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214章 所有感情都是奢侈的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327 2016-06-13 20:11:03

  第214章 所有感情都是奢侈的

巧灵闻言,方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回到瑞王府。  “小包子”赖在卓晔身边不肯走,卓晔便将他带回了枫林苑。  卓晔并没有急着打开夏晨留下来的那个箱子,只命巧灵捧着将其放在了她房间的案几上。  伺候“小包子”和自己洗漱了一番,卓晔抱着小家伙上了床。  看着“小包子”那煞白小脸儿,卓晔真有些后悔,她方才真的不该掀开车窗帘子,这小家伙显然是被吓到了……  虽然天色很暗,厮杀的场面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光是那种充满血腥味儿的空气,连她这个成年人,都忍不住胃里一阵翻腾,何况“小包子”还只是个五、六岁的孩子呢……  “炫儿睡吧,‘小叶子’就在炫儿旁边守着……”卓晔躺在“小包子”身边,安抚似的轻怕他的小身子。  “嗯,好……”“小包子”握着小拳头,往卓晔的怀里拱了拱小身子,咬了咬小嘴唇,又开口要求道:“‘小叶子’,不要吹灯好么?”  “好……‘小叶子’不吹灯……”卓晔柔声说。  半晌过后,“小包子”终于闭上眼睛,睡着了,只是长长的睫毛时不时的轻颤一下,显然睡得不是很安稳……  卓晔却瞪着眼睛,毫无半点睡意……也不知道凤临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宫里……会没事吧……  皇宫,御书房前,灯火通明!  一群“大内侍卫”,手持兵刃,紧紧地围着另外十几个“大内侍卫”,双方激烈的打斗着,那被围在圈里的“大内侍卫”身上,均已挂了彩,严重者,已折腿断手……  凤临睿站在御书房的门口处,凤临策和凤临歌分立在他两旁,三兄弟脸上的表情,都十分的莫测复杂……  “四弟,这是‘锁魄阵’,你冲不出去的,停手吧……”凤临睿轻叹一声道。  “原来二哥早就知道是我……”被围着的那个“侍卫首领”疲惫的开口道。他知道凤临睿说得没错,“锁魄阵”他的确冲不出,当即做了个手势,命手下之人停了手……  “四弟,你还是……露出本来相貌吧……”凤临睿冲那个被包围着的“侍卫首领”道:“真不习惯看见你戴着别人的脸……”  那“侍卫首领”也不坚持,伸手撕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的,果然是宁王凤临玥那张英俊不凡的脸!  凤临玥惨然一笑,冲凤临睿道:“原来二哥已布好了局,就等着我钻呢……”  “四弟,这个局,本来是你设的,我不过是将计就计罢了……”凤临睿叹息道。  凤临玥冷哼了一声,又冲凤临策和凤临歌略带讽意的道:“三哥、七弟,我还以为,你们会去保护那位‘星宿神女’呢……”  “晔儿她会没事!”凤临策冷冷的道。  “四哥何必利用晔儿和炫儿的安危,来扰我们的心神,这毕竟是京城……”凤临歌也叹了口气,有些悲然的道。  “哈哈哈……”凤临玥凄然的大笑道:“是呢,我怎么忘了,这里是京城,是天子的地盘呢……”“天子”二字,被凤临玥咬得尤为之重!  笑罢,凤临玥又道:“告诉我,你们怎知道是我?那个盒子,难道你们已经打开了么?难道七弟你真的让‘墨鱼刃’屠了玄金盒?”顿了一下,又疑惑的道:“不对呀!‘墨鱼刃’开刃,需耗你这白族族长一半以上的内力,半年内不可能恢复功力,而如今你却好好的站在这里……”  “盒子打开了,可是并没有用‘墨鱼刃’,而是用其他方法发开的……”凤临歌淡淡的回道。  “哦?”凤临玥意外的道:“原来除了‘墨鱼刃’和我手中的钥匙,还有其他的办法能打开那个玄金盒?是什么方法?”  “锁匠配了钥匙!”凤临睿道。  “看来,我倒是低估了这些锁匠呢……”凤临玥苦笑。他今天的目的,其实也只是想盗回那个盒子而已。  选在凤临睿寿辰之夜,是因为只有今日,他能带人混进皇宫……  而凤临玥亲自来,是因为除了凤临策和凤临歌,他自认为,没有人再比他更了解凤临睿了!而且,他熟悉这座巍峨的皇宫……  没想到,那个盒子已经被打开了……  他们早已等着他自投罗网了……  那个玄金的盒子,是用卓晔提供的口香糖做了模具配出的钥匙,不过,这一点,凤临睿等人,没必要告知凤临玥.“知道是四弟你,是在打开盒子之前。”凤临睿开口道。  “哦?”凤临玥诧然的一愣,随即笑问:“是么?是我哪里露了破绽么?”  凤临睿摇头沉默,凤临策抿嘴不语。  凤临歌轻叹一声,淡淡的开口道:“四哥的驻地是在丹克城,却派人虏了晔儿,将我们往五哥的驻地元西城引;‘万丈黑风崖’上,那个石壁上的密道,所通的位置是五哥为侧妃所建的别院;在别院的白杨林小屋里,我们又发现了晔儿的衣物,和随手摆来还未及收起的棋谱残局;紧接着,五哥勾结西纥国一事突然败露!而且,四哥在晔儿面前,还易容成了五哥的相貌!这一切……都是四哥你有意混淆我们的视线,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吧?”  “不错!”凤临玥勾起唇角,承认道:“很多事情,我是有意嫁祸给五弟,并且,你们也信了不是么?”  “五哥的动向,皇上其实早就察觉了一些端倪……四哥你这一连串的动作,有些过于急躁了……”凤临歌叹气道。  “原来二哥已经察觉了五弟的小动作了,原来是我多此一举了……”凤临玥笑道。  “还有……”凤临歌面上带着伤感之色,又继续道:“四哥……不该与晔儿下棋……”  凤临玥闻言一愣,之后恍悟的苦笑道:“原来如此……很多年不与七弟下棋了,我也已有许多年未逢棋中对手了,一时高兴,就……我真是大意了……”顿了一下,又道:“没想到那女子竟是‘星宿’转世,或许当初,我真该好好利用她这枚‘棋子’!”  “晔儿只是一名普通的女子!”凤临策沉着脸,冷声插话道。  “哈哈哈……普通女子?三哥、七弟,那女子可是你们的软肋!她如何会是普通女子?”凤临玥大笑道。  凤临策、凤临歌闻言,不禁同时蹙眉……  “四哥!够了!”凤临歌痛心的道:“我们是兄弟啊,一定要如此么……”  “呵呵,七弟,没想到你竟如此之天真!”凤临玥嘲讽的笑道:“身在帝王家,手足之情、父子母子之情、夫妻之情,有哪一样不是奢侈的?你忘记是谁给你的下的‘黯煞蚀’么?你忘记是谁害你受了五年的剧毒腐蚀之痛么?你忘记你本来应站在什么样的高度么?哈哈哈……如今,你倒是够忠心呢……四哥我真是同情你!可怜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