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152章 神秘的盒子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343 2016-04-12 20:45:29

  第152章 神秘的盒子

在现代时,卓晔从来都是个不乏追求者的女孩,当然,也不止一个男生对她说过“我爱你”!可是那些男孩子对她说的这句话,她或是觉得对方浮躁,或是觉得对方无聊!远没有从凤临策嘴里说出来时,那么的令她震撼!那么的令她不知所措……  为什么凤临策说出那三个字,与别人说时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同呢?是因为他是保守的封建社会的男人,而那个表白现代感太强?是因为他是不苟言笑的冰块面瘫王爷,那句话与他的平时的言行作风太不相符?还是因为……她心里对他,已经产生了某种微妙的反应,只是她还不知道?  她弄不清楚了……  爱么?其实……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爱,那个字眼儿,对她来说,太抽象了……  卓晔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她忽然不想坐在这里干等着凤临策送资料来了,她想……出去走走……  一是:想散散心,转移一下注意力;二是:她想亲自去寻访她的那个同乡,夏晨……  连箫、连琴在沧滨的宅子内。  “你说什么?你要离开沧滨?去哪?你的房子还没到期……”连琴猛然住嘴,话说出口了她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漏嘴了……  “你怎么知道我那院子租了多久?”果然,卓晔诧异的问。  连琴不想骗卓晔,伸手挠了挠头,尴尬的道:“你租的那个小院,现在已经在我家那祸水的名下了……”  “哦……”卓晔点点头,却也没有生气,只是觉得有些无奈和无语。  “怎么住的好好的,忽然要走了呢?”连琴见卓晔的表情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不禁放下心来,又追问道。  “我当初选择来沧滨,只是觉得这里的冬日,气候比较舒适而已,并没打算长住的,现在天已经渐渐的暖了,我想,也是离开的时候了……”卓晔淡淡的说。  “那你打算去哪里?”连琴又问。  “没有想过去什么固定的地方,我想要去寻人……”  “寻那个夏晨么?”  “嗯。”卓晔点头。  连琴低头沉吟了半晌后,忽然抬起头来,眼神有些古怪的看着卓晔,轻声问道:“你确定,你找的那个夏晨,她还在人世么?”  卓晔闻言,不禁一愣:“我……我不是很确定,不过……不过应该还在吧……”一直以来,她潜意识里,总觉得她的那个同乡一定在这个时空的某个地方,从来没想过夏晨不在人世的可能,或者说是,她根本不愿意往这方面去想……  如今,连琴这么一问,卓晔心里不禁有些发慌……  “你……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卓晔看着连琴,嘴唇轻颤的问。  “没有,我只是随口问问。”连琴摇摇头。或许是她想多了吧,那人……应该不可能……  “哦……”卓晔稍稍放下心来。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明天。”  “这么快?”连琴放下茶杯,惊呼道。  “小晔,你要走?”从外面回来的连箫,刚迈进前厅,正听见了她们的对话。  嘴快的连琴率先开口道:“是啊,她要去……”  “我在这里呆腻了,想四处走走,散散心。”卓晔连忙打断了连琴的话。她对在山洞时,她和连箫的互相试探可是记忆犹新呢,她不想让他知道她在找夏晨,不想在他面前暴露更多……  连琴诧异的看了卓晔一眼,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连箫的桃花眼里有闪过一丝幽幽的光芒,转瞬即逝,随即笑嘻嘻的道:“出去散心也不急一时,小晔不妨多等两日吧,我和连琴将手上的事情处理一下,可陪你一起去,正巧,我们也在里也呆腻了呢。”  “是啊,你再等两天吧,我们一起走。”连琴也接话道。  卓晔微笑道:“即便我先走,你们又不是追不上来,又何必让我再等两日?”  “小晔,你可这是绝情,竟真的要抛下我们先行离去,你不知道追赶一个人,是很辛苦的事情么?”连箫眨了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泫然欲泣的说。  卓晔闻言,忍不住隔着袖子,狠狠地搓了一下胳膊的鸡皮疙瘩……  连琴则很鄙夷地白了连箫一眼,之后转头,对卓晔说:“罢了!你想先行,那就先走吧,我们随后追你便是,不过,你打算先往哪个方向去?”  “嗯……”卓晔略微思索之后,回道:“向南吧……”  三日之后。川云城,天涯客栈二楼的一间上房里。  卓晔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懒得下楼用饭,便让小二把饭菜端到卧房里,让巧灵叫了隔壁的徐三儿过来一起用饭。  “姑娘,我们在这川云城,要留几日?”巧灵一边往嘴里塞着饭菜,一边问道。  “少则三日,多则七日吧。”一路出来,卓晔注意到,大街上已经贴有寻找夏晨的告示了,若是七天那个夏晨还没有露面,想必那人便不在这个城里吧。  饭后,店小二来收拾碗筷时,交给卓晔了一叠东西。  卓晔打开一看,又是几个“夏晨”的相关信息。  卓晔并不意外,她知道,自己的行踪,凤临策定然是了如指掌的……  带着希望翻开那几个“夏晨”的资料,半晌过后,卓晔又失望的合上了那一堆纸张……  “姑娘,您还好吧?”巧灵见卓晔的脸色不大好,不禁担忧的问。  “我没事,不早了,你去休息去吧。”卓晔淡淡的说。  巧灵应了一声,没有再多问什么,转身回了自家的卧房。  卓晔觉得身子有些困乏了,叹息一声,也上了床,片刻之后,便沉沉睡去。  半夜,有一个鬼魅似的影子,闪到卓晔的卧房之外,悄悄的舔破了窗纸……  盛京,皇宫,御书房。  “三弟,你的伤势如何?可有看过太医了?”凤临睿看着对坐着的凤临策,一脸担忧的问。  “多谢皇上记挂,只是一剑皮外伤而已,那剑无毒,无碍的。”凤临策恭敬的道。  “无事就好。”凤临睿松了口气,又问道:“可知行刺于你的那几些人,是什么人?”  凤临策摇摇头,清冷的道:“那背后的指使者非常狡猾,派来的,只是几个拿人钱财,替人卖命的江湖暗杀组织而已。”  凤临睿蹙眉沉思了片刻,道:“你此次去沿海之地,具体,都查到了些什么?”  凤临策不语,低头从袖子里取出了厚厚的一叠东西,递给了凤临睿。  凤临睿伸手接过,翻看了半晌后,“啪”地一声拍在了书案是上:“好一个孙乙!身为沧滨太守,竟然知法犯法,勾结盐枭,当真是嫌他的脑袋长的太结实了!”  “皇上请看那最后一本账簿。”凤临策淡淡的说。  凤临睿闻言,从那叠资料里取出了凤临策所说的那个账簿,翻看起来,却见上面记着的,都是一些巨额的钱款,和一些稀世珍宝等物,上面有标注日期,却没有写收、送之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