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145章 忽然改变主意了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176 2016-04-05 22:16:05

  第145章 忽然改变主意了

与一只狼睡在同一张床上,能好到哪里去?就算她睡的很熟,不知自己的境况,但还胀痛着的嘴唇却告诉她被吃了豆腐的事实!  换衣、梳洗、吃早饭,卓晔一直沉着脸不语,对凤临策更是不理不睬,漠视之。  伺候她梳洗的巧灵看见卓晔那肿着的红唇,脸上不禁浮出了一丝暧昧的笑意,卓晔一记恶狠狠的凶目瞪了过去,巧灵吓得立马敛起了笑容。  凤临策却似乎心情很好,平时清冷、不苟言笑的俊脸,从起床开始,脸上就一直挂着浅浅的微笑,惹得松墨不住的偷眼看他家这位反常的王爷。  最后,松墨恍悟地得出一结论:难怪王爷平时老是沉着脸不爱笑,原始是某项身体需要,从前没有得到满足!  早饭后,巧灵撤去了桌上的残席、杯碗,沏来一壶上好的热茶,转身离去。  凤临策一点也不在乎卓晔的冷漠与臭脸,逗她说了半晌的话,卓晔都不吭声,凤临策想了想,便又开口道:“晔儿,暂时,你就先住在这里吧。”  这次,卓晔终于有反应了,瞥着凤临策,冷哼一声道:“住在这里,给你暖床吗?”  凤临策闻言,一挑眉毛,好整以暇的说:“晔儿若愿意,我不会拒绝。”  “你!”  “你若不愿,我也不会再迫你。”见卓晔又怒了,凤临策便又接着道。  卓晔的脸色稍缓,有些无奈问:“你这次,又打算把我软禁多久?”  “晔儿,相信我,我没有那个意思。”凤临策顿了一下,又继续道:“你从秋府出来,暂时也没有更好的住处,住在这里,总比住客栈舒服些。”  连昨日在秋府发生的事情,他都知道么?唉……卓晔轻叹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王爷,都准备好了。”松墨进得厅来,冲凤临策含糊的道。  “嗯。”凤临策冲松墨点点头,放下手中茶杯,对卓晔说:“我要出去办一些事情,你可以四处走走逛逛,我留了张民、刘井保护你,晚上,我会回来陪你一起用晚膳的。”说罢,站起身来,带着松墨出了门。  保护?她有什么可保护的?确定是保护不是近距离监视么?卓晔瞪了凤临策的背影一眼,拿起茶杯,发泄似的狠狠的灌了一气。  嘴唇肿成这样,她才不要出门被人指指点点呢!  连续两日,凤临策都带着松墨早出晚归,不知在忙些什么。不过早饭与晚饭,一定会陪卓晔一起吃的。  那日在茶楼,凤临策说他来沿海,是有公务在身的,但不知他一王爷,这样神秘兮兮的,到底在干什么勾当?卓晔心里虽有些好奇,却没有试图去探究什么,她明白,朝廷之事,她还是少知道一些为好。  第三日,凤临策出门之后,卓晔正打算叫上巧灵出门走走的时候,刘井忽然拿着一张柬笺来,交与卓晔。  卓晔展开一看,只见柬笺写着这样一句话:“美人儿,我和祸水在大门外,速开门让我们进去。”字体张扬而不失潇洒,卓晔不陌生,语气她更不陌生。以前在盛京,她经常收到此类的请柬。  “让他们进来吧。”卓晔收起柬笺,冲刘井淡淡的吩咐道。  刘井也不多言,答应一声,转身离去。  连琴、连箫进得厅内,连箫也不等卓晔招呼,便不客气的坐了下来,巧灵连忙沏了茶水、捧上果点。  连琴则围着卓晔转了一圈,之后挑着眉毛,暧昧兮兮的问:“美人,你还好吧?没被吃了吧?”  “去你的,胡说什么呢!”卓晔没好气问:“荣家兄妹和那个恐怖的秋大少爷没事吧?”  连琴闻言,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没事没事,你不用担心,再说有瑞王庇护你,他肯定不会让他们找你麻烦的。”  卓晔嘴角抽搐,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咳!”连箫很不爽的清咳了一声,之后冲卓晔一笑:“小晔,依照文书规定,你该交图稿了。”  “哦。”卓晔转头,吩咐巧灵道:“去把东西拿来吧。”  巧灵点头,片刻的功夫,就取来了一个装订好的小纸册。  卓晔接过,递给连箫:“这些,是一年的图稿,你们看看吧,若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我再修改。”  连箫伸手接过,连琴的脑袋也凑了过去:“一年的?你这么快就画好了?”  这图稿,卓晔从住在秋府的那几日就开始画了,在凤临策这个临时宅院里,又绘了两日的时间,才完成全本。  按照他们合作文书,卓晔每三个月需提供一系列的图稿,一系列为六款,一年一共二十四张图稿,全部在这小册子上了。  如今,她是个四处飘荡的人,一次性提供一年的图稿,这样比较方便。这次时间有些赶,卓晔决定,下次要一起绘出个三年五载的……  送走连家姐弟之后,卓晔呈“大”字型,乱没形象的趴在床上,本来是想出去溜达一会儿的,只是,她忽然又没了兴致。  连箫临走之时对卓晔说,他在澜月城也有一栋宅子的,她若不喜欢与凤临策住在一起,随时可以搬过去。  卓晔摇头拒绝了,连箫对她的心思,她非常清楚,从凤临策这里搬出去,不过是从虎穴又进狼窝而已,有什么区别?  而且,连琴、连箫与荣氏兄妹、秋大少关系那么密切,住在连箫那里,难保不被荣家和秋家人发现,她现在可是怕死他们了!  第四日清晨,吃过早饭后,凤临策坐在案几前,一边喝着茶,一边拿着一本书,悠闲的翻看着。  卓晔抱膝坐在床沿上,悄悄的,瞄一眼,嗯,他在抿茶。再瞄一眼,嗯,他在翻页。再再瞄一眼……  “晔儿,有事么?”在卓晔瞄了N N次,并且瞄得愈加频繁时,凤临策终于抬起头来,看着卓晔,轻声问道。  “那个……你今天不出去么?”  “嗯。”凤临策点点头:“今日没什么要紧的事。”  “那你打算一直留在房间里么?”卓晔又问。  “有什么问题么?”凤临策挑眉问道。  “可是……这是我的房间……”卓晔咬着牙说。  “哦,你的房间很好,向阳,光线足,很舒适。”凤临策淡淡的陈述道。  卓晔闻言,又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你占了我的案几!”  “哦。”凤临策恍悟的道:“晔儿要用案几么?我可以让松墨再搬一把椅子过来,在案几很大,我们两个人用也会很宽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