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207章 比穿越人士还穿越人士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270 2016-06-06 20:07:18

  第207章 比穿越人士还穿越人士

不管这句话正面理解还是反面理解,巴尔达都不好再追究卓晔出声指点一事了,他面色青黑得吓人,冷哼了一声道:“天硕的女子,果然厉害!”说罢,端起酒杯一仰脖,将一杯酒狠狠地灌进了喉咙。  “皇上,臣女幸不辱命,没伤着‘贵客’!”连琴对凤临睿笑道。  这句话,成功的又让巴尔达内伤了……  “好,归席吧。”凤临睿眼眸里含着浓浓的笑意,温声说道。  “这位姑娘,请等一下……”回夏的左相狄夙山,忽然起身唤住了连琴。  “左相大人,请问,您是叫我么?”连琴指着自己的鼻子,有些奇怪的问狄夙山。  凤临睿和殿上其他的人,也都疑惑的看向了狄夙山。  “是啊。”狄夙山慈爱的看着连琴,询问道:“请问,你是哪位大人家的小姐?”  连琴的嘴角暗抽,心道:这老头要干嘛?不会是来说媒的吧?千万别吓唬我啊!面上却十分礼貌,指着男席连方成的位置说:“这位便是家父。”  连方成也起身,客气的道:“狄老丞相,连琴是在下的女儿。”  “哦,原来是震远将军家的千金啊!”狄夙山强压着心中激动的情绪,又继续道:“早就听闻,连将军有一对出色的龙凤儿女,今日一见连小姐,果然有将门的风范啊!不知连大公子可在这殿上?”  连方成心里虽十分疑惑,不知这位回夏左相想要做什么,但还是向连箫的席位看了一眼。  连箫接收到自己父亲的目光,乖乖的站起身来,向狄夙山施了一礼:“连箫见过左相大人。”  “这个便是犬子。”连方成说道。  “好……好……好好孩子……真是好孩子……”  连方成见狄夙山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心里不由一跳……  而殿上众人,包括连琴、连箫在内,都是面面相觑,心里纳闷不已。  “狄丞相,请问,您这是……”凤临睿忍不住疑惑出声。  “啊!陛下勿怪。”狄夙山回过神来,歉然的道:“方才,老夫只是觉得连小姐有些面善而已,才忍不住出声一问,希望不要因为老夫的鲁莽,打扰了陛下和各位的兴致……”  “打扰一说,老丞相实是言重了。”凤临睿见狄夙山不愿多说,也不好深问,便笑道:“大家继续喝酒吧!”  连琴回到自己的席位,众人举杯换盏,宫宴继续……  “陛下,敝国的歌舞曲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下臣此次,便没有带艺侍过来,不过,倒是带了一个好玩的智趣游戏,不知皇上和诸位王爷、臣使,有无兴趣一试?”君浣清忽然笑微微的开口道。  听到这个声音,卓晔顿时郁闷了,来了来了,她就知道这人不会一直消停下去的……  “哦?什么好玩的游戏?泯王说来听听。”凤临睿好奇的问。  殿上众人也被勾起了兴趣,纷纷看着君浣清,等待他的下文。  本来想追问卓晔那些“武功招式”的连琴,也转头望向了君浣清,她对游戏不敢兴趣,她是以为君浣清也出来找茬的,顿时手又痒痒起来了……  “这个智趣游戏叫‘脑筋急转弯’。”君浣清说着,似有意又似无意的,向卓晔的席位瞟了一眼。  卓晔在心里暗自忿忿地冷哼了一声,她就知道这家伙又要秀夏晨留下来的那些玩意了,果不其然……  君浣清向卓晔的那一瞥,自然落到了几位有心人的眼里,引来了几人不约而同的蹙眉,动作真整齐啊!  “何为‘脑筋急转弯’?”凤临睿笑问。  “我先给大家出个题例吧。”君浣清沉吟了片刻,开口道:“陛下、各位王爷、大人可知,让冰变成水最快的方法是什么?”  凤临睿愣了一下,开口道:“放在热水中融开?”  君浣清微笑摇头:“陛下的答案不对。”  “用火烤?”皇后也来了兴致,启唇说道。  君浣清依旧微笑摇头:“皇后娘娘的答案也不对。”  大殿上,众人一派思索之象……  凤临歌温雅的笑道:“这答案,泯王还是说来与我们听听吧。”  君浣清微微一笑:“将‘冰’字的两点去掉,不就变成‘水’了。”  众人一愣过后,均恍悟了过来……  “原来如此!”凤临睿不禁大笑出声。  “这就是‘脑筋急转弯’啊,倒真是有趣得紧……”太后也忍不住开口笑道。  “不错,所谓的‘脑筋急着抽’,就是不按常理,而是从其他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得出答案。先祖母逸王妃的手札里,记载了一些这类的智趣题,我可以作为此游戏的出题者。”君浣清微笑着,又继续道:“游戏的规则就是,由敝人蒙眼抚琴,各位手传花球,琴音停时,花球在谁的手里,便由谁来回答敝人所出的智趣题,答对者,还请陛下赏赐一些小奖品,答错者,要罚喝酒。而未答出的题目,就由下一个接到花球的人继续回答。”  脑筋急转弯 击鼓传花?鄙视!卓晔忍不住悄悄做了一个猥琐的竖中指的动作。  “好!”凤临睿高兴地笑道:“早就听说泯王琴艺超凡!今日既能玩此有趣的游戏,又能一饱耳福,当真是妙极!”说罢,吩咐身旁的太监去取了花球,还有一些小玩意,来充当礼物。  不多时,那小太监碰了一托盘的奖品回来了,虽只是一些小珠宝、小配饰之类的玩意,但好歹是皇宫里的东西,自然也都价值不菲……  琴已摆好,君浣清优雅起身,走到琴位坐定,由宫女在他眼睛上机系了锦带。  君浣清唇边带着笑意,修长的手指轻抚琴弦,一串悠扬优美的琴音顿时在大殿里飘响而起……  众人的脸上皆出现了沉醉之色……  靠!靠靠!她听见了什么?《春江花月夜》?卓晔凌乱了,这大哥,怎么比她这穿越人士还穿越人士!  花球已经在众人手里传开,琴音很快便停了,花球居然落到了巴尔达王子的手里,巴尔达大喇喇的说:“泯王,出题吧。”  君浣清一笑,开口道:“在地上有一锭银子和一块肉骨头,可是小贵子却不拣银子而拣了肉骨头,王子殿下可知这是为什么?”  “因为那人饿极了?”巴尔达沉思了片刻,回答道。  “错!请王子喝酒!”  巴尔达郁闷地喝了一杯酒,坐下。  游戏继续,这回轮到的是连箫。  连箫眯着桃花眼,懒洋洋的起身,那有些颓废,又妖孽之极的形象,顿时惹得女席的小姐们,一阵脸红心跳。  “小贵子是条狗。”连箫淡淡的说道。  “连公子的答案正确。”君浣清虽被蒙着眼睛,而且只听过一次连箫的声音,但绝不会认错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