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95章 如此古怪的红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296 2016-02-15 20:04:50

  第95章 如此古怪的红包

“红的?姑娘说的可是那件‘红锦云罗裳’?”巧灵愣了一下,她还以为,卓晔只喜欢素雅的衣裙呢。  “嗯。”卓晔点点头,她的衣服好像就那么一件红色的,应该是没错的,这衣服的名字还怪好听的呢。  卓晔瞧见巧灵眼底的疑惑,便又笑着说:“今日是除夕呢,我想穿得喜庆一点儿。”  今日……还是凤临歌出药室的日子,也不知他怎样了……  “嗯,是该穿得喜庆一些!”巧灵脸上绽开了一个甜甜的笑容,马上去找衣服了,片刻,翻出了那件“红锦云罗裳”,伺候着卓晔穿上了。  卓晔站在试衣的大铜镜前照了照,镜子太模糊,看不清啊!  “好看么?”卓晔问巧灵。  “好看!太好看了!王爷若是看见姑娘今日这装扮,一定会被迷晕的!”巧灵看着卓晔,双眼直冒小星星,姑娘不打扮都很好看了,这一打扮起来……真是……真是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我也不是给他看的。”卓晔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喜怒,连一丝羞涩都没有……  巧灵闻言,心里不由暗叹,她们家可怜的王爷啊,还以为这一个月的相处,和姑娘有些进展了呢!原来……哎……路还长着呢……  卓晔又照了照镜子,笑着说:“只是上了些淡妆,换了件衣服而已,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是真的好看!巧灵可一点都没夸张!”巧灵瞪着眼睛,极认真的说。  卓晔闻言不禁又笑了起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人都是爱听别人的赞美的,特别是在精心装扮之后,她也是俗人一枚啊!  “巧灵,把我预备的那些东西带好,我们去瑾王府。”  凤临策带着“小包子”去参加宫宴了,卓晔今日,打算去凤临歌的府上过年……  巧灵替凤临策爷泪!原来姑娘精心装扮,不是给她们家瑞王爷看的,是给瑾王爷看的……她们家可怜的王爷!倒是再加把劲儿啊!虽然瑾王爷也不错,可是……她更想姑娘成为她们瑞王府的王妃啊!  “巧灵?”卓晔看着郁闷着一张小脸,站在那里愣愣的不知想些什么的巧灵,不禁又唤了一声。  “哦,好,这就去……”巧灵应了一声,无奈地转身去准备了。  瑾王府,药室的门外。  卓晔又焦急又担忧的紧盯着药室的房门,应该……应该快出来了吧?悄悄的撩起袖子,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呢……怎么……怎么还不出来……  不远处的青竹也皱着眉头,来回的踱着步子。还有几个侍卫和下人也在此守候着。陈皮倚着墙时不时的偷瞄鸾儿,鸾儿板着小脸站在门前,对陈皮视而不见。  “姑娘,天寒,要不,咱们去厅里等吧?”卓晔身后的巧灵开口劝道。  卓晔回头,看着巧灵那冻得有些发红的小鼻子,有些不忍的说:“你回屋去吧,我在这等就好。”  “唉……我还是陪着姑娘您吧。”巧灵叹了口气。  正说着话,药室的门,“吱嘎”的一声打开了,紧接着,苟杞和柳之然那两张疲惫的老脸露了出来。  门口候着的人,顿时“呼啦”的一下都围了上去……  “去,去把你们家王爷抬回去吧……”苟杞有气无力的冲青竹挥了挥手。  青竹立马带着两个侍卫冲进了药室……  “前辈,临歌的毒已经解了么?他现在是不是……就算好了?”卓晔上前拉住苟杞的胳膊,急急的问。  “哪那么容易!”苟杞老眼皮一翻:“这三天,不过先把他的小命从阎王那里夺回来了而已,想要清除体内余毒,至少还需一个月呢!”  “哦……”卓晔虽有些失望,但确定凤临歌已脱离危险,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师父……”  陈皮和鸾儿各自迎上了自己的师父。  “带老夫我去卧房,我要好好的睡一觉!”苟杞靠在陈皮的身上,哈欠连天的说道。  柳之然也被鸾儿扶着回了芳草园。  凤临歌坐在一张竹椅上,裹着厚厚的毯子,两个侍卫抬着椅子两边,出了药室。青竹手里拿着一条汗巾,不停地给凤临歌擦着额头上的汗……  “临歌……”卓晔忙迎上前去,轻轻的唤了一声。  凤临歌睁眼,冲卓晔虚弱的笑着,待看清了卓晔的装扮时,眸子明显的亮了起来,满眼的都是惊艳之色……  回了凤临歌的寝院,青竹帮凤临歌换了衣服,卓晔便进了卧室,坐在床头,接替了青竹擦汗的工作。  “临歌,你觉得怎样了?可有感觉好些了?”怎么这汗一直出个不停啊!卓晔心里又有些不安了。  “嗯……我很好,你不用担心,苟前辈给我用了一些排毒素的药,这几日汗会比较多。”凤临歌看出了卓晔的担忧,便给她解惑道。  “哦……”卓晔闻言,心里不禁松了口气。  这时,青竹端着药碗进来了:“王爷,该吃药了。”  卓晔伸手接过青竹手里的药碗:“我来吧。”  青竹松开手,瞄了瞄凤临歌,又瞧了瞧卓晔,叹息一声,转身出去了,他们家王爷算是被这卓姑娘迷住了,瞧那眼神儿柔的……  卓晔用勺舀了药,细心的在唇边吹了吹,方才送到凤临歌嘴边。凤临歌一勺一勺的喝着药,眼睛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卓晔看。  卓晔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了,不禁笑道:“临歌,你干嘛这样看我?”  “晔儿,你今天……真美……”  卓晔闻言一笑:“谢谢你的赞美。”  “晔儿平日都以淡雅素颜示人,今天怎么想起……上了妆容?”凤临歌问话的时候,温柔的眼眸里透着一丝期待的光芒,有些紧张的握起了双手。  “今天是除夕啊!”卓晔笑说,顿了一下,脸上又滑过了一抹怀念和迷离之色:“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过年,我妈妈,那个……我是说娘,为我梳了很漂亮的发式,给我涂了腮红,把我打扮的像个小公主,爸爸……呃……我是说我爹,他还送了我一件很美丽的小红棉裙,我当时喜欢得不得了,坐也不敢坐,吃东西也不敢吃了,生怕弄脏了衣服……唉……”卓晔怅然的轻叹了一声:“那个新年……过得真是好开心啊……”  妈妈是明星,很少能在家过年,爸爸生意很忙,也是应酬不断。在卓晔的记忆中,那好像是唯一的一次,他们一家三口一起过新年……之后不久……爸爸妈妈就离婚了……再之后……他们都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后来,她的新年基本都是和外公一起度过,外公去世后,她便是一个人……  不过,自那年以后,卓晔就养成了过年时穿红衣的习惯,学会化妆之后,还会在新年时,给自己化个精致的淡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