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165章 定力变差了缠斗在了一处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330 2016-04-25 20:09:40

  第165章 定力变差了缠斗在了一处

青竹也跟来了,在凤临歌左侧不远处,挥剑拦住了一柄原本攻向凤临歌的大刀,一边打斗着,一边冲马上的卓晔翻了个白眼,这个女人,真是个十足十的麻烦!  伍漓的侍卫之前已被凤临策刺死了几个,刺伤、鞭伤的更多,而凤临歌带来的人却个个凶猛无敌,急风骤雨般的疯狂砍杀着!战局瞬间扭转!伍漓的侍卫一时间,只剩下勉强的招架之功,根本无还击之力了!  卓晔坐着马上,已经看傻眼了,临歌完全好了么?他可以是用武功了?好像他的武功也很高呢!想不到临歌舞剑的样子竟这般的好看,虽比凤临策少了一些狠辣、嗜血的气势,却是说不出的潇洒与卓然……  卓晔心里一阵欣喜,真好,临歌恢复武功了,身体也不再羸弱的让人心痛了……  伍漓心知此时想要抓人质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向自己的侍卫打了一个手势,众人护着他,急急的向十几丈开外,一个平滑光秃的大石壁退去……  卓晔心里不禁有些疑惑,伍漓正路不走,却退向高耸陡峭的石壁,不是自断退路么?  伍漓的侍卫一个个的倒下,眼看着自己要被反擒了,伍漓狼一样的双目里,露出一丝狠毒的光芒,抬手,又做了一个只有他带来的人才懂的手势……  那些侍卫纷纷丢下了手中刀剑,伸手抄起了背上的弓箭,熟练的拉弓搭箭!  凤临歌心头一跳,暗道不好!冲卓晔喊道:“晔儿,催马,快离开那山崖附近!”  凤临策更是拼命的砍杀那些搭箭之人!  卓晔也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手忙脚乱的握住僵持,却发现了一个很悲催的问题,她不根本会骑马!努力的抖了两下缰绳,可胯下马儿却仍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连马蹄子都吝啬抬一下!  近战射箭是十分不利的,可以说是自寻死路!伍漓的侍卫倒下的更快了!可是,那些还没有被砍到的人,却把手中弓箭纷纷对准了悬崖边上的卓晔!  “马儿,马儿,听话,快走啦!马大哥,您老行行好,挪两步尊蹄吧……”卓晔拍着马鬃,软声乞求着,急的都快哭了。  “晔儿趴下!”凤临策已看出了卓晔不会骑马,一边大声吼着,一边向悬崖的方向飞奔过去……  卓晔闻言,听话的迅速趴在了马背上……  凤临歌和其手下一边挥剑狂扫箭雨,一边抽空砍杀那些搭弓的侍卫,却仍有落网的羽箭直直向卓晔射去……  卓晔刚刚趴下,耳边便有一只羽箭呼啸着,带风而过……  卓晔搂着马脖子,娇躯不住的颤抖,心里十分恼恨自己的没用,竟连小小的马儿也指示不动!  “晔儿别怕,我在!”忽然,有一低沉中,又不失温柔的安慰之声响起……  是凤临策的声音!卓晔惊喜的稍稍抬了一下小脑袋,却见凤临策已经掠到了马前,正要伸手去拉缰绳……  忽然!一连串的箭雨又狂猛的射了过来!  凤临策挥舞手中宝剑,挡开了大部分射向卓晔和他的羽箭,不料,却有一只正中马腹!  那马儿吃痛,发出痛苦的嘶鸣声,疯了似的扭动蹦跳起来!  卓晔吓傻了,越发死命的搂住了马脖子不肯松手。  “晔儿,快撒手!”凤临策大喝道。  “晔儿,松手!”凤临歌也焦急的喊道。  可是还不待卓晔反应过来,她身下枣红大马已经退到了山崖边上,一只后踢踩空,带着卓晔就向那冷飕飕、黑漆漆的悬崖里跌了下去……  “啊!”卓晔终于忍不住叫喊出声,头脑却猛然清醒了过来,脑袋里首先窜出来的想法却是十分的阿Q:这回,估计真的又要穿了吧?拜托,老天爷,第一次穿越把她折腾的这么惨,第二次也该来点补偿了吧?不求大富大贵,小富即安啊……  “不!晔儿!”凤临策大吼一声,伸手去抓卓晔挥舞着纤手,无奈却只捞到了一截甩动着的袖子……  “嘶啦!”衣袖断裂开来,一瞬间,凤临策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跳动了!  “晔儿!”凤临策再次大喊一声,在此生死的最后一刻,竟然一个纵身,随着那马上就要消失的倩影,跳下的悬崖……  晔儿,上天入地,你都注定是我的女人!我怎么可能让你逃离我身边……  凤临歌拦腰斩断一个正在放箭的侍卫,一回头,便瞧见了这令他心肺具裂的一幕!顿觉耳鸣目眩、头重脚轻……  “三哥!晔儿!”凤临歌撕心裂肺的大叫一声,一剑刺翻两个与他纠缠的敌人,跌跌撞撞的向悬崖的方向飞扑过去……  青竹也被凤临策随卓晔跳崖的那一幕给惊呆了,此时见凤临歌向悬崖奔去,方才回过神来,忙纵身上前,拽住了也欲跳崖的凤临歌……  “王爷——,您不要冲动啊!”  此时伍漓和仅剩的两、三个侍卫,已经退到了石壁的跟前了。  趁凤临歌所带的人都在愣神之际,伍漓回手在石壁上摸索了一阵,将手中的一个扳指插进了一个小洞里,只听“轰隆”一声,原本光滑平整的石壁上,忽然出现了一道石门!  伍漓等人,快速闪身进入山洞,石门随即迅速合拢如初……  嘶!疼!好疼!卓晔被剧痛刺激得转醒过来,极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便是凤临策那张因她醒来,而露出了欣喜之色的俊脸:“晔儿,你醒了?”  “我……我们还活着?”卓晔有些不确定的问。  这是哪里?阴间?天堂?还是她在做梦……  “嗯,活着……”凤临策认真的点了点头,之后扶起卓晔,让她靠坐在身后的一颗大树上,又担忧的问道:“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么?”  “左侧,小腿,有些疼。”卓晔虚弱的说。  “只有那里么?还有别处么?”凤临策又急急的问。  卓晔摇了摇头:“别处还好。”虽然此刻浑身都很痛,但貌似只有左小腿最严重,她方才就是被那里传来的剧痛刺激醒的。  凤临策闻言,却仿佛松了一口气:“那里我检查过了,被树枝划了一道口子,不过骨头没事,我已经替你简单的包扎过了。”  “哦。”卓晔闻言,也放下心来,骨头没事就好,否则,她怕会更加的拖累他了……  “你确定,身上没有其他的地方痛吗?”凤临策不放心的又追问道。  “右臂,有一些疼……”  凤临策闻言,忙伸手撩开了她那已经破烂的衣袖,只见那原本细白如玉的肌肤上,被擦伤了好几处,有的伤口已经凝固,有的却还往出冒着血丝……  凤临策看得一阵心痛,忙撕了自己的一块干净的里衣,轻柔而仔细的擦去了伤口边上沾染的泥土灰尘,拿起他先前在附近采摘的止血、止疼的草药,撕下几个叶片,碾碎,敷在伤口上,又认真的包扎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