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92章 医病还是翻情史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330 2016-02-12 20:06:25

  第92章 医病还是翻情史

“不是梦!你很快就会好起来了!”凤临策坐在床头,深深的看着凤临歌,伸手用力的握住他的手,心里也是难掩激动,他最喜爱,也是最亏欠的七弟,终于有救了!  瑾王府的正厅里。  苟杞、陈皮师徒正大摇大摆的坐在椅子上喝着茶、吃着糕点。  “嗯嗯……好吃!真、真是好吃!这王府的东西就是不、不一样啊!这点心又精致又美味,真不错!若是每天都能吃、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就好了。”陈皮一边不停地往嘴巴里塞着糕点,一边口齿不清地嘟囔着。  这一路风餐露宿的,都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可把陈皮郁闷坏了,现在一吃到这点心,顿感满足得不得了!虽然……不是正餐……  苟杞伸出一双干枯的老爪子,隔着桌子照陈皮的脑门儿就拍了一下子:“小兔崽子你能不能悠着点,瞧你这几辈子没见过吃似的熊样,真给你师父我丢脸!”说罢,也急急忙忙的又拿起一块儿点心往嘴里塞,噎得直瞪眼、伸脖儿……  “切!”陈皮咽下嘴里的糕点,翻着眼皮不屑的白了苟杞一眼:“师父,您这老脸还用我丢么?早就被您自己给丢干净了……”说罢,伸爪子又拿了一块塞进嘴里……  “你这小兔崽子,说什么呢你!没老没少的!”苟杞挥爪,又给了陈皮一巴掌。  一旁不停地给这二人斟茶的丫鬟,看着这师徒俩那滑稽的吃相,再加上那令人无语的对话,顿时额头上有几条黑线滑过……  松墨在一旁抽了抽嘴角,之后低头看了一眼手里他只咬了一口的桂花糕,心里有些纳闷儿了,真有那么好吃么?有些怀疑地再次把糕点送嘴边咬了一口,蹙着眉,仔细的品了品,还是那味儿,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进了盛京后,凤临策、卓晔带着苟杞师徒直奔瑾王府,张民、刘井已经被凤临策打发走了,武亦明前去凤临睿那里复命,凤临策不许那些武将前来打扰凤临歌,也都让他们回了,只留了松墨在此等候。  “前辈,前辈!”卓晔跑进了厅内,一把抓住苟杞的胳膊,急急道:“您,您现在就跟我给瑾王医病吧!”  “我说女娃娃,你好歹让老头子我歇歇啊!我这气儿都还没喘匀呢!连口像的早饭也没吃着,你好歹先让我把这点心吃了垫垫肚子吧?”苟杞一边说着,一边努力的抬着被卓晔抓着的胳膊,想将手里的点心送进嘴里。  “来不及了,瑾王他、他病得好重……”卓晔双目泛着泪花,恳求的说道:“求求您了前辈,现下就给他医病好吗?等医完病,我一定给您多多的预备美味的菜肴,您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好不好?”  “行了行了,走吧走吧,真是的,我最受不了女人哭了!”苟杞皱眉说着,抬脚向外走去。  卓晔闻言,顿时破涕为笑,赶紧给苟杞带路。  陈皮见苟杞要跟着卓晔走了,忙不客气的一把端过了糕点盘子,心里那个美啊!终于没人跟小爷抢了……  看着陈皮那护食的模样,松墨的嘴角又狠狠地抽了抽,话说,他也很饿好不好……  苟杞走到门口,忽然回头,冲正对着半盘子糕点傻乐的陈皮道:“臭小子!过来给你师父我打下手!”他都没吃饱呢,怎么可能让这小兔崽子消停的吃东西!  靠!这无良的老头子太不厚道了!陈皮心里腹诽了一句,依依不舍地放下了糕点盘子,不情不愿地起了身,想了想,身后又抓了两块点心,一边往嘴里塞着,一边抓起一旁的药箱,跟了上去……  瑾王府、凤临歌寝院的卧房里。  “晚辈凤临歌,见过苟老前辈。”凤临歌见卓晔带着苟杞、陈皮师徒进来,忙挣扎着想要起身。  “躺下别动!”凤临策沉下脸来,命令道。  苟杞也冲凤临歌皱眉,摆摆手,道:“病成这样了,还讲那些个莫名其妙的虚礼,你们这些人呐!真是麻烦。”  “就是、就是!”苟杞身后的陈皮也撇着嘴,哈巴哈巴的接话道。  凤临歌没有再说话,嘴角勉强的扯出一丝微笑。这几年,他与凤临策没少去莫苍山,对这师徒二人可不算陌生呢。对于他们这古怪的性子,自然是知道的,也便不再客气了。  苟杞一屁股坐到凤临歌床头的椅子上,抓过他的胳膊开始把脉,老脸上表情也开始严肃起来。  房间里,霎时静了下来,除了轻微的呼吸声,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几人都紧张的盯着苟杞的老脸,想要从他的表情里,获得更多的信息。苟杞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凤临策、卓晔等人的脸上也愈见紧张……  半晌后,苟杞终于放下了凤临歌的手腕。  “前辈,临歌他……他怎样?”卓晔率先的出声,焦急的问道。  凤临策、青竹等也握着拳,紧紧的盯着苟杞。  “再晚两天,老夫也无能为力了。”苟杞开口道。  几人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  “那就是说,您有办法救临歌是么?”卓晔求证似的问道。  苟杞没有正面回答卓晔的问题,沉吟了一下,从青竹吩咐道:“去把近日瑾吃的药渣拿来给老夫看看。”  青竹应了一声,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片刻后,端着煎药的药壶回来了,递给苟杞过目。  苟杞接过药壶,凑到鼻前闻了闻,又用手拨拉拨拉药渣,之后点点头,道:“看来柳之然当真是下了血本了啊,为了护你这一个月的心脉,连他师门传了几代的镇门之宝都用上了……”顿了一下,又道:“柳之然可在府上?”  “在!”凤临策简洁的回道。  “去,把他叫来,老夫需要他帮忙!”  “青竹,速去请柳之然。”凤临策看向青竹,厉声吩咐道。  “好!奴才这就去!”青竹点头,又一阵风似的刮出了卧房,向芳草园狂奔而去。  功夫不大,青竹便带着毒尊柳之然回来了,他们身后还跟着一个十一、二岁,长相娇俏可爱的黄衣小女童,那是柳之然的小徒弟鸾儿。  陈皮看见鸾儿,忽然身躯微微一震,盯着她认真的打量起来。站在陈皮对面的卓晔,无意中抬眼,正好瞧见他古怪的神色,不过未等她多想,注意力便被苟杞、柳之然二人引了过去……  柳之然师徒给凤临策、凤临歌见过礼之后,柳之然面上带笑,一派儒雅的冲苟杞一抱拳:“苟兄,别来无恙啊!”  “嗯,老夫身子骨一向结实。”苟杞挺着胸脯,撅着胡子,冲柳之然翻着白眼。  柳之然摇摇头,微笑着道:“二十余年不见,苟兄这性子可是一点都没变啊!”  “你也没变。”苟杞撇着嘴,上下打量了柳之然一番,又来了一句:“还是那副道貌岸然的德行。哼!小丫当年真是瞎了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