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135章 真是气死朕了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282 2016-03-26 20:06:46

  第135章 真是气死朕了

“不行!”卓晔坚决不答应!听着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那就‘小晔’,就这么定了!”  卓晔瞪了连箫一眼,不再言语,抬脚继续向前走去……  “小晔”总比“晔晔”更能让卓晔接受一些,她与他说不通,也懒得再浪费唇舌了。  连箫边走边不断的逗卓晔说话,卓晔被他烦得有些恼了,不禁略带嘲讽的道:“我们现在被困在这荒岛之上,连公子竟然还有心情说笑,如此处变不惊的心境,真是着实令人佩服!”  “能陪在小晔身边,这荒岛,对连某来说,便是桃源了。即便真的出不去,我们便在这里养育子女,安逸的生活,也不错啊……”连箫妖娆的笑着,冲卓晔放电道。  卓晔皱眉,瞥着连箫,冷冷的道:“我不喜欢你这种玩笑,以后说话,请讲究一些分寸!”  卓晔话音刚落,还未到连箫再次开口,忽听远远的,传来一道清亮悦耳的啸声……  “是连琴,她在叫我们。”连箫说罢,不待卓晔有所反应,伸手就将她揽进了怀里,之后身形一晃,便向众人休息之地掠去。  对于连箫这忽然的动作,卓晔先是吓了一跳,以为他不满足于言语调戏她,还想实际付出行动呢……但随即见他带着自己向来路闪去,当下放下心来,便没有挣扎,很配合的攀住了连箫的胳膊。她知道连琴定然是发现了什么才呼唤他们的,心里暗暗的有些着急,而连箫施展轻功带着她,可比她在这泥泞之地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路要快多了。  连箫注意到卓晔的动作,不禁满意的勾了一下唇角。  “有什么发现么?”众人集合后,连箫问连琴。  “向南行一里左右的路程,有一个山洞,我进去查看过了,很宽敞,也很干燥,我们可以转去那里休息。”连琴陈述道。  “好,你带路!”  众人跟着连琴向那个山洞走去。  那山洞的确很宽敞,十二个人进去,竟然不会显得十分拥挤,果然是一处休息的好地方。  卓晔左右的打量着这个山洞,见这里,除了有些灰尘之外,不见任何枯枝、碎石子等杂物,感觉好像有人刻意打扫过一般……  “连琴,你先前来时,有清理过这里?”卓晔问。  “没有,我只简单的看了一下,就去通知你们了。”连琴见卓晔神色古怪,不禁问道:“这里有什么不妥吗?”  “没有,没事。”卓晔摇摇头,或许是她想多了吧……  连箫下令,让众人今日好好休息,尽快的恢复体力,再想办法离开此地。  第二日,众人吃过食物后,连箫带着大家来到了桦树林里,他伸手,一掌一颗劈倒了一片的树木,之后对那些男人们吩咐道:“把这些树木拖到海边去。”  卓晔见状,杏目一亮,开口问道:“连公子是想发信号求救么?”若是做筏子,并不需要把这些整颗的树木挪到海边,而且没有合适的盛水容器,冒险出海必死无疑!  “小晔竟然能了解我的想法,我们果然是心有灵犀啊!”  一旁的巧灵闻言,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  卓晔则是有些无语的抿起了嘴唇,不打算再与连箫说话,在男人,时刻都不忘记在言语上占她便宜!  连琴是对自己这双胞胎弟弟的风流性子见怪不怪的,只不屑的白了连箫一眼。她此时也明白的连箫的意图,不禁有些惊喜的道:“这片海域的东岸,是‘炎合大陆’,有几个国家,与天硕是有商贸往来的,若是不出意外,一两个月内,便会有商船经过,我们若是发出求救讯息,应该是能被发现的。”  卓晔闻言顿时了然,难怪解决了食物问题,连箫便神情轻松,一点都不见着急呢。  连箫一笑,率先向海边走去,卓晔、连琴等人紧跟其后。  他们海边点起了一个火堆,但并不让火烧得太旺,一直保持着半燃半灭的状态,便有白烟冉冉的飘上了天空……  众人分组,轮流守候火堆,以保证小岛的上空整日都有烟雾缭绕,而这一烧,便是大半个多月的时间……  卓晔、连家兄妹等人被困荒岛的第五日。盛京,瑾王府,凤临歌的书房里。  凤临歌坐在案几前,手里拿着一纸信笺,俊目快速扫过之后,双手顿时猛然的颤抖起来……  “王爷,您怎么了?”一旁的青竹见凤临歌神色不对,不禁担忧的问道。  “研,研磨!”凤临歌嘴唇轻颤的吩咐道。  “哦。”青竹应了一声,心里疑惑,却也不敢多问,手上赶紧动作起来。  凤临歌放下手中信笺,伸手抓了几次笔杆方才抓稳,蘸墨挥笔:“搜海!活要见人,”写道此处,他的手顿了一下,又继续艰难的落笔:“死要见尸!”  凤临歌取下手上的戒指,在纸条上盖好印章,卷好后,放进小木筒,交给青竹。  青竹接过小木筒,转身快步出了书房的门。  凤临歌浑身无力的瘫靠在椅子上,满目悲戚的轻喃道:“晔儿……晔儿……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对不对,一定不会……”  忽然,他觉胸口一闷,喉头一痒……  “噗——”一口鲜血从凤临歌的嘴里喷了出来!他身上白袍顿时染上了大片猩红的血迹,案上白纸也被溅得滴滴点点……  凤临歌眼前一花,便晕了过去……  青竹放飞了信鸽回到书房,看见的便是这触目惊心的一幕!  “王爷!王爷!您怎么了?您别吓青竹!”青竹哭喊着扑了过去:“来人呐!快来人呐!请医圣!快去叫苟杞来!”  半个时辰后,凤临歌幽幽的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卧房里了,他的手上,身上插了无数的银针,苟杞正低着头,皱着一张老脸瞧着他……  “老夫的话你当耳旁风是不是?清毒之后,第一个月静养,尤为关键,不可吹强风、不可遇冷水、不可食辛辣之物、不可波动情绪!臭小子你到底还记不记得老夫的话?嗯?今日若不是老夫救治及时,你可又要去阎王老儿那里做客了!你小子是存心想砸老头儿我的招牌是不是?”苟杞见凤临歌睁开眼了,当下冲他吹胡子瞪眼的一顿狂吼。  青竹闻言有些不乐意了,一介草民,竟然对他们家王爷大吼大叫的,忍不住开口道:“老前辈,我家王爷才醒,您能不能……”  “你闭嘴!”青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苟杞给吼断了:“他是老夫的病人,老夫训斥病人还轮不到你插嘴!”  “你……”  “青竹!”凤临歌喝住青竹道:“你先下去吧。”  “是,王爷。”青竹有些不放心,却不敢违抗凤临歌的命令,有些不情不愿的出了卧房,却不敢走远,在小厅内候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