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252章 皇上也跟着胡闹?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054 2016-08-16 10:10:35

  连琴听见卓晔的惊呼,不禁扭头,冲亭子里的卓晔尴尬的笑了笑,她自然知道卓晔未出口的后半句话想说什么,却并不急于回答她的问题,待连筝尿完了,将小家伙的裤子提好,抱回了凉亭。

连筝似乎上来困劲儿了,在连琴的怀里蹭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鼓着红扑扑的小脸儿,闭上了眼睛……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卓晔忍不住追问道。

连琴挠了挠头:“就……就像你看到的,筝儿……她是个女娃……”

“我已经看得很清楚了,知道筝儿是个女娃,我是说……原因!”卓晔不解,连家不是已经有连箫了么?怎么还会把连筝当男孩子养?

“那个……”连琴咧着嘴,再次挠了挠头。

“很难说么?若是如此,我便不问了,你放心,我会保守这个秘密的!”

“也不是啦!”连琴不好意思的说:“当年,我娘生筝儿的当天,我和连箫一同骗了爹,说娘生的是男娃,我爹只顾着高兴,便把消息传出去了,不过,我爹当天晚上就发现上当了,但是……很多人已经知道连家得了个小公子……所以……”

“所以你们就将错就错?!”卓晔哭笑不得的接话道。

“嘿……是……是啊!呵呵……”连琴傻笑。

“你是不是还隐瞒了什么事没说?”卓晔瞥着连琴,挑眉道。她来连府,也见过几次连将军和连夫人,夫妻二人看上去,一个刚正不阿,一个温柔贤淑,怎么也不像会做出这样荒唐决定的人啊!

一定是连琴、连箫又搞了什么鬼吧……

“我说美人儿,你可不可以笨一点啊……”连琴苦着脸说。

“说吧,怎么回事?你和连箫,到底做了什么,连将军、连夫人怎么会任由你们胡闹?!”

连琴招架不住似的说:“你应该知道吧,我和连箫是随同我爹娘在边关长大的……”

“嗯,这个我知道。”卓晔点点头。可是,这个连筝女扮男装有关系么?

连琴继续道:“边关之地,虽土地贫瘠、生活艰苦,远不及国内各大城池繁华昌荣,但那里民风纯朴、奔放,比起这处处讲究俗礼、规矩的盛京,却是要自由多了……我和连箫,都是从小在边关野惯了的人,很不喜欢束手束脚的生活……而筝儿,她是在京城出生的,我们若不这样做,只怕她会如大多数闺秀那般,整日弹琴、绣花,眼睛里所看到的,也只是这墙院内的小小一方天吧……”连琴顿了一下,又轻叹道:“其实,我们只想她活得恣意一些、多彩一些,有个美好的童年,所以才会说服爹娘,让筝儿扮成男孩儿……”

原来如此……

对于连琴、连箫想让自己的小妹妹有个多彩、快乐童年的想法,卓晔还是表示赞同的,只是这做法就有点……

一个从出生就被当成男孩养的女孩子,心理上会不会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啊!卓晔瞄着连琴怀里睡得正香甜的小连筝,有些担心了……

“你们这样做,筝儿长大以后,会不会……会不会……”

“你是担心筝儿将来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吧?”连琴哈哈一笑:“没事的,等筝儿十二岁,差不多该有那方面的意识时,我们会告诉她的……”

卓晔无语抚额……

“等等!”卓晔忽然又惊呼道:“可是你们还让筝儿去书院!”还是皇家的“御贤住院!”

“啊!怎么了?”

“还怎么了?!”卓晔“唰”地一下站起来了,指着连琴道:“你们这不是欺君么?!”

“欺君?”连琴呲牙笑道:“那可是灭族的罪!我们有那么傻么?为了让筝儿去书院读书,拿整个连家做赌注……”

“那……”

“放心吧!皇上知道的……”

“什么?”卓晔再一次惊呼出声:“皇上知道?”

“你坐下,别激动。”连琴伸手将卓晔拉坐下来,之后道:“我那祸水弟弟其实也不是一无是处的,性子好,会赚钱,擅丹青,又会酿酒……他酿的‘康醇酒’可是绝品佳酿呢!许多人挖空了心思,都想喝上一杯的……不过他很小气,不对他脾气的人,闻都不给闻一下的!而且那酒每年只出十坛……”

“说重点!”卓晔皱眉道。

“好吧……”连琴收起了那一堆推销弟弟的话:“其实就是,皇上喜欢喝连箫酿的‘康醇酒’,连箫就用每年五坛的‘康醇酒’,跟皇上换了筝儿扮男装去书院读书的资格……”

卓晔默了……

这样也行……

凤临睿到底是真的那么喜欢喝连箫酿的酒?!还是故意宠着连家姐弟?卓晔瞟着连琴,觉得这个有待推敲……

“你别这样盯着我看!”连琴被卓晔看得有些不自在了:“这个是连箫同皇上的协定,不关我事儿的……”

连琴有些底气不足……

“真不关你事么?”卓晔挑眉。

“好吧好吧……其实,是我和连箫一起商量的……”连琴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不过,真的是连箫去同皇上谈的……”

“小晔,来尝尝我新启封的‘康醇酒’吧,这可是我埋了三年的珍品……”

卓晔、连琴正说着话,连箫那大红色的妖娆身影就飘过来了,他手里,还拿着一个玉质的酒壶,和同一套的三只玉杯……

“连箫!你还敢过来?!你瞧瞧你把筝儿灌成什么样了?!”连琴瞪着连箫怒道。若不是她怀里现在抱着连筝,估计会扑过去动拳脚了……

“筝儿刚刚喝得不算多,睡一下就好了……”连箫浑然不担心的说罢,坐到亭内的石凳上。

“你还说!筝儿她才五岁!”

“酒量就是要从小开始练的……”连箫淡淡的说。

“唔……”连筝听见吵闹,不禁皱了一下小鼻子,不满地在连琴的怀里拱了拱……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吵了!”卓晔头疼的道。

连琴瞪了连箫一眼,低头轻拍连筝的小身子。

“好,我听小晔的……”连箫眯起桃花眼,冲卓晔邪魅的一笑,之后动作如行云流水般的斟满了三只玉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