策却好似松了口气……

“你到底想说什么?”卓晔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我也不想要那么多孩子,也不想让晔儿遭受太多次生育之苦,以后晔儿就生一个孩子吧,不管是男是女,我都会非常爱他(她)、疼(他)她的,相信炫儿和他(她)彼此作伴,两个孩子也不会孤单,也会互相爱护的……”

卓晔听出了凤临策的语气里,有着一丝淡淡的忧伤,心里不禁一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卓晔的小嘴张合了两下,最终,还是没有把心里的疑惑问出口,只轻声应道:“好!我听你的……”

对卓晔一个现代人来讲,生一个孩子,再正常不过了,她也更不可能有什么重男轻女的观念……

接下来的几天,凤临策都是早出晚归,整天的不见踪影,也不知在忙些什么。只偶尔深夜回来,会悄悄进枫林苑拥着卓晔入眠……

凤临歌也没有再露面,只派人送来了一副墨玉石和凝脂玉的围棋给卓晔解闷,卓晔拈着漂亮的棋子,爱不释手,心里却又对凤临歌无比的歉疚……

卓晔向那来送棋的小厮打听凤临歌的情况,却得知,瑾王府的人,也已有许多天不见他们家王爷了,这围棋,还是青竹匆匆交给这小厮,让他送来的……

而且奇怪的事,就连连琴和连箫,也不知做什么去了,卓晔送了两次帖子,得到的回复都是大小姐、大少爷出门去了,还未回来……

直至连琴消失了八天后,方终于露了面,派人过来给卓晔送来一张帖子,让她过连府一叙。

卓晔见了帖子,换了衣服,与沐清风打过招呼就出了门。

除巧灵外,郑乾、郑坤自然也是跟着的,如今他们兄弟二人几乎成了卓晔的专属侍卫了,赶车的人依然是徐三儿,虽然回了瑞王府,凤临策说,他还是卓晔的人。

连府,后花园的小亭里。

“那些小说,怎么样,写的不错吧?”连琴一边嘎嘣嘎嘣咬着梨子,一边说。

“还好……”卓晔的兴致不太大。

“你可有问过瑞王,关于‘晨阳居士’的事……”连琴从卓晔的脸上瞧不出什么端倪,便忍不住问道。她消失了这么多天,想必卓晔会忍不住去问凤临策吧……

卓晔点点头:“嗯,我从凤临策那里,拿到了她的资料。”

“那她到底还是不是……”

“她……她的确是我要找的那个夏晨……”

“啊?!”连琴闻言,惊呼出声:“真的是啊?!可是她都已经作古一百多年了……”

卓晔轻叹一声道:“我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同你解释,或者说,有些事,我恐怕还不能说,所以……对不起,连琴……”

“你不想说就不要说了,没关系的,真的,不要说什么对不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嘛!”隐-私这词,也是连琴从夏晨的小说里学来的。

卓晔冲连琴感激的笑笑,之后问道:“你这些天,跑去哪里了?都不见你的踪影。”

连琴丢掉手中的梨核,扯过帕子胡乱擦了擦爪子和嘴角,之后有些忿忿然的道:“别提了,这不是皇上要过寿了么!我爹让我和连箫去预备寿礼,还有把他的那一份也预备出来!还要特别的花心思!我爹他就是一穷得叮铛的破武将,自己没银子,就敲诈我和连箫!你说有这么当爹的么!”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