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266章 这俩狡猾的女人!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392 2016-08-16 10:10:39

  殿上众人原本都屏住呼吸、集中精神观看连琴与朗塔的比赛呢,大殿上,除了不算太大的打斗之声外,便再听不见其他的声音了。

卓晔这忽然间的开口,音量虽然不十分大,却也显得非常之突兀了,众人的目光顿时齐刷刷的向卓晔射了过来……

卓晔不仅轻微地咧了一下嘴,她是在话已出口后,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惊人举动的,但此时,却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催眠自己,无视大家的投来的目光。

连琴却是被卓晔那一句话给点醒了,转头冲她感激的一笑,身形旋转,绕到朗塔背后,向着他的腿弯就踢下去!

那朗塔也真有两下子,肥壮的身体出奇的灵活,急忙快速转身闪避,连琴踢中了他的小腿,却离腿弯差了一点距离,没有怕他踢跪下。但连琴这一脚,也让他的小腿一阵麻疼了!

连琴听懂了卓晔的话,朗塔也不傻,他开始奋力防护自己的下盘,虽然还是吃连琴几脚的亏,弄得他只能招架,毫无还手之力,但连琴想赢他,一时半刻内怕也有些困难。

卓晔蹙眉看了片刻后,银牙一咬,又开口道:“截腿后旋踢!”

连琴精神一振,在心里将此招式快速消化一番,抬起右腿踢朗塔左小腿,将朗塔的注意力引到她右腿之后,身形忽然一转,左腿抬高,猛地就照朗塔的脑袋踢了过去!

朗塔骇了一跳,迅速向后跳去,但肩膀已经被狠狠的踢了一脚,使他侧着身退了好几步,方才稳住身子……

居然又出声支招!还使诈!这两个该死的女人!巴达尔阴狠地瞪了卓晔一眼,又死死的盯住了连琴。

“横踢勾摔!”卓晔又喊。

连琴目光一闪,照做!

“顶腕肘击面切吼扫踢!”

“滚拳托肘击腹抱单臂切。”

“侧撞勾脚。”

“……”

连琴随着卓晔的指点出招,动作上不含糊,心里则暗暗惊奇,这些招式名称很是浅白好懂,像她这种对武学十分有研究的人,只要略微思索就能明白其含义。

而且这些古怪招式,与她所知的所有武功招式都不同。没有一丝花哨的架势,看似简单,却非常实用,并且十分刁钻,不按正常路数出招,让人防不胜防!

真是太神奇了……

而了解卓晔跟本不会武功,毫无内力的凤临策、凤临歌、凤临睿、连箫等人,面上的惊讶之色也是越来越重!

她竟能看懂摔击的招式?!并且能出声指点?!而且所道出的招法还这般的诡异!

这……

她到底还能给他们带来多少惊喜?!或者说……她身上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其实卓晔所道出的那些招式,跟本与摔跤技法无关,而是跆拳道的搏击招式……这种招式是适用于防身和打架的,用在摔跤比赛上,其实是……属于作弊……

不过现在也能不算是真正的摔跤比赛了,也就不能怪她了,卓晔在心里,有些无赖的想……

因为长相漂亮,卓晔从小到大,没少受小流氓、小无赖的骚扰,为此,她特意去学过一段时间的散打、跆拳道,在现代,也算是个小小高手了。

可是到了这个莫名的时空,她却变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了,这里的高手都用什么轻功、内力、剑法的,估计人家甩甩袖子就能让她飞出几丈远去……卓晔心里曾一度郁闷不已,却没想到,她那几招搏击术,还能有重新天日的一天……

不过,也亏了这所谓的摔击赛,只用招式不用心法,否则,人家一提气,身形再快一些,卓晔连他们的招式都看不清楚,更别说指点了……

终于,朗塔被越大越勇的连琴摔倒在地了!这么久的时间才把这胖子打趴下,连琴心里不禁有些怄火,一脚踏在朗塔身上,弯身,照着他的双眼就给了两拳头,虽然没敢用内力,但也成功的将朗塔揍成一只大熊猫了!

连琴心里舒坦多了……

连琴最后踢了朗塔一脚,转身,笑嘻嘻地看着巴尔达:“巴尔达王子,贵国的男人可真是有风度啊!承让了!”

这句话,可以理解成:“剌鞨国男子顾及她是女子,未使出全力,侥幸让她赢了。”也可以理解成:“剌鞨国男子,连天硕的女子都不如!”

不管这句话正面理解还是反面理解,巴尔达都不好再追究卓晔出声指点一事了,他面色青黑得吓人,冷哼了一声道:“天硕的女子,果然厉害!”说罢,端起酒杯一仰脖,将一杯酒狠狠地灌进了喉咙。

“皇上,臣女幸不辱命,没伤着‘贵客’!”连琴对凤临睿笑道。

这句话,成功的又让巴尔达内伤了……

“好,归席吧。”凤临睿眼眸里含着浓浓的笑意,温声说道。

“这位姑娘,请等一下……”回夏的左相狄夙山,忽然起身唤住了连琴。

“左相大人,请问,您是叫我么?”连琴指着自己的鼻子,有些奇怪的问狄夙山。

凤临睿和殿上其他的人,也都疑惑的看向了狄夙山。

“是啊。”狄夙山慈爱的看着连琴,询问道:“请问,你是哪位大人家的小姐?”

连琴的嘴角暗抽,心道:这老头要干嘛?不会是来说媒的吧?!千万别吓唬我啊!面上却十分礼貌,指着男席连方成的位置说:“这位便是家父。”

连方成也起身,客气的道:“狄老丞相,连琴是在下的女儿。”

“哦,原来是震远将军家的千金啊!”狄夙山强压着心中激动的情绪,又继续道:“早就听闻,连将军有一对出色的龙凤儿女,今日一见连小姐,果然有将门的风范啊!不知连大公子可在这殿上?”

连方成心里虽十分疑惑,不知这位回夏左相想要做什么,但还是向连箫的席位看了一眼。

连箫接收到自己父亲的目光,乖乖的站起身来,向狄夙山施了一礼:“连箫见过左相大人。”

“这个便是犬子。”连方成说道。

“好……好……好好孩子……真是好孩子……”

连方成见狄夙山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心里不由一跳……

而殿上众人,包括连琴、连箫在内,都是面面相觑,心里纳闷不已。

“狄丞相,请问,您这是……”凤临睿忍不住疑惑出声。

“啊!陛下勿怪。”狄夙山回过神来,歉然的道:“方才,老夫只是觉得连小姐有些面善而已,才忍不住出声一问,希望不要因为老夫的鲁莽,打扰了陛下和各位的兴致……”

“打扰一说,老丞相实是言重了。”凤临睿见狄夙山不愿多说,也不好深问,便笑道:“大家继续喝酒吧!”

连琴回到自己的席位,众人举杯换盏,宫宴继续……

“陛下,敝国的歌舞曲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下臣此次,便没有带艺侍过来,不过,倒是带了一个好玩的智趣游戏,不知皇上和诸位王爷、臣使,有无兴趣一试?”君浣清忽然笑微微的开口道。

听到这个声音,卓晔顿时郁闷了,来了来了,她就知道这人不会一直消停下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