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120章 哪来的野丫头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331 2016-03-11 20:16:29

  第120章 哪来的野丫头

一想到卓晔,青竹心里不禁一动,难道真是……但随即又摇摇头,她只不过是一个女子而已……王爷即便对她再上心,也应该没这么夸张吧……  不过……青竹歪头又想了想,这也难说,他怎么忘了,王爷为了她,可是两次连性命都不顾了的……  但是……唉……算了,青竹挠挠头,决定不想了!他相信,不管王爷到底是要做什么,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王爷,要休息一会儿么?”青竹回到卧房内,对依然坐在案几前拿着毛笔发呆的凤临歌说。  “好。”凤临歌回过神来,放下毛笔,点头道。  青竹忙上前,将凤临歌扶回了床上,帮他把被角掖好后,出了卧房。  凤临歌躺了片刻后,伸出从枕头下摸出了一个锦帕,打开,露出里面一颗颗橙黄色半透明的糖果,正是卓晔在除夕那天送给他的一包“雅客V9”!  这糖,若是按卓晔说的,每次吃药后含上一颗,早该吃没了。可是,凤临歌一直不太舍得吃,所以现在,还剩了大半呢……  不过,因为被卓晔拆了原本密封的包装,与空气氧化,此时已经都粘在一起了!  凤临歌伸手,稍稍用力,掰下来一小块儿,用两手指拈着送入口中,吧嗒着嘴,仔细的品着,却怎么也吃不出个甜味儿来……  凤临歌轻叹一声,将剩下的糖果从新用帕子包好,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傍晚,卓晔、巧灵和徐三儿在东栗镇的“云来客栈”落了脚。  卓晔要了两间干净宽敞的客房,她和巧灵一间,徐三儿单独一间。又吩咐小二送来热水,她和巧灵洗漱了一番,方才又回到大厅里。  这镇子不大,客栈的客人也不多,此时厅内只有三两桌人吃饭。  卓晔挑了一个角落里的位置,拉着巧灵坐下,开始点菜。  徐三儿则先将马车赶到了后院,亲自给马儿添足了草料方才回到厅内。  此时卓晔已经叫好了四菜一汤、一大盘馒头、和一壶酒。菜是两荤两素,量很大,非常实惠,足够三个人吃了。汤是鲜美的羊杂汤,这冬日里喝上一大碗滚烫的羊汤,胃里会很舒服。至于那酒,当然不是卓晔自己要不喝的,她是给徐三儿叫的。  “坐下来吃饭吧。”卓晔招呼道。  徐三儿搓了搓手,憨笑着说:“我还是……先去洗个手吧,刚抓过草料……”  “好。”卓晔微笑着点头。她虽不喜欢凤临策强行塞人给她,但面对相处惯了的巧灵,和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徐三儿,她还真讨厌不起来。  机灵的小二见状,忙打了一盆清水,放到徐三儿面前。  徐三儿洗过手,来到桌前,也不客气,大喇喇的坐了下来,抓起一个馒头就咬了一大口,又夹起一大筷头牛肉塞进了嘴里,嚼得喷香……  卓晔不禁愕然的愣了一下,巧灵和她相处了几个月,多少了解一些她随和、没有什么主仆观念性子,能与她很自然的同桌吃饭,这倒不奇怪。可是徐三儿却刚与她接触一天呢,就这般的坦然随便,实是让卓晔有些意外!  卓晔一愣过后,随即心里又有了几分愉快,她本就没有那些个主尊仆卑的封建思想,自然是希望能和自己身边的人相处得自然融洽一些。  徐三儿见卓晔在看他,忙咽下了口中的食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老夫着实有些饿了,让公子见笑了。”  为了夜晚之前赶到东栗镇投宿,徐三儿把马上赶得飞快,中午时,他们只在马车上随便的吃了一些点心干粮,他的肚子可早就咕咕的叫了。  卓晔听徐三儿称她公子,不禁微微挑了一下秀眉,心里暗想,这徐三儿看上去虽粗鲁,却也是个细心的人呢,早晨离开瑞王府时还唤她姑娘,这会儿居然改口改的这般自然顺畅!看来凤临策安排给她的人物,果然是不能小觑啊!  “我没那么多规矩,你且怎么随意就好,不必拘谨。”卓晔冲徐三儿笑道。  “好哩!”徐三儿高兴的应了一声,甩开腮帮子开始大快朵颐。  一旁的巧灵也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拿起酒壶,给徐三儿斟满了一杯酒,道:“这是公子叫来给你驱寒的,尝尝吧。”  “多谢公子,多谢小哥儿。”徐三儿乐呵呵的端起酒杯,仰脖喝尽,之后吧嗒吧嗒嘴,道:“这酒还挺烈,冬天儿喝起来正好!痛快!”  卓晔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闲话似的问:“您今年贵庚了?”  “小老儿我五十有二了。”徐三儿说罢,端起羊杂汤喝了一大口。  卓晔点点头,之后道:“我以后,我便叫您徐三叔吧。”  “行啊!”徐三儿痛快点头的道。  “唉……”卓晔忽然叹息一声,道:“我现在是居无定所,四处漂泊,徐三叔跟着我,怕是一时很难再见到家人呢……”说罢,便一直盯着徐三儿,留意他的表情。  徐三儿哈哈一乐:“公子不必担心,老汉我是孤身一人,无牵无挂,跟着公子,公子以后就是我的家人了。”  卓晔闻言,心里暗叹,果然如她所料,凤临策是不会给她“退货”的机会的……  不过听闻徐三儿说把她当家人,卓晔心里还是忍不住一暖……  六日后,一处官道上。  卓晔在马车里被摇晃得有些昏昏欲睡,巧灵坐在一旁,小脑袋也在一下一下的点个不停。  忽然,车外有一道清脆的声音大叫道:“停车!停车!快停车!”  “吁。”徐三一惊,连忙勒住了缰绳,瞪着这从一旁树林里忽然跳出来的绿衣小姑娘,粗着嗓子吼道:“哪来的野丫头?干什么你?这么忽然跳到马前,也不怕踢着!”  “不好意思大叔,小女子等了一个多时辰了,终于看见有马车经过,一时性急就不管不顾的跳了出来,您别见怪啊!”绿衣小姑娘堆起一脸的甜笑,冲徐三儿道。  徐三儿皱眉,一脸警惕的问:“有什么事儿?”  “是这样的,小女子要去前方的淮安城,步行了好久,脚都磨出泡了,实在是走不动了。”绿衣小姑娘可怜巴巴的说罢,又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容,要求道:“我看您这马车的方向,也应该是去淮安的,行行好,带我一程可好?”  “不行不行,我家公子不喜与外人接近。”徐三儿完全没有了面对卓晔时的那种老实忠厚,虎着脸,一口回绝。  “切!你就个赶车的!你家主人还没开口,你凭什么拒绝?我要同你家公子说话!”绿衣姑娘小嘴一撅,双手叉腰,站在道路中间不肯移开。  “我说你这小丫头怎么……”  “徐三叔……”忽然,马车里传出了一声清润的低唤。正是在车里听了半晌的卓晔开了口。  那绿衣小姑娘听见如此清亮悦耳的声音,不禁好奇的瞪大了眼睛,冲马车不停的张望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