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72章 兄弟情深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306 2016-01-23 22:06:23

  第72章 兄弟情深

卓晔一愣,之后也想起了巧灵曾对她说过的话:连箫若肯为一个女子第二次动笔作画,那么,那个女子便是他认定的妻子……  “我只要这一幅就够了,连公子不必再画第二幅。”卓晔装傻似的笑道。她可不认为自己真的俘虏了这风流妖孽的心,估计是自己一直以来对他疏离淡漠的态度,刺激到他了吧……  “可是……连某还想留姑娘的一幅画像在身边,不见你时,也好对画一解相思……”连箫双眸如水,带笑含春:“倘若这画送了姑娘,连某只能再画一幅了,不过……连某可不是轻易就为人二次动笔的……”  卓晔嘴角抽了抽,难道她再一次遭遇变相求婚?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这画你既不舍,就自己留着吧。”卓晔打断了连箫未说完的话,抱起“小包子”,又冲连箫挑眉道:“我就当你是太崇拜我好了。”说着,带着巧灵、郑氏兄弟转身向连府的大门走去……  “哈哈哈!受打击了吧?终于知道还有人不吃你这一套了吧?笑死我了!”连琴倚着门框,大笑不止。  “这样的女人,才够味儿……”连箫眯眼,望着卓晔的背影,唇角勾起一抹妖娆动人的微笑……  皇宫,御书房。  一身明黄色龙袍的凤临睿,面色阴沉地猛一拍案几,怒道:“那苟老儿当真还是不肯下山?”  “是臣弟无用……”凤临策双拳紧握,语气里透着深深的自责。  “唉……这也不能怪你……”凤临睿叹了口气,又面带怒容的说:“真真是不识抬举!若不是还抱着一丝他肯出山的希望,朕早就派人平了那老东西的莫苍山了!”  凤临策眉头深锁,抿唇不语……  “柳之然那里如何?”凤临睿又问。  “用以代替‘莱雪兰’的那两味药,他倒是已经提炼糅合成功,只是……”凤临策顿了一下,面带郁色的接着道:“用那个做出来的药丸,药效不到‘凝碧丸’的五层……”  “这……这风险太大了!”凤临睿满面愁容的站起身,在书房里来回踱着步子……  凤临策忽然开口道:“若是……有和临歌内力同宗,且功力与他相差不多的人渡功助他……挺过去的希望,有九层以上……”  凤临睿闻言,猛地顿住脚步,看着凤临策道:“你是想……”  “临歌,他还是我的师弟……”  “不行!”凤临睿厉声道:“临歌身上所中的毒可是‘黯煞蚀’!你渡功于他,是有可能被反噬的!若是有个意外,可没有第二个白老前辈能舍命救你!”  “提前四十天,每日服用柳之然所特制的丹药护我心脉,不会那么容易反噬的,即便真的反噬了……柳之然亦可保我不会有性命之忧……”凤临策淡淡的陈述。  “把你未说完的话说全!”凤临睿盯着凤临策,命令道:“我要知道,如果反噬,你到底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凤临策抿唇,沉默了片刻后,说:“失去武功。”也有可能终身瘫痪……后一句,他没有说出口……  “你……你已经开始服用了?”凤临睿声音微颤的问。  “临歌还有一个月多就断药了,无论如何,他不能出事!”凤临策的语气坚定!  “唉……必须是你么?”凤临睿叹气,跌坐在龙椅上。  “这世上,还有比我更合适的人么?”凤临策清冷的说:“若能让临歌度过此关,失去武功,也是值得的。”  “可是……他的毒,还是解不了……”  “只要挺过断药的那两个月,新一炉的‘凝碧丸’就炼制成了,至少,我们还有时间想办法解他的毒……”  “唉……”凤临睿知道凤临策心意已决,便也不再说什么,中毒之人,是他的七弟啊!还是他最为亏欠的皇弟……若是他可以牺牲武功去救他,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的!只是……三弟他……唉……  瑞王府,枫林苑。  卓晔坐在窗前,捧着一杯热茶,望着矮几上的一个沙漏发着呆。  已经是冬天了呢……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她已经在这个莫名的时空,生活了四个多月了,虽然还不算完全的融入这个封建时代,但很多事情,却也习惯了,在现代,有这样一句几乎人人尽知的,很有哲理的话:既然无力去改变环境,那就要学会适应环境……  她现在,一直在很努力的适应这里的一切,当然,是在不触及她底线的范围内,去接受这个封建制度统治下的特有产物……  “姑娘,瑾王爷来了。”巧灵敲了敲门,进来通报道。  “哦?”卓晔抬头,轻声说:“快请。”  “几日不见卓姑娘去我府上下棋,在下便不请自来,希望没有打扰到你。”凤临歌俊雅的面容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翩翩然从巧灵的身后走了进来。  凤临策上朝还没回来,他今日来瑞王府,确实只是来找卓晔的。  卓晔一边起身相迎,一边笑道:“怎么会,是我怕打扰了王爷,所以这几日没有过去……”她已经发现了,凤临歌的身体,一个月内,有大半的时间,都是非常虚弱的,时而好转一些,隔不了几天,脸色又变得异常苍白了……  几日前,卓晔在瑾王府同凤临歌下棋,眼见着他嘴唇毫无血色,额头上挂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却还是坚持陪她下完整盘棋,心里顿时好生不忍也好生的愧疚,自此,她便决定尽量板板自己的棋瘾,少去打扰凤临歌了。  下棋,不仅费神,也是件耗体力的事啊,特别是他那样的身体……  “你知道的,我只是个闲散王爷。”凤临歌笑着,在椅子上坐下。  他不敢去奢求太多,只是想趁自己现在还算安好,多见见她,多听她说说话而已,即便是日后……他也无遗憾了……  “我今日不想下棋呢,王爷既然来了,就说说话吧。”卓晔笑着,坐在了凤临歌对面。  “也好,我也有事要同你说。”凤临歌看得出来,卓晔说不想下棋,是怕他的身体吃不消,心里顿生暖意。  巧灵给凤临歌倒好了茶水,转身出去了。唉……她早就看出来了,瑾王爷也喜欢姑娘,真可怜!和她家王爷一样可怜!喜欢上这么个不开窍的姑娘……还有连公子,居然都迷上这个不解风情的女子了!摇头,也不知姑娘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真好奇,到底谁能抱得美人归……  私心的,巧灵还是向着她们家瑞王爷一些,府上有这么一个聪慧奇特,对下人温和,却敢跟王爷叫板的王妃,多有意思啊……  房内。卓晔好奇的看着凤临歌,笑问:“嗯?有何事要同我说?”  “后日,便是腊月初一。是‘流水庆欢会’开园之日,有兴趣去看看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