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83章 某王爷要倒霉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383 2016-02-03 20:04:30

  第83章 某王爷要倒霉

“师父,这还有外人在呢,您老能不能别这么暴力?”陈皮说着,又将那双臭鞋丢回给了苟杞:“我睡会儿再捣,反正你那药也没人用得到……”都没病人,捣哪门子药?闲的!陈皮心里腹诽着,也不理会吹胡子瞪眼的苟杞,抬脚就进了木屋。  卓晔很是无语,这对儿师徒的相处方式还真是……让她意外……不过,好像也在情理之中……这医圣本来就不是正常人,能教出正常的徒弟么?  而且这苟杞……和她想象中的仙风道骨的模样,真是反差太大了,瞧瞧这双颊通红,酒气熏天,捧着酒壶不撒手的样子,整个一大酒篓啊!  苟杞扭头,冲木屋吼道:“你个兔崽子!我……”  “晚辈凤临策,见过苟老前辈。”凤临策恭敬的冲苟杞行礼,打断了苟杞的咆哮。  凤临策直接道姓名,并自称晚辈,就是想暂时抛开王爷的身份,先礼后兵。他知道像苟杞这种性格古怪,又自视甚高的隐士,拿皇室的身份去压他,多半是不会给面子的,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撕破脸。  “小女子卓晔,见过苟老前辈。”卓晔也微笑着行礼道。态度大方从容,不卑不亢。  苟杞一边往脚丫子上套着鞋子,一边头也不抬地说:“老儿我可受不起瑞王爷您的大礼,会折寿的,我还想多活两年呢。”穿好鞋,抱着酒葫芦,站起身来,又道:“这么多年了,你们也够执着的了,怎么着?柳之然研制不出新毒了?推这么个小丫头出来消遣老头儿我?”  凤临策皱眉,刚要开口说话,忽然,卓晔伸出玉手,轻轻的拉了他一下。凤临策转头,却见卓晔在冲他微笑,示意他不要开口。  凤临策看着卓晔那自信的眸子,微愣了一下,之后冲她点点头,没有再说话,他也很好奇,卓晔到底是想到了什么办法,让她这般的胸有成竹?还是,先静观其变好了……  “老前辈,小女子是正正经经的前来挑战的,何来消遣一说?您老人家大名鼎鼎的医圣,是世外高人,总不会狭隘到以年龄论事的地步吧?或者,您是怕输与我这无名的丫头,丢了您的名声?”卓晔傲然地看着苟杞,似笑非笑的说。  苟杞抖了抖山羊胡子,捧起酒葫芦又喝了一大口,舔了舔嘴唇后,斜着眼睛看着卓晔,道:“女娃娃,你不用激我这老头儿,你根本就不曾习过医,还挑战?你不是消遣老头我是是什么?”  卓晔闻言,心里顿时一阵惊诧,可脸上却不漏一丝端倪,依旧从容的微笑着,挑眉问道:“老人家怎知卓晔不是习医的?”  “老朽我一辈子行医,是不是习过医的,我提鼻子一闻就知道,小女娃身上一丁点草药味儿都没有,怕是连入行都没有吧?你拿什么挑战老朽?”苟杞撇了撇嘴,捧起酒葫芦,又抿了一口。  “老人家果然厉害,这‘医圣’二字,果然是当之无愧啊!”卓晔嘴上说着,心里则暗叹,这老怪物的鼻子真是比狗鼻子还灵啊!是不是学过医,居然用闻的就知道!而且……四周还混合着这么大酒味儿和众多的花草、中药味儿……  “小丫头不用拍老头我的马屁,我不吃这套,既然二位不能破了老朽我立下的条件,那就请回吧,玄阵我已经暂撤了,你们自行出去吧,慢走不送。”苟杞腾出一只抱酒壶的老手,挥舞着下了逐客令。  凤临策闻言,面色一沉,双拳顿时握了起来。  卓晔忙伸手握了一下凤临策的大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凤临策受到安抚,握起来的双手,不禁又松开了,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卓晔与苟杞周旋。  “老人家,凡事无绝对,卓晔的确不曾习过医,但若想在医术上赢您老,却也不是做不到,前辈敢与小女子打个赌么?”卓晔笑眯眯地看着枸杞,那笑容,真是说不出的欠扁!  苟杞闻言,山羊胡子又抖了几抖,两条眉毛倒立着,瞪着卓晔道:“女娃娃!你可是比老夫年轻时还要狂呢!今日老夫若不接受你这挑战,还真像是怕了你了,说吧,你想怎么打赌?”  只要肯接受她的宣战就好!卓晔冲苟杞淡然的一笑,伸手,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样东西……  凤临策、苟杞见卓晔的动作,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她手里的东西,只见那是一个样子古怪的白色小瓶子,看上去不像是瓷瓶,却不知是什么材质……  卓晔看着苟杞,微笑着道:“老前辈,不是所有的大夫身上都带草药味儿的,也不是所有的药物成份都是中药的。而医术高明否,也不是非要靠治疗疑难杂症来做评定的……”  卓晔说一句,苟杞的眉毛就一挑高一分,神情怪异,有些好奇,又故意装着不以为意地瞥着她手里的小瓶子……  而凤临策的表情,则忽然轻松起来,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卓晔手里的东西,他此刻已经大概的猜到卓晔为什么这般胸有成竹了,他怎么忘了,她身上那些时不时冒出来的古怪物品呢……  “女娃娃,想怎么比,你就直说吧。”苟杞又灌了一口酒后,笑呵呵地说道。  卓晔微微一笑道:“好!那我就直说,这个比试其实很简单。”卓晔说着,举起手里的瓶子,又道:“这是我家先人研制的一种药物,此药不带任何中草药的成份,可治疗一种平时常见的病症,我们选两个患此病症的病人,同时治疗,看谁的方法能更快的治愈病人,便算谁赢,如何?”  苟杞目光微闪地又瞥了一眼卓晔手里那古怪的瓶子,之后蹙眉道:“这方法倒的确挺简单,也挺有趣的,不过……我们上哪找两个同一时间患同病症的病人啊?”  卓晔挑着眉毛,忽然很邪恶的笑了:“没有病人,我们可是制造病人啊!”  凤临策闻言,顿感阴风阵阵,心头有一丝不祥的感觉闪过……  “丫头,你先说,你这玩意,到底是治什么病症的?”苟杞指着卓晔手里的小瓶子,一脸疑惑的问道。  “滞下!”卓晔轻启樱唇,铿锵有力地吐出了两个字。  苟杞闻言,不禁一呆,他还以为是什么灵丹奇药呢,居然是止泻药……不过,这药不带中药的成分?他还真想见识见识……  凤临策则黑着一张俊脸,嘴角抽了又抽,他感觉自己要倒霉……  所谓“滞下”,其实就是现代中医里的所称的“痢疾!”,也就是俗称的“拉肚子”……  卓晔不待苟杞说话,又微笑着道:“老前辈,我们各选一身体健壮的人,喂下巴豆,一日之后,同时进行治疗,若我赢了,您跟我下山去医治瑾王爷,同时,还可以送您两粒这个药丸,以作研究,若是我输了,瑞王爷和我,还有谷外的几位将军,立刻离开此地,从此不再踏入这莫苍山半步,这个药物,我整也瓶的留给前辈您,是丢之还是研究,随您处置,您看可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